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贵重的礼物

 

  “孙少爷,我们还是先回车上吧。”一个西装男建议道,一边脱西装帮我们档雨,另一个也赶紧跟着脱。
  薛城羽点点头,扶着我在雨中往出口处去。门外老刘已经打了伞候在车旁,我们一过去他就赶紧开门让我们上车。
  关上车门我顺了顺有点湿的头发,幸好有那两个尽职护主的西装男,我和薛城羽都还不至于太狼狈,倒是他们都成了落汤鸡。车子很快启动了,我恋恋不舍地看着那个在大雨中旋转的摩天轮,心里掩不住地失望。
  “以后再带你来坐。”薛城羽大概是看透了我的心思,淡淡地说。
  我连忙回头,回答:“不用了,不要紧,谢谢你,我今天很开心。”
  “雨澄小姐,是老刘我没有查清楚天气,让你们扫兴了。”老刘在前座转身给我道歉。
  “不要紧,这样已经很好了。”我被说得很不好意思。
  “去市中心。”薛城羽吩咐开车的西装男。
  “我们不回去吗?”我问他。
  “现在太早了,既然下雨了那就带你去别的地方。”说完他又闭上眼睛休息,我也就没再追问,反正他一定会说到了就知道了。可能是刚刚玩累了,我也不知不觉合眼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车子停在一个很有特色的建筑前,我总觉得有点眼熟却不记得到底是什么地方。
  跟着薛城羽下车我才看到建筑上的大字,这里是市中心最大的文化艺术展览中心。我以前在老师给我的一些杂志传单上面看到过,对这里有着莫名的向往,和去游乐场不同。
  这里展览着许多有名的作品,我以前总是幻想着,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也会在这里展出我的作品。这里是充满了梦想和目标的地方。在那之前,我也好多次希望能走进这个艺术的殿堂,近距离欣赏那些名画,而不是在杂志传单上看那些缩了又缩的小照片。
  “你怎么知道我想来这里?”我觉得我越来越佩服这个大少爷了,真的太了解我了。
  “别问啦,走吧。”
  “嗯。”
  虽然一场雨让我离开了游乐场,但同样把我带到了另一个天堂,让我花整个下午的时间仔仔细细走遍了整个展览中心,离开的时候已经黄昏了,那场阵雨也停了。本来他们安排了一起吃饭,但我想到早上妈妈的叮嘱就婉拒了。虽然难得有不一样的生日,但这一天还是应该和家人一起最好。薛城羽没有反对,让司机送我们回码头后,就和老刘一起开船带我回岛上。船还在海上开的时候天就已经全黑了,完全依赖船上的导航系统,伸手不见五指的海面上只有船上的小灯提供了微小的光芒。
  “那个……你被绑架过?”我心里始终惦记着这个问题,只是一直没机会问。
  薛城羽看了我一眼,又转头看向那片黑暗,好半晌才回答我的问题。
  “嗯,去你们岛上之前。”
  “怎么会?”
  他没有回答,看看老刘,于是老刘帮他回答了。
  “孙少爷是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早些时候单独外出被绑架勒索,他受的伤就是那时候造成的。为保他安全老爷才送他去岛上,整座岛的船只进出都有人注意着。”
  不会吧,这是拍电影吧?有这么夸张吗?
  “我还以为他的伤是在外面惹是生非跟别人打架打得呢。”想来好笑,以前岛上的人都当他是不良少年,危险分子。
  薛城羽斜了我一眼,切一声,一副不跟我计较的样子。
  “老刘,让你准备的东西呢?”大少爷扯开话题问老刘。
  老刘连忙从一旁的储物箱里取出一个包装好的盒子递给薛城羽,薛城羽接过后转手给了我,说:“给你的,生日快乐。”
  他的语气其实很平淡,但字字都敲进我的心房。第一次,除了爸妈和林阿姨之外,有一个人对我说生日快乐。
  “谢谢。”我低着头接过盒子,怕他们看到我热泪盈眶的样子。
  打开包装,里面放的竟然是台手机,我有些莫名地看着薛城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送我这个,明明我们岛上是没有信号的。
  “你放心,这个在你家可以用。”他一眼就看透了我的心思,不等我问就先回答了。
  “你怎么知道?”我更迷茫了。
  “上次去你家的时候手机突然就响了声提示有短信,我就知道你家里有信号。其实那个时候我就打算给你一个了,只是没有好的时机送,到时候你又要说太贵重不敢要了。”
  “可这个真的很贵重,我……”
  我还没说完呢,他就打断了我:“你是想我把这个也丢海里是吧?我事先申明,这个丢了我可不会下去捞的。”
  他怎么这样!我一脸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手上这个烫手山芋。
  “好了,同样的话我也不想多重复。东西不是以金钱来定价值的,如果你觉得实在很难接受,那就当作是我找你方便的工具好了,你不是也可以随时催我上学写作业什么的,发泄一下你想当班委的欲望。”
  我真是想晕倒了,被他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收不收都不好。
  “总觉得我用一根棒棒糖换了太多东西了,这样很不公平啊。”
  “我觉得棒棒糖很好啊,还可以吃。”
  天,我真是败给他,只能笑着叹气。“谢谢你,这个礼物,还有今天的安排。”
  薛城羽笑着操控快艇,已经可以看到他们家那栋亮晃晃的房子了,从海面上看真是更漂亮了。船停稳后,薛城羽先上了岸,转身扶我。
  “送你回去吧。”说着他和老刘带我往他们家的大奔走。才刚到停车的地方,他就站住了,看着铁门旁的角落。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借着灯光我也注意到,那里站了一个人。
  “老刘你送她回去。”说完薛城羽就朝那个人影走去。
  我想开口叫住他,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看着他的背影走进灯光的阴影处。老刘催促我上车,我只好放弃继续窥视。然而当车子掉头开走之前,我从车窗里隐约看到了那个人的脸。
  是陈小雅!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