15. 深夜的走访

 

  台风季节要到了,岛上明显会在入夜后开始刮比较强的风。往年如果遇上过于强大的暴风雨,整个岛上的居民都会被安全撤离到陆上避难,不知道今年是不是也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整个岛上除了各家各户门口之外,就只有环岛公路上设有路灯。我摸黑顶着风走到公路上,四周除了风声就是浪声,借着昏暗的路灯我能看到被风刮得摇摆不定的树木,难免感觉阴森恐怖,原本以为不再害怕了,此刻却忍不住改为小跑,朝薛城羽家去。
  从来没有在晚上跑来这里,最主要的是以前这里没人住,自然不会像现在这般灯火通明。设计这栋房子的人还真有情调,就连灯光设计也这么讲究,晚上的大宅怎么看都像是电脑合成的唯美画面,独立的海上建筑,配上灯光,还有浅滩上的倒影,简直就像是现代童话里的宫殿嘛。
  站在大铁门前犹豫了一下,刚想按下可视门铃,铁门就自动打开了,同时老刘已经从大宅的正门走了出来。
  “雨澄小姐怎么这么晚一个人跑出来,不安全啊。赶快请进,外面风大。”
  他还是那么毕恭毕敬,于是我又再度虚荣心暴涨。
  “我找你家孙少爷有点事,但我没有你们家的电话,只好自己跑过来了。”
  我跟着他进屋,正好瞧见薛城羽从楼上下来,穿得很随意,手上抓了块浴巾,头发还在滴水,看样子是刚洗完澡。一见到我他那惯有的纠结表情再度出现,不过这次好像是多了那么点点担心,因为之后他说的话虽然口气依然恶劣,但不至于那么刻薄了。
  “现在都几点了?生病的人大半夜地往外跑做什么?”
  他边说就已经走到我面前,一边擦头发一边让老刘给我拿毯子来。我裹着毯子坐在沙发上,不怎么敢直视他。其实我出发前并没想太多,想来找他的冲动居多,结果真的见到了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那个……”我把带来的礼盒放在茶几上,有点小紧张地说,“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我把头低得和地板平行,几乎能料想他挑眉想骂人的表情,心里默默祈祷他不至于对一个还在康复中的病人下毒手。
  哪知道他既没骂人也没转身就走,沉默了半天我忍不住好奇他在干嘛,悄悄抬眼,却发现他站起来了,走到我旁边拿起桌上的盒子。我吞了口口水,眼睛死死盯着他的拖鞋,像要被判死刑的犯人。
  但在下一秒,我整个人都僵了,傻傻坐在那儿动都不敢动一下。薛大少爷竟然伸手拆了我绑大麻花用的橡皮筋,松了我的辫子,还理所当然打乱了我的发型,接着就把那绝对昂贵的发箍箍在了我头上。
  我愣愣看着他把空盒子放回桌上,双手环胸,侧头端详我的新造型,嘴角露出一抹迷死人的笑容。
  “不错嘛,真不明白你平时干嘛总梳那个村姑头,这样不是很好看嘛。”
  他这句话总算是让我恢复神智了,就觉得脸唰一下滚烫滚烫,热得我都怀疑是不是吹了冷风烧又上来了。扯掉身上的毯子想以此降降温,却不经意瞧见玻璃茶几里的反光,那是一个看起来温柔恬静的小淑女,因为长期绑麻花而有些波浪的长头发垂在胸前,土不啦叽的刘海被侧分到了一边,刘海发根处嵌了根细细的银环,亮闪闪的水晶小花在黑色的发丝里显得格外耀眼。
  这是我吗?怎么看都像个大家闺秀吧?糟糕,刚刚老刘带给我的虚荣心此刻又出来作祟了。但毕竟我不是什么千金小姐,头上顶着这么个玩意儿就像是被套了顶皇冠一样不自在,忍不住想伸手摘下来。
  “不准拿!”
  他薛城羽完全不需要动手阻止,三个铿锵有力的字就让我乖乖放下手,不过口头上的挣扎还是可以做一下努力的。
  “真的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而且和我好像太不搭调了。”
  我平时都穿得跟菜场大妈一样,要不然就是村姑装,戴着这发箍怎么看都是格格不入嘛。
  “以后你就好好戴着,不准再绑那难看的辫子。”
  “可是我……”我才抬眼就看到他瞪着我,似乎有种只要我再敢抗议他就扑上来咬我的架势。我只好把剩下的话和着口水一起咽下肚,小声回答,“好……好吧。这个……谢谢你。”
  我的妥协让他觉得很满意,只见他舒舒服服往我对面的沙发椅里一坐,问:“你这么晚跑过来不会只是为了这礼物的事情吧?”
  被他这么一提我才想起正事。
  “我就是想说,这几天学校的事情……”
  薛城羽把浴巾丢在茶几上,用手顺了顺半干的头发,轻叹口气说:“这个事情我知道是谁做的了,不过要怎么处理我想由你自己决定。”
  我一听正了正身子,感觉心都快从胸口跳出来了,虽然好奇,但不免有些害怕知道真相。
  “是谁?”
  “刘俊。”
  “他?”我努力从记忆中拼凑那张实在不怎么熟悉的脸,本来就和学校的男孩子不熟,而这个叫刘俊的还不和我们属于同个年级组,他可比我们小了好几岁。
  “你和他不熟?”薛城羽问得一点也不惊讶,纯粹就是在确认。
  我摇摇头,怎么也想不出那个刘俊能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以至于做到这种地步。
  “我想也是,就他那智商,估计也想不到这么狠的手段,更别提那句英文了,我看他大概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在墙上。”
  这么说来,这事情岂不是更复杂更悬乎了?这幕后还有只黑手,敢情这是演的哪出悬疑剧,我这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还让人无此劳师动众地。
  我还在痛苦思考着可能的仇家,薛城羽倒是风马牛不相及地问了句:“你和陈小雅很熟?”
  “一般,就是认识,不过在这岛上没有不互相认识的吧?”其实重点是没有和我特别熟的人,但我没说出口。
  “那你包里那个礼物怎么回事?”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