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肩上的刺青

 

  见我醒了,他低头朝我微笑,我看着他猛眨了几下眼睛,才乎地从他身上起来,差点滚下阶梯,这才发现我们已经坐在码头边的海堤楼梯上了。
  “小心点,滚下去就算不残也得断根骨头。”他心情颇好地调侃我。
  我赶紧坐好,身手理了理头发。头很疼,这应该就是喝醉的下场吧?我现在能百分之百确定自己喝醉了,因为我多少还记得自己之前说了些什么,要不是喝醉了才不会那样满口胡言乱语的。
  这一骚动牵动了右边的肩膀,突然发现那里隐隐生疼。奇怪,做梦还做得够真实的啊,竟然还真的像被咬了一样。伸手去摸疼痛的地方,却被薛城羽拦住了。
  “现在别碰。”
  咦?什么别碰?我下意识往那边肩膀看去,小心翼翼拉开领口。
  啥?这这这!这是啥?
  我的肩膀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印了个字上去,那字的周围又红又肿的,还在范疼。
  羽。
  我诧异地抬头看我身边的薛城羽,他还是一脸微笑,还略有成就感的样子。
  “这个是……?”我小声问他。
  “证明啊,你不是说了要跟我在一起一辈子吗?这可是承诺,既然是承诺那总得盖个章,免得到时候有人不认帐吧?”
  他笑得有点邪恶,但很好看。说完他也拉下他的领口,露出他的左肩,上面赫然纹了个“雨”字。
  我的天,原来做那种梦是因为之前我被他拐去刺青了啊!就在我醉得稀里糊涂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我身上就这么永久性地多了个印记。
  等一下……一辈子在一起?我好像真的说了这话啊,这……好窘!
  我恨不得能像沙虫一样把自己埋进沙滩里去,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不自然地清清喉咙,又整了整不是那么凌乱的衣服,努力把话题转个向。
  “那你也不能趁我喝醉拉我去纹身啊,怎么也该和我商量一下吧?”我尽量让语气听起来理直气壮些,但我根本没抱怨的意思,反而看到两个人身上的刺青沾沾自喜,免不了连说起话来都少了那么点气势。
  “我问了呀,你当时还使劲点头说好,怎么现在要反悔了?太迟了啊。”懒洋洋的调子,显然他心情好得很有兴致跟我拌嘴。
  我扭头一肚子怀疑看着他,我横竖都不记得有这么一段,但说到底喝醉的人是我,哪还有资格拍胸脯保证我没干过。
  “那个……前两天我给你发消息,你看到吗?”估计是我急于转话题,突然脑子里就冒出这个问题,问的时候竟然还有那么点小哀怨,忍不住懊恼。
  “那岛上我还只发现你家有信号,我总不能每天跑去你家查消息吧?笨!”说着他伸手轻轻弹了下我脑袋,随后把手放到我面前说,“手机拿来。”
  我摸了摸被弹地地方,嘟着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给他。他接过后迅速输入了一串号码,然后按了储存。
  “别墅的电话,有事打给我就好了。”他又把手机还给我。
  “还说我笨,你早点把电话给我不就好了,你才笨。”料准了他心情好,我赶紧把握机会扳回一城。
  果然他只是看了我一眼,笑着摇了摇头又看向海面。
  “你常来吗?为什么会有摩托车在这里?”对他的疑问我可是多得去了,今天气氛好,得挨个攻破。
  “和以前一帮朋友一起玩的时候买的。”
  “以前?现在不联系了?”
  他笑了笑,但那笑看起来有点苦涩。
  “记不记得刚认识的时候我跟你说过一点我的事情?”他转头看我。
  我愣愣地点头,对他之后要说的话充满期待,那么久了,一直好奇却没敢问,以至于现在都有点激动了。
  “我妈是酒吧女,本来以为生下我就可以嫁入豪门做少奶奶,没想到我爸爸我爷爷都不认我们,我就成了她的累赘。小的时候我只记得她晚上很少在家,回来也都是带不同的男人来。她记得了会给我带点吃的或者给我点钱,记不得了我就会几天没饭吃。她不打我,但也不会管我,好像我是个和她没关系的外人。”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皱着眉头好一会儿才继续,“从我懂得这一点之后我就自己想办法填饱肚子。我八岁的时候就跟着别的小孩子做些小偷小摸的事情,别人都去偷漫画书偷玩具,只有我是去偷东西吃。就是那时候认识的那群人,在一起玩了好几年,十岁那年,有一天回家,我发现房门没锁,进去里面一看,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一开始我还以为遭小偷了,但一连在家等了好多天,我妈都没回来,我明白她走了,不想再拖着我这个累赘。
  后来房东来收租,我当然没钱给,邻居就把我送去福利院。那种地方打着爱心的名号,其实就是不让小孩饿死,没人把我们当人看。那时候我常常偷跑出去,和以前的那群小孩一起玩,刚开始还会去偷,后来帮个老头卖烟,赚点小钱,那时候开始学抽烟。十二岁的时候,福利院的院长叫我去办公室,他还是头一次跟我说话,我以为他要找我麻烦了,没想到他说有人来认领我了,是我爷爷。我根本不知道我还有爸爸,更别提爷爷了。我很高兴,没想到自己还有亲人。没人告诉过我我的身世,我妈也从来没提过,突然出来个这么有钱的爷爷,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他很严肃,不苟言笑,第一次见面就说要我好好读书,将来继承家业,一点也不像是亲人。但我不懂,我以为有钱人家都是那个样子的,于是我就照他说的去读书上学。他把我送进最好的私立学校,虽然我基础差,脑袋还不算笨,简单的东西一看就会,那时候还特别勤奋,每天学习到半夜,不想辜负爷爷的期望。读了三年书成绩就常居榜首了,而且那是私立学校,教学内容要比公立学校领先很多,十五岁的时候就学了很多高中的东西,所以那时候他们打算在我十六岁的时候去国外念书。”
  一听他这么讲,我背后一紧,十六岁?那不就是今年?他要出国了?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