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强横的少爷

 

  薛城羽抬眼看到了我,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因为眼前像被蒙了层水气,一切都变得好模糊。
  “雨澄姐……”
  陈小雅的声音唤回了我的神志,发现自己的失态,连忙捡起掉在地上的伞,哑着声音说了“对不起”后就转身往回跑。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干吗要逃跑?我不是早就知道陈小雅喜欢薛城羽吗?我不是答应了要为她牵红线吗?为什么我要哭!但是……他为什么那么甘心让她抱着!他不是连话都懒得跟别人搭理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讨厌鬼!假惺惺!其实他才巴不得女孩子围着他转了吧?
  一路跑回家门口,我才发现自己早就泪流满面了,而我连自己为什么哭都不知道。院子的石凳上依然潮湿,我并不在意,坐了上去,想好好平复情绪,就这样跑回家妈妈一定又吓坏了。
  哭什么哭,他要在岛上找个女朋友又没什么不对,而且小雅也很可爱啊,很相配嘛。只是……他们真的在一起的话,会有很多时间在一起吧?这样他就不会常常和我一起。不能和我一起了啊……好不容易才觉得自己有朋友了。
  朋友吗?如果真的当他朋友的话,应该祝福他的。对啊杨雨澄!他是你朋友,你干吗那么小气!
  用手抹掉脸上残留的眼泪,我用力吸吸鼻子止住自己的抽泣。虽然想通了,但心里面始终有点小难过,整个周末都闷闷不乐的,除了吃饭其余的时间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星期一早上我起得特别早,不为别的,只是想早点去学校,这样就不用碰到薛城羽了,我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也害怕他亲口告诉我他和陈小雅的关系。然而我这么做却是多余了,因为他没有去上学,而且这之后都没有去学校。
  雨一下就没有再停过,日日夜夜,每天都有一半的时间在下雨。很多天了,我没见过薛城羽,我也没再接近过那栋白房子。我不是不担心不好奇的,只是事隔那么些天,我已经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什么心情去找他了。
  “我听说陈小雅病倒了,都两天没来上课了。”班上一个女同学忽然这么说,我不禁抬头看向那边,细听下文。
  “我也听我妈妈说了,好像是贫血啊。”
  “难怪最近看她都是脸色不太好,听说体育课跑步还差点昏倒呢。”
  “真奇怪,以前她都没这种毛病的,怎么说病就病了。不过你们发现没?她最近好像怪怪的,总是一个人,也不怎么和别人说话了。”
  “谁知道啊,岛上的怪人真是越来越多了。”
  陈小雅病了?这么巧?他们两个竟然同时不来学校,为什么呢?
  “不过这两天那个人不是也没来吗?我看小雅是被吸血了吧?”
  “别说了,吓死人了,这天天下雨的,阴沉沉很恐怖的。”
  我低下头继续看书,但已经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满脑子都是各种猜想。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还是没有来上课,我焦虑日渐增多,但却没有勇气去找薛城羽求证,结果连自己生日到了都忘记了。
  “澄澄,今天放学早点回家,妈妈订了蛋糕,给你过生日。”
  我刚要出门,妈妈就在我身后叮嘱,我才想起今天是我生日。其实记不记得又怎么样呢,每年都是爸爸妈妈还有林阿姨帮我过,每年都是差不多的生日礼物,生日对我来说不过就是一个可以吃蛋糕的日子,实在没什么值得庆祝的。
  “我知道了。”
  今天我实岁十六岁了。
  背着书包我觉得有点累,但又不想坐车,难得今天早上没有下雨,我便沿着公路漫步在海边。海面一点也不平静,波涛汹涌地,看这架势,台风季可能会来得更早吧。
  可能是我看着海面太出神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前面的公路旁站了个人,直到他叫我的名字。
  “杨雨澄!”
  我忽地转头,看那个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过的人,久到我都怀疑我忘记他长什么样了,只是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我才知道他的脸孔早已经刻在了我脑海里,怎么可能忘记。
  我站在那里没有再向前,对于他的突然出现一时不能适应,甚至有点怀疑是幻觉。他倒依然没那么有耐心,看我在发呆就干脆走了过来,到我面前的时候完全不给我反应就抓起我的手往前走。
  “等……等等!”被他拽着我挣都挣不开,“你要干吗啊!”
  他不说话,一直拉着我到他家门口,没有进前花园,反而从侧门直接往后面的甲板花园去。那里停着那艘快艇,老刘在上面,看到我们就发动了引擎。
  他大少爷不是要带我出海吧?现在?
  “上船。”他那是惯用的命令口气。
  “为什么?我还要上学啊。”他这是演的哪出?绑架?
  “上船。”还是这两个字,看来他是不可能跟我解释了。
  “哪有你这样的,莫名其妙就要把人带走啊。”我才不要上去,谁知道他要干吗,而且这也太突然了。
  大少爷的耐性估计是被磨光了,也不顾我挣扎,硬是把我往船上塞,那边的老刘很适时伸手扶了我一把,否则我该掉海里去了。
  还不等我站稳,薛城羽就开动快艇,朝海平面加速开去。我一个踉跄跌坐在椅子上抓着围栏适应不断提高的速度。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知道问薛城羽铁定还是没答案,我只能退而求其次问一旁的老刘。
  老刘笑笑,看了看他家孙少爷后才回答我说:“雨澄小姐,我们现在要去陆上。学校已经帮您请假了,刚才也给您家人打过电话说今天可能会晚些回去。”
  哇,一口气把我所有的问题都交代清楚了,这下我只能乖乖闭上嘴任他们拐卖了。抬眼瞧了瞧薛大少,这家伙看来心情很好,我只能悄悄对着他翻白眼,难得的生日不知道要被毁成什么样了。但想想要去陆上又难免开心起来,那里实在太少去了,而且每次都是跟着妈妈不是走亲访友就是添购岛上没有的生活用品。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