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夜市的美食

 

  我们在一个公共的小码头靠了岸,不是上次那个私人码头。想也知道不会是,那里一定有人监视的。下了船,他直直走向不远处的一个破旧的仓库,我也跟着过去,到了门口他从口袋里掏出把钥匙开了仓库门上生锈的大锁。仓库不大,但是黑漆漆的,我没敢进去,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就听他在里面摸索了一会,好像是拉掉了什么罩子的声音,我刚想进去探个究竟,忽地仓库里猛地发出刺眼的光,我一下子适应不过来,只能用手挡住眼睛。还没来得及瞧清楚那是什么,就听见轰隆隆一声,这次我倒是明白过来了,那是引擎发动的声音。这里停了一辆摩托车。
  “来,戴上。”他拉下我的手,往我头上套了个安全帽。
  我连忙翻起挡风罩问:“我们不是要坐这个吧?我不要,我害怕!而且你有驾照吗?”
  他走到仓库门口四下看了看,然后回头跟我说:“我是不介意你用走的过去啦,或者你也可以在这里等我。不过这里就是黑了点,冷了点,怎么样?”
  “我……!”他真是恶劣,我愤愤拉下挡风罩,拒绝再跟他说话。
  他笑着过来跨上车身,戴上安全帽后伸出一手邀我上车,我瞪着那黑色的皮制后坐,心一横,死就死吧,总比一个人蹲在这黑漆漆的码头好。跨上车子,他拉着我的手环紧他的腰身,车子就滑出了仓库,一个小加速就上了码头旁的小路,在转上公路的时候车速也稳定下来。
  我不知道我们现在这是开了多快,我害怕得紧闭着眼睛死死抱着薛城羽,恨不得整个人都溶到他身体里去,这样我就不用害怕自己会被吹飞了。这晚上虽然不像白天那么闷热,但温度并不低。然而坐在摩托车上可是两回事,这风呼呼地吹在身上,要不是我出门前多加了件外套,肯定冷死了。
  我们开了约莫有二十来分钟,最后停在一个看起来不是什么繁华商业区的街口。下了车我取下安全帽,发现自己额头上都是冷汗,连腿都有些打颤,全身软绵绵的。
  可能是我的窘样实在太有喜感了,薛城羽的嘴角扬着就没见有下来趋势,拎着安全帽,一手插在口袋里往另一边的街道走去。我顺着他的脚步看向那个方向的街头,那里灯火辉煌的,还能看到隐隐飘起的炊烟。来来往往不少行人,鼎沸的景象绵延到下下个路口,狭窄的街道两边都摆满了各色摊贩,有卖吃的,也有卖小东西的。
  “还看什么,走啦!”薛城羽已经准备过马路了,回头催我,我赶紧跟上他的步伐。
  最先看到的是一个卖烧烤的摊位,什么羊肉牛肉鸡翅,还有各种蔬菜,都串成串放在大盘子里,一旁的摊主在给别的客人烤鸡翅,拿了把扇子呼啦呼拉对着长条状的碳炉猛扇,里面的碳一下子就红得闪眼,火星不停飞窜出来。那味道香得比妈妈在家煎的香肠还要诱人,我控制不住唾液腺发达的分泌状态,只能拼了命地猛咽口水。
  “要吃什么随便点啊,旁边有盘子,五分钟就能烤好。素的一块荤的两块了啊,桌子在那边!”摊位老板看我垂涎三尺的样子就开始叫卖,还特意把在烤的鸡翅在炉架上敲了两下,烤出来的油汁滴在烧红的碳上发出滋滋声,又是一阵香味飘散开来。
  我摸了摸外套的口袋,出门那么急,怎么可能带钱嘛。可是我好馋,好想吃。
  薛城羽伸手拿了几根鸡翅和羊肉串给老板,转头问我:“羊肉吃不吃?”
  我吞了口口水,点点头,但随即跟他澄清:“我没带钱。”我说得够小声,怕笑掉别人的大牙。
  他斜了我一眼,没搭理我很穷的事实,自顾自说:“我看你大概什么都吃吧,那我就随便拿了啊。”
  我哪还敢有异议,高兴都来不及了。等老板把烤好的羊肉串递给我,我差点激动得泪流满面,羊肉串啊!我手上拿的这可是有名的经典烧烤啊!因为太感动了,我都不敢大口吃,就怕一个吞得太快没吃出味道来。很快鸡翅啊蒜苗啊那些的都烤好了,我们拿了盘子坐在旁边的小木桌前大快朵颐。我吃得腮帮子都鼓出来了,一边忙着咀嚼一边抽空吐了含糊不清的“谢谢”二字,薛大少看我的吃相一脸无奈,就差没摇头叹气了。
  “你难民啊?你爸妈不给你吃饭啊?”
  我看看他,打算不搭理他,面前还有好几串等我解决呢。
  “你别一口气吃闷了,这里吃的东西多得去了,别一会儿看到更好吃的没肚子装了。”
  他说得很对,我们吃完了烧烤又去下家,一路下去什么烤土豆啦,豆腐锅啦,生滚粥啦,看得我眼花缭乱,每每觉得自己吃饱了的时候,一看到没吃过的口水就再度泛滥。好在街上有很多卖小玩艺儿的地摊,尽卖些让我爱不释手的东西,我可以在一个摊位上驻足好一会儿,正好给我有机会消化一下过剩的食物。
  我们最后光顾的是一个卖甜豆花的摊位,找到位置我刚坐下,薛城羽就让我在这儿等摊主端豆花来,自己却直直往刚刚路过的小超市去,豆花上来了他也没回来,我忍不住朝超市的方向猛张望。他出来的时候手上提了个袋子,看起来有点沉。
  咚地一声,他把袋子往桌上一放,我听到瓶罐碰撞的声音。也不等我问他,他就从袋子里拿出两个易拉罐递了一个给我。我接过仔细一瞧,差点把一口豆花喷满桌。竟然是一罐啤酒!我连忙扒开塑胶袋,他还买了整整一打!
  我拿着啤酒看着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见他啪嚓一下拉开罐子,一点也没犹豫地咕咚咕咚灌了两口。
  “我……我不会喝酒……而且……我们还没成年啊,不能喝酒的……”我有点无措,不知该拿手上这罐酒如何是好。
  他倒是很利落,从我手上拿过罐子,开了以后又放到我面前说:“偶一为之,今天跑出来吃你不开心吗?开心就喝一点,醉不了。就算真的醉了我也会送你回家的,保证不占你便宜。”
  我被他最后那句话说得脸上热辣辣的,伸手拿过罐子也喝了一口。真难喝!苦苦的,一点也不像可乐那些的,就这东西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
  “庆祝我们今天顺利逃离牢笼,干杯!”他拿起酒伸到我面前,脸上有我从来没见过的光芒,就连笑意也从嘴角延伸到眼眸里。
  我虽然不知道我们到底在庆祝什么,但也和他碰了啤酒罐子,学他的样子狠狠喝了大半罐。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