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家庭的纷争

 

  她这样的出现让我觉得意外,却又不那么意外,因为这不是第一次在城羽家门口看见她了,但她只身淋在雨中却让我有些害怕。当车子路过她面前,我看着她的眼光岁车速移动,死死盯着车上的我们,不免让我联想到恐怖片中的情节。背后窜起一股股寒意,我不自然地挪了挪身体。
  想了又想,我终究是敌不过心中的内疚,毕竟那是一个我认识的女孩。
  “我们还是回去吧?她身体不好,不能这样淋雨的。”鼓起勇气,我直视身边的薛城羽。
  他却始终看着另一边的车窗,雨水合着车速在玻璃窗上打出水花,根本没有什么视野。见他不回答,我心里不禁气愤,站在那里淋雨的可是一个女孩子啊,他怎么可以这么冷酷!
  “这种天气这么淋雨很危险的!”我提高了嗓门,免不了有些激动。
  他冷哼了一声,回答说:“这么淋一下说不定她就清醒了,什么病都没了。”
  “你!”薛城羽那儿不搭理我,我只能跟老刘求助,“老刘,拜托掉头。”
  老刘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我,回答的同时也没有减慢速度。“雨澄小姐,孙少爷这么做是有他的道理的,您就不要过问了。”
  真是想不到他们主仆两个怎么都不可理喻,有什么道理足够让他们这样对待一个病人?我咬着嘴唇,胸口堵得慌,咽不下那股闷气,干脆伸手去开车门,反正车速也不快。但哪知我怎么也打不开那扇门,即便开了锁。
  “别白费力气了,那门双保险的,就是专门防止那些调皮的小孩玩跳车。”薛城羽懒洋洋地对我说,还用那种很可恶的讥讽眼神瞧我。
  太可恨太可恨太可恨了!我愤愤拍了下窗户,搁下狠话:“你这讨人厌的家伙,再也不要理你了!”
  “不理我?晚了点。”说完他伸出一根指头点了点自己的右肩膀,又看了看我的左肩头。
  这一刻,我觉得我自己跟恶魔定了契约,后悔莫及了。
  到我家门口的时候老刘开了门上的电子锁,我一刻不等开了车门就往家门口去,连再见和谢谢都省略了。
  “喂!”薛城羽开了车窗叫我。
  我才不要理他呢,当作没听见直接开门进屋再关门,一气呵成毫不含糊。可等门一关我就有异样的感觉,这感觉不是来自于门外的薛城羽,而是屋里坐着的爸爸和妈妈,这气愤一瞬间就让我把陈小雅的事情抛诸脑后,都自顾不暇了哪儿还有工夫担心别人的安危。
  爸爸拿着报纸坐在沙发上,妈妈坐在他旁边,盯着我的眼神很是凌厉。我用膝盖想都知道一定是周家二宝的事情已经传到他们这儿了,只是不知道传过来的会是什么版本。
  客厅里安静得只能听到外面的滂沱雨声,还有爸爸偶尔翻阅报纸的声音。妈妈看着我却始终没有说话,而我自从放下书包坐在他们对面后就没抬起头直视过他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妈妈终于按耐不住,开口了。一开口就是夹杂着唾沫的火气。
  “你说说这都是什么事情?你谁家不好惹去惹他们老周家?”
  “我没……”我虽然说得小声,但我是真没惹他们啊!明明就是他们欺负我。
  “你是没,但那个大少爷呢?现在好了,人家一并算到我们头上。他大少爷家里财大气粗天不怕地不怕这我知道,那你说说你爸妈我们比得上人家吗?到时候他们主仆两人两袖清风回家去了,我们怎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周家是什么情况!你跟着瞎掺合什么呀?敢情你还指望几年以后他们还记得你?我们可是要在这里跟周家过一辈子的!”
  妈妈越说越激动,简直就快热泪盈眶了。我死咬着嘴唇,想哭却没半滴眼泪。就在回家的路上我还在担心被骂,结果真被骂了反倒回想薛城羽抽那一球到周大宝眼睛上特别过瘾。但妈妈都这么说了我当然不能不屑于顾的表情,否则太不孝了。
  “都怪我,见他家有钱就鬼迷了心窍,我就该坚持原则让你离他远点,我就知道这种人搭不得!”
  妈妈说这些话我可急了,连忙抬头帮薛城羽澄清:“他不是什么坏人,他是我朋友!”
  我一回嘴妈妈眼珠凸得更外面了,大声喝斥说:“是不是好人就你一个小孩子分得清吗?是好人会小小年纪就学人抽烟还跟人打架?他来岛上时缺胳膊少腿的样子你没见过?是好人会把人家大宝眼睛打青了这么大块,让他哭着回家找他爸?小孩子吵闹本来也没什么,我们这岛上最顽皮的也就大小二宝吧,你说就那大少爷来之前有过打得鼻青脸肿的事情发生吗?他还谁不好打偏偏打周家那两个宝贝,你说他是不是存心找事啊?”
  我低着头没应她,妈妈现在早就先入为主把城羽定位成超级败家子加坯子了,任我怎么解释都是徒劳,但听她这么贬低城羽我心里实在不好受。气氛僵持了一会儿,爸爸收起报纸,终于参与到这小小的战争里来。
  “澄澄,妈妈虽然说得过头了些,但是有道理的。爸爸不想干涉你交朋友的自由,但是作为长辈,一个过来人,爸爸必须在必要的时候给你建议和忠告。有些朋友会给你很多帮助,也会给你正面的启发,但有些人不是的。我不管那个薛城羽做过什么,但是你作为女孩子,不可以这样和一个男孩子那么亲密,你还没到那个年纪。就算到年纪了,也不可以和那样的人交往,这种人不适合你。”
  “爸爸!”我本来以为爸爸会缓和一下我和妈妈之间的僵局,没想到他的重点更荒唐了,搞得好像我在和城羽乱搞男女关系一样。“我和城羽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他是我的朋友!”
  “你爸爸说的是不管什么关系都要到此为止,他们那种人我们惹不起。我不指望他会真心待你好,也不允许你跟着他鬼混!”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