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海边的争执

 

  “我……我是觉得太贵了……怕在海边弄丢了……”哎,撒谎不是我的专长,连我自己都不信,他怎么可能信。
  他不搭话,还是用那个眼神看着我。
  “好啦,我戴上就是了。”说着我从包里挖出那个发箍乖乖套在了头上,感觉自己在套紧箍咒。
  大概是我不情愿的表情太明显了,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问:“你真那么讨厌?”
  我愣愣地看着他,逞强的话竟然一句也说不出来,他的表情太认真了。
  “没……我就是……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么贵重的东西……”
  “不就是一个装饰品,有什么价值可言。”他竟一把拿下发箍,毫不犹豫就往海里丢。
  我一声惊呼,眼看着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就飞进了海里,被海浪毫不留情地卷走了。
  “你你你!”我一时气急,想不出什么能骂他的,跺跺脚就往海里跑去。
  “喂!”他也跟着追上来,边追边说,“你身体刚好别往海里跑,不就是一个头箍吗?我再买了送你不就是了!”
  “那怎么一样!”那可是我这辈子收到第一个朋友送的礼物啊!“你……你讨厌啦!”
  这一急我就急哭了,在海水里一阵瞎摸,海水溅到脸上合着眼泪一起流到嘴里,都不知道这咸咸涩涩的味道到底是哪样了。
  他一定觉得女人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吧,刚刚还吼着讨厌他,现在却那么在乎他送的东西。
  “杨雨澄!”他这一吼真的很大声,我从没听他这么大声说话过,平时他都是不怒而威,用的只是表情和眼神。而且他刚刚这是在叫我的名字吗?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叫我名字吧?
  看着他略带焦急的样子,我忍不住哭出了声,就像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小孩子。
  “我没说不喜欢啊!那是你送我的第一个礼物,已经是我的了,你凭什么说丢就丢!我讨厌你!”
  我又一次在他面前哭得稀里哗啦,鼻涕眼泪一把把地流,而他只能一边安慰我一边用手帮我擦。真不明白为什么我在他面前总像个小鬼一样说哭就哭。
  哭到一半,他忽然就放开了我,朝更深的水中去。走了没几步便弯下腰在水里摸索,不一会儿就举着一弯银亮的东西站了起来,被打湿的头发上滴着水珠,嘴角一抹漂亮的笑容。等看清他手上抓着的东西,我眼泪鼻涕就跟关了闸的水坝,立马止住了,破涕为笑。原来发箍被勾在一大块海藻上没被冲走。
  薛城羽拉着我的手走出海里,一边重新帮我戴上,一边说:“有些东西是你的那就注定只属于你,和本身的价值无关。不要去在乎别人的眼光,哪怕全世界都说你配不上,只要你自己喜欢,那这就是你的。”
  他一定也听到那些闲言闲语了,也猜到我为什么会拿下发箍跑来这里一个人胡乱吼叫了吧。
  “那你也不能说丢就丢啊。”我小声指控,还为刚刚的事情耿耿于怀。
  “抱歉,我只是想说如果因为贵重而不敢戴,那这压力来得有点多余。本来这种饰品戴在身上也是为了开心,与其不开心还不如丢了的好。”
  咦?大少爷他刚刚跟我道歉了?今天他怎么这么和善?
  “好了你看你,刚生完病又把自己搞得湿透。我家近,你先去整理整理暖暖身体,这样回去你妈妈该担心死了。”
  不由分说,他拉了我的手就往前面的大房子走去。我没有挣扎,看着两只牵在一起的手,突然发现他的手好温暖,即使没有爸爸的那么宽大,也一样让人安心。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海风没有停歇,明明那么冷,我的心里却火一般的热。
  这是第一次,我们没有争吵,没有眼泪,手牵手走在小岛的海边。
  “雨澄小姐,您先沐浴,我这就给您准备更换的衣物。”
  有钱人家的房子果然不一样。我站在他们家的客房前,都不好意思抬脚往里踩。地板被擦得雪亮雪亮,还铺了块漂亮的地毯,而我一身湿嗒嗒的,走进去不但有碍美观,整个就是破坏了这美观。
  “小姐请。孙少爷说他也去梳洗一下,等一下在楼下见。”老刘又催促了。
  “哦,好的,谢谢你。”
  我小心翼翼踮着脚走进房间,想把自己的污染减到最低。
  脱了衣服泡在抵得上我家整个浴室的大小的浴缸里,我还真有点像在做梦。真是不能想象,就连他们客房的浴室都大过我家的好几倍,那他们主卧室该有多豪华啊。一想到主卧室,难免就联想到此刻薛城羽应该也在洗澡吧。
  啊……我……我……怎么可以有这么龌龊的幻想!走开走开!光身子的薛城羽赶紧从我脑袋里走开!
  就在我和自己限制级的幻想作斗争的时候,门外一阵敲门声,随后传来老刘的声音:“雨澄小姐很抱歉,家里暂时没有女佣人,请恕我无礼。我把小姐换洗的衣物放在床上了。我先出去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就听到外面房门关上的声音。真是够不好意思的,明明是我来打扰了,却要老刘给我道歉,赶紧洗洗干净下去吧。
  哇塞!看到老刘给我准备的衣服,还真让我有了种麻雀变凤凰的错觉。这可是一套我梦寐以求的小洋装呀!
  穿习惯了裤子,一时还真不适应这种裙子,站在房里扭捏了半天都不敢走出去,但也没别的衣服可以穿,换下来的已经被老刘拿去洗了。好吧!总不能站在这里等衣服干吧,咬咬牙便开门出去了。
  走廊里没有别人,我猜想他们应该都在楼下等我吧。刚准备朝楼梯口去,走廊尽头一扇十分华丽的大门却牢牢扯住了我的视线。那一定就是主卧室吧?薛城羽的房间会是什么样子?
  好奇心真是可怕的东西,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人家家里怎么可以随便乱跑呢?更何况是窥探别人的隐私。
  但是……我好想去看看……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