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结婚不等于相爱

 

  我止住脚步,抬头看向前方,不知不觉间我们竟爬了个不小的坡,此刻正站在一个悬崖前。这是一个相当绝妙的地理环境,一道不算宽的峡谷分割了地面,谷下传来湍急的水声。再看远处,是连绵不绝的山峰,云雾缭绕,忽隐忽现。对面的山上有一道瀑布倾泻而下,阳光照在周遭的水气上,反射出一道彩虹。再回头,度假村已经在我们下方,由上俯视,整个建筑像是一座古宫殿,而一旁的湖水碧如翡翠。
  世上竟有这般仿如仙境的地方,难怪元子臣会想方设法拥有这块土地。
  “这里很美。”这是我发自内心的赞叹,一点也不枉我们爬坡爬得气喘吁吁。
  元子臣点头,回到:“是很美,和我记忆中的另一个地方很像很像,一个我很怀念的地方。”他说话的声音有些飘渺,眼神也有些空,好像进入了另一个时空。
  “那你怎么不在那个地方建个度假村?”他这么有钱有权,这样的地方都让他得手了,另一个也不会多难吧?
  他苦笑了下,摇摇头,说:“那个地方已经找不到了。”
  我歪着头看着他的脸,他这样的表情,如同丢失了心爱之物一般,那个地方对他而言一定是充满珍贵回忆的吧。
  “对了,听说当地人给这个峡谷取名叫情人谷,说是很久以前一对恋人被迫分开在峡谷两边,最后那女子以泪水填满了这峡谷,男子才坐着野蔷薇藤编织的筏子到了另一边与她相会。每年雨季涨潮的时候都有很多人来这里许愿,祈求感情一帆风顺,与相爱的人携手一生,如果是单身还能求桃花。看到那边看的野蔷薇吗?摘一朵,到悬崖边许个愿,丢下去就好了。要试试看吗?”
  我愣了一下,我有试的必要吗?我已经为人妻,不需要祈求桃花,而我的丈夫并不是我的爱人,我对他无所求。恋爱这件事已经和我无关了,至于能不能和他携手一生,也就看两人能否一同生活。
  他没有等我回答,便去一旁折下一朵野蔷薇步到悬崖边上。他站的位置相当靠边,就连看的我都不禁屏气,替他担心。但元子臣似乎完全没有恐惧感,定定站在那里,手上握着那朵花。我不知道他是在许什么愿,他那个样子反倒像是要随时跳下去一般。忽然他手一伸,花朵从他手中自然落下,乘着风消失在峡谷之间。花已经丢下去了,他却没有转身回来的意思,站在那里,任风吹乱他的头发。
  那一瞬间,我真的很好奇,他到底是在想什么呢?
  “看不出来你会相信这样的传说。”我还真是这么想的。
  他回过头,笑了笑,缓缓步回我身前,问我:“你不信超自然现象吗?比如缘分这种科学证实不了的东西?”
  缘分?我信缘分,只是我从没想过缘分是超自然现象。
  “缘分很抽象,但我相信它是存在的。不过许愿什么的,不是说不信,只是害怕去寄托太多,结果换来的只是失望。失望多了,自然就不信了。”
  “是啊,只有不自信,知道自己很难做到的时候,人才会把期盼奇迹。”他这句话说得明显自嘲。
  “你刚才许的是什么愿?”我最后还是没忍住,脱口问了出来。
  他看着我,直直地,让我无法回避,那眼神像是要穿透我的内心,而我也莫名心跳随之加快。
  “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在他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的声音似乎都消失了,只剩下我的心跳声。
  他想和我永远在一起?
  我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不是真心的,但他的声音却柔得让人随之溶化。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期待浪漫爱情的女孩子,不管父亲给我造成了多么大的打击,内心中,我依然是我。面对这样的状况,我装不了老成,更无法无动于衷。那一刻,我承认,我是有些心动的,是看好这段婚姻的。但是结果又怎样?我从这段婚姻中得到的除了绝望,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婚姻到底算什么?两个人住一间房,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之后再同睡一张床。这是我切身经历过的。
  相爱到底算什么?两个人互相珍惜,互相懂得理解对方,互相扶持走完一生。这是我想象中的。
  结婚和相爱并不需要划上等号,就像我,经历过婚姻,却依然不知道相爱是什么。如今我穿越到了这北朝,连自己的命都不知道该怎么保,又哪来的闲情雅致去谈感情?更何况我绝对不会忍受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如果娶我的人做不到,那我情愿孤身一人。
  嫁给孔绍维做太子妃?这是绝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既然知道不可能,自然就不用放在心上,我倒情愿把这些心思花在骑马射箭上。
  卑启仁说话算话,还真给我觅来把好弓,大小重量,以及弦的松紧都非常适合我的臂力。
  “话可说在前头,这弓可能射不远,因为轻可能也会不够精准,你拿着练习练习。将来把身子练壮实了,有了力气自然就能拿更好的弓。”
  我那着弓比划比划,猜这玩意儿是给小孩子拿来入门的玩具。我也不追求什么神射手的头衔,纯粹为了好玩,哪里会嫌弃。
  话说这射箭还有趣得很,还比骑马好上手得多。亏得潘闻蝶生了双好眼,视力极佳,虽然弓是差了些,但精准度还是可圈可点。一连数箭正中靶心,我心里都忍不住洋洋自得起来。
  “挺不错的嘛,就初学而言算是进步神速了。”卑启仁一边夸我,一边指了指我身后,“往后十步再试试。”
  好吧,我得坦白,能箭箭命中不外乎一个原因,这靶子也就离我十步远,难度系数约等于零。现在要往后退十步,忽然我就感觉这靶心小了那么一圈,瞄准就没那么容易了。
  “才退十步怎么差那么多?”我看着靶的外圈上稀稀落落几根箭,以及掉在一旁地上的,信心瞬间被打击不少。
  “这射箭除了要瞄得准,还要有相应的臂力,要准首先要射得远,想要射得远这弓就得拉得开。”
  不就是抛物线的原理吗?除去风度影响,只要这抛物线能算出个大概,要命中也不是难事,重点是要多试多摸索。
  我拉开弓,按着卑启仁教我的方法瞄准,正准备放弦的时候,忽然就感觉左耳旁“咻”地一声,伴随着一阵风,我还没来得及眨眼的时候,就听啪地一声,我面前的靶心上已经多了一支箭,接着身后就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就算有气力拉得动好弓,没有制作精良的箭一样飞不远。”
  也不知这太子爷是何时来的,此刻正在于昊的陪同下,颇有闲情地背着手朝我们走来,手里一把金弓。
  “你不知道刚刚那样很危险吗?会在我脑袋上开窟窿的!”见到他我一点参拜的心思都没,只有满肚子怨气。虽然刚刚那支箭速度极快,我几乎是没意识到,但现在回想起来难免后怕。被箭刺穿脑袋的死法实在太不雅观了。
  “这么漂亮的脸上开洞岂不暴殄天物?我怎么舍得。”边说他已经走到我们身边,“哟,小王爷也在啊。”他一脸巧遇的表情演得太夸张,明显就是找茬的。
  “卑启仁参见太子殿下。”
  孔绍维挥挥手,示意免礼。“学箭?我以为你说不想学呢。”这句话是对我说的。
  “闲着也是发慌,马已经能骑着跑起来了,时间有多自然就学些新玩意儿。”我说得很不屑,就差没用鼻子哼了。他也不想想他自己消失了多少天,这大半个月要不是卑启仁陪我打发时间我可真要闷死在太子府了。如今他一来就好像是兴师问罪一般,一边凉快去!
  “那正好,我最近不忙,可以教你射箭,如果有兴趣,驯鹰舞鞭都能学。”
  “太子爷你贵人事忙,不用浪费您宝贵的时间。”
  “我是该把你这话听成是欲擒故纵吗?”他倒说得颇得意。
  我真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听错了,敢情他怎能这么厚颜无耻?还是他自信心过度?我输得彻底,无言以对,只能翻着白眼望天。
  不知是不是终于看够了戏,卑启仁轻咳一下给我解围说:“太子若是忙,我教她也是一样的,反正我也是大闲人一个。”
  孔绍维似乎是不乐意他自告奋勇,脸色淡了淡,回到:“最近淮庆王可是忙得很,今年的围猎正赶上兵部总领大选,怎么说你也该为他老人家分忧,又岂能整日和一个姑娘家混在一起。再说潘小姐是我太子府的人,自然是由我照应着,即便我不得空,我也会安排人教她。”
  “太子所言极是,是我多操心了。不过兵部总领大选是各城王爷的事,比的是真刀实枪和临场发挥,除了强身健体没什么可准备的,家父子有家父的打算,今年也必然不会派我出赛,我自然乐得清闲,也正巧小蝶她有这个需要。”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