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23. 皇后娘娘有懿旨


  孔绍维在听到他唤我小蝶时皱了眉头,原本就不怎么高兴的脸瞬间就成了冰雕,寒气逼人。   “小王爷你还真是热心,不过今日就到此为止吧,我要带她入宫。”说完便凶巴巴地看了我一眼,“走吧。”   “恭送太子殿下。”卑启仁礼数周全,孔绍维一转身,他便向我使了个眼色让我赶紧跟上。我点头向他致歉道别,便爬上马背跟在了孔绍维后面。   走了一段后我策马与他并行,质问:“你真要带我入宫?”我看他八成是找的借口把我带走,看不惯我和淮庆王府的人热络。   他没看我,表情依然冷淡。“怎么?你觉得我是捏谎?”   我努了努嘴,不甘愿地问:“那为何要带我入宫?”   “母后说要见你,与其让别人来传,不如我自己带你过去。”   皇后要见我?虽然自皇帝大寿那天起我就有预感会被召进宫,但这传召真来了倒是依然叫我有些不安。   “所为何事?”我问得小心,期望能有个心理准备。   孔绍维皱了皱眉,显得有些烦躁,说:“我也想知道。”   他这样的反应让我觉得很不安,一路回到太子府我都已经设想了十来种可能,最糟的不是人头落地,而是被抓起来严刑拷打什么的,那简直生不如死啊。   这要进一次宫还着实不容易,要沐浴更衣,梳妆打扮,否则就得担上个什么不敬犯上的罪名。泡了澡换上华丽的宫廷服坐在梳妆台前,素冉正细心为我编发。   “你可会随我一同入宫?”我真心希望她能陪我去,至少还有点安全感。   “我会陪同姑娘入宫,但面见皇后,我也只能在宫门外守着,万事还得姑娘自己当心。太子爷应是随着姑娘一起的,万事有太子爷担着呢,姑娘切记谨言慎行便是。”   我轻叹一口气,怎么说那皇后也是他娘啊,真要擦枪走火说错了话,做儿子的怎么还是得听妈的吧?看来我只能自求多福了,希望皇后不是来刁难我的。   一切准备就绪,素冉陪我到了前院,府门口已经停了备好的马车,孔绍维正在和于昊低语谈论着什么大事,表情凝重得很。见我走近,两人纷纷松缓了神情。   “上车吧,时辰也不早了,早些去了应该还赶得及回来用晚膳。”孔绍维边说,边有人给我端来个玉石凳子让我踏脚,幸好不是踩人背上马车的。   上了马车坐定后,我才整了整衣服,说:“那也是你们进宫的规矩太多,光是穿上这一身的行头就花了好几个时辰,当然就晚了。”   孔绍维听了浅浅一笑,回答:“这都是宫中的礼仪,在北朝已经算是简略了许多,听闻在东朝入宫的规矩就更多了。”   “都是些虚有其表的东西,做得再好也未必人人心中都服,不过是阿谀奉承,说一套做一套罢了。”我还真是看不惯这古人众多的规矩,一点意义都没。   “我说你个小丫头,年纪不大,怎么这么多愤世嫉俗的大胆言论,平日里你都是这么口没遮拦吗?能平安活到今日还真是个奇迹。”说完他无奈摇摇头“我又不傻,哪里会见人就说这些。”   “哦?”他颇有兴致地一挑眉,“所以你是认定我不会降你的罪,所以就随兴说了吗?”   “你真要给我安罪名早在抓了我出御门关便可以了,若现在再来跟我计较这些岂不是太没意思。”我向看笨蛋那样翻了他一眼。   “那卑启仁呢?你可也是同他这般胡乱说话?我都还不知道短短半个月你已与他相熟到连彼此的称呼都那么亲昵了。”说这话的时候明显相当不满,语毕索性还用一哼结尾。   看他这样我还真巴不得再挫挫他的自尊心,连忙回答:“那可不,卑大哥为人直率爽快,跟他谈话无需忌惮什么,天南地北,朝上朝下什么都可以说。”   我这番话相当成功地打击了他那高高在上的自尊心,他看我的眼神足以用恶狠狠来形容了,不过难得,他竟没跟我一般见识,侧过头环胸不再搭理我。马车这时已经入了宫门,我们又到了那巨大的台阶前,只是这次没有停下,而是绕过这座前殿继续由左侧的白石路往里走,最后停在了一个小一些的宫门前,我猜这扇门之后便是平日里我们所说的后宫了。守门人一看是太子驾到自然立刻放行,没有丝毫刁难,只是那之后需得徒步,马车进不去。这后宫与电视里的相去不远,九曲十八弯的长廊,以及种植了各种奇花异草的御花园。   我也不记得我们拐了多少个弯,走过多少座桥,总之一路上没少见宫人婢女,而每见一个都得跟着太子爷受人一次大礼,搞得我浑身不自在。在我忍不住想要发问的时候,我们终于到了一座相当华丽的宫殿前,宫门上的匾额提了“御熙宫”三个字。   在宫门口待命的小宫女一见我们便立刻上前给太子爷问安,接着说:“皇上刚来,在与娘娘喝茶,奴婢这就去通传,殿下请稍候。”得到孔绍维同意后,小宫女便转身进了殿内。   这八成就是皇后的地方了,真要命,我还没准备好呢,偏偏皇帝还跑来凑热闹。没给我时间调整状态,那宫女又出来了,在门口恭敬地迎我们进去。   孔绍维点点头,又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着安慰,我跟在他身后进了殿内。到底是皇后的寝殿,富丽堂皇就不说了,光是服饰伺候的宫女就一大堆。殿内有金丝帐及白玉屏风将里外殿隔开,带路的宫女引着我们穿过前殿后来到后殿的玉帘前。   “太子殿下请。”说着便伸手掀起玉帘。   我咬紧牙,随着孔绍维进去。这内殿没有外面那么宽敞,但摆设富贵,还燃了好闻的熏香。皇帝夫妇正在一旁的软榻上喝茶,看到我们进去便放下了杯子。我和孔绍维先后给他们参拜请安,得到准许后才起身。   “今日太子怎会想到带潘姑娘来皇后这儿?”这话是在问太子,但皇帝却是看着那皇后。   皇后浅浅一笑,说:“潘姑娘是贵客,除了皇上寿辰那日,便没再有机会聊聊。我想今日天气不错,便想着同她喝喝茶,聊聊天。太子也心细,便亲自带着来了。”   “哟,那孤可来得不是时候了。”皇帝爽朗一笑,没有生气的意思,“正好我那里还有成山的奏摺没看,既然太子来了,便一同与我去商议些朝政事务,不扰了你们女人闲聊的兴致。”   不要吧!让我单独跟皇后在一起?我突然就右眼跳个不停,不好的预感流窜全身,连忙紧张得朝孔绍维看了一眼。他似乎也不太安心,刚想要开口的样子,却叫皇后抢去了话头。   “太子也是该收收心好些为你父皇分担些政务,先前才去了那迹空旧城找神鹰,也算是玩乐过了,这该做正事的时候也不能马虎啊。”   被皇后这么明里暗里一戳,孔绍维也不能再说什么,只能低头附和:“母后教训的是。”   送走了皇帝和太子爷,这大殿里就只剩下我和皇后,以及她宫里的婢女,顿时觉得这金灿灿的宫殿内冷得像冰窖。皇后屏退了宫女,依然在软塌上坐着,悠闲地喝茶,就让我那么站着,什么也不说。这跟那次和附临王对峙可是不同的,眼前人的身份要高出的千万倍了。   “瞧你,怎么小脸煞白煞白的,这几日在太子府可有好生养着?身子如此单薄,下个月出行围猎可是会吃不住的啊。”皇后放下杯子,慵懒地看着我,眼神没有话中的关心,反倒隐隐透着股轻视。   她不喜欢我,而且是相当的。就我进内殿起到现在,连坐都不给我坐,想必是准备好了要刁难我。   “回娘娘的话,民女身子是弱了些,不过近日里也在学些马术箭术,想以此强身健体。”   皇后点点头,嘴角挂了抹浅笑,又说:“我也听闻了些,这学骑马可还容易?”   “还在摸索阶段。”   才答完,帐外就来了个小宫女。“禀娘娘,柳妃来给娘娘请安了。”   柳妃?那个皇帝特别宠爱的妃子?好像……好像踏雪就是孔绍维从她那儿抢来的?   “传。”皇后缓缓吐出这么个字,脸上笑容加深了。   不一会儿门外就进来个女人,很美,比皇后漂亮得多,而且身子也较小得多,难怪要给她准备踏雪这样的马。她进来请安后,皇后便给她赐了座,有心就是给我难堪。柳妃不比皇后沉着,那些个鄙夷厌恶憎恨之神色在她脸上是一览无遗。   好吧,我今天是横竖都没好果子吃了,就看这皇后想把我怎样吧。   “皇后娘娘,我听说这东宜的女人擅长狐媚之术,真是让人有些害怕呢。”柳妃压根就没正眼看我。   “此话怎讲?”   “凡是与她们接触过的男人,无不任其予取予求,您说这不让人慎得慌吗?”柳妃斜了我一眼,接着又说,“先是太子爷为她驳了皇后您的面子,如今连我的马也说抢便抢去了。前两日我跟皇上提这事儿,皇上也只说不过是匹马,不值得计较。唉,我这才想起,她可是被赐了白玉鹰的人,我哪里比得起呢。”说完竟然还一脸忧伤,好像我当真欺负了她一样。

#异梦三生

Related Posts

See All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