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小雅的告白

 

  “头上的东西好好戴着。”
  切,那他还丢掉。我噘着嘴转身走出大门。虽然他真的帮了我很多,但他依然是个讨厌鬼。
  “雨澄小姐的衣服洗好后我会给您送过去。”老刘跟在我身后,依然很恭敬。
  “那……那我身上这套……我也会洗好送来的,谢谢你老刘。”
  “雨澄小姐哪里的话,这是孙少爷送给小姐的东西,怎么可能需要小姐还呢。”
  “这……不太好啦……”心里很高兴,但还真不怎么敢收下。这衣服不会便宜的,我从小到大没有收过什么贵重的东西,也没有随便收礼的习惯。
  “小姐太客气了。”
  “那……帮我谢谢他……”
  老刘送我到家的时候妈妈在准备晚饭,一看到我这身打扮那叫一个跌破眼镜地惊讶啊,一时都口齿不清了,直问老刘要不要留下吃饭,还问薛少爷怎么不来。哎,我阻止不了只能称累,躲回房间休息。
  我想妈妈应该还是挺忌讳“油漆案”的吧,竟然没有来跟我八卦我衣服的事情,一家人努力维持平和的气氛反倒让在一起相处的时光显得更不自然。
  但比起这点小违和,整个岛上对于我被欺负的事情也都无人提及,真的是薛少爷的力量吗?他还能管住几百个人的嘴?别说杂货店的李阿伯了,就连一向以八卦出名的隔壁林阿姨都只字不提。我觉得这日子不是安逸了,反倒让我惶惶不可终日。薛城羽大少爷还是老样子,我和他之间唯一的不同是他开始和我一起放学走回家,虽然我们常常没有半句交谈,就这样前后走在环岛公路上。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会在李阿伯的杂货店那个车站等我一起上学,而我也开始习惯每天买上两根棒棒糖送他一根。这日子感觉特别漫长,每天都过得很拘谨,但每天也都有那么一小段安静闲适的时间。我已经很久没有画画了,美术教室成了我一个大忌,可能老师都明白,也没有责备我,而且还让我维持原来的分数。就这样,在不好不坏的日子里迎来今年春末的雨季。
  雨季的第一场雨是在周末,不算太大,淅淅沥沥下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天空没有放晴,可能因为没有了每天早上直射进屋子的阳光,所以我起得要比平时晚许多,而且还不是自然醒,是门外的谈话声。还能有谁?那个大嗓门一听就知道是林阿姨。
  “你有没有问过啊?我听说很吓人咧,不知道杀了几只鸡才搞来那么多鸡血做这事啊。你家澄澄没事吧?会不会得那个什么的,忧郁症啊?她真的没跟你提啊?”
  妈妈说话声没那么大,我隐约听她说了类似顺其自然的话,随后又是林阿姨的大嗓门。
  “哎,真是的,学校里面都不知道是怎么处理的。听说事情发生的时候是那家人的管家让校长锁了教室门,有几个学生路过看到都吓哭了呢。我听说学校不让孩子们谈这个,而且你家澄澄回来后就大病,岛上的人都不敢在她面前提这事啊,就怕她受刺激。你是她妈你不能不管啊,总得了解下吧?”
  不会吧,难怪这两个星期岛上的人安静得过分了,原来都是做给我看的,难道我现在在他们眼中已经是个精神异常的人了?还有那个什么鸡血,我的天,口耳相传的事情就是这样,彻底走样。不过听林阿姨这么说我大概知道了,那天薛城羽看我跑掉了大概猜到学校有事,老刘去看了正好碰上,在传开之前就把美术教室给封锁了,所以真正知道内情的大概除了我们和校长,就只有刘俊和赵雯丽了,至于后来的传言也不过是以讹传讹。
  我吁了口气,不知道是轻松了还是更郁闷了。岛上的人没有变,变的是我的处境。
  想到林阿姨还在外面我就不想起来,怕她们真追问我那天的事情。在床上翻滚,忽然想起自己的作业本给薛城羽了,他一样不写作业,不管他愿不愿意,我还是每次把作业本给他让他抄。与其躲在被子里痛苦还不如借口出去走走呢。
  起床后我不给林阿姨抓着我盘问的机会就抓了把伞跑出家门。
  外面的空气特别清新,虽然没有阳光,但也不是那么阴沉。地上还是湿嗒嗒的,处处积了小水洼。初春的新芽早已成荫,仿佛在迎接夏日的炎热。气温始终维持在二十五度以上,一场雨水后也不见减低,我知道往后的雨季会更闷热,而降雨量也会越来越大。想来十六年前,我就是出生在这样的雨季。爸爸说我出生的时候原本的滂沱大雨转小,天空突然变得很明亮,让雨水看起来特别清澄,像是在欢迎我到这个世上来,所以我就有了雨澄这个名字。
  是啊,马上就是我生日了,今年会有几个人记得呢?
  沿着公路我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大房子前,不知何时起,这栋房子不再是那么陌生诡异,因为里面住着的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我的朋友吧,我第一个朋友。
  刚想跑去铁门旁按门铃,却听见房子另一边的大堤处有谈话声,是个女孩子。
  “这是今天的……”沉默了一下,“我是你的人了!”
  咦?这算是什么样的谈话?
  我不禁绕过围墙朝大堤处去。
  那里站着的不是别人,是薛家少爷,而他跟前的女孩子头上绑了一个水晶饰物。陈小雅!我都忘记她的事情了。
  薛城羽手里拿着一个东西,我眯着眼睛细看,是个看似很眼熟的玻璃瓶子。还不等我细想,陈小雅忽然就伸手圈住了薛城羽的脖子,死死抱着他。
  “你是我的王子!我就是为你而生的!”
  我差点没一头栽在地上,这表白也太生猛了!而让我僵硬的不是她的话语,而是薛城羽的反应。
  他竟然没有推开她,任由她抱着,实在不能想象这是他会做的事情。
  我呆呆站在那里,不知道心里翻滚着的是什么样的感觉,像是一只野兽正吞噬着我的思考能力,让脑中渐渐一片空白,身上的力气也好像消失了一般。
  咚地一声,我手上的伞掉在了地上。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