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43. 渺茫的线索


  “雨澄姐你还好吧?饿不饿?我做碗面给你吃吧?”边说小白果就已经起身往冰箱那儿去找食材了。   “谢谢。”我是饿了,昨天晚上到现在几乎什么都没吃过。   我坐在餐桌前,知道同桌的老师和裴先生都在等我开口,他们都有权利知道个大概,毕竟在这个城市里,他们是我最亲的人了。   “老师,劭宏哥,对不起,这两天让你们担心了。”   “我们倒不介意这个,但我们希望你在需要帮忙的时候不要跟我们客气。”老师对我向来都是有话直说,不像裴先生含蓄些。   “其实……我想找一个人。”我觉得暂时还是先不提过去的那些事情,太复杂,我说不清。   “哦?所以你这次回岛上就事去找这个人?就是你以前说的那个男孩子吗?”老师对我的事情知道得比较多些。   我摇摇头,实话实说:“我知道他不会在那里,我是找以前的一个同学。岛上的人都不肯说,我想知道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想找那个人,但又不知道从哪里找。”我没敢提陈小雅死掉的事情,如果说我想找的是个死人,他们一定以为我疯了。   “这个好办,你告诉我名字和你知道的任何线索,我帮你去找。”裴先生还是一样那么热心,二话不说就把这事情揽下来。   “谢谢你劭宏哥。”我拿过一旁的纸笔写下陈小雅的名字和大概年纪递给他,“她以前一直都是住在我们岛上的,我就是想知道她现在在哪里。”是不是还活着,但后面这句我只问在了心里。   “雨澄姐,你那天喝了酒,哭着晕过去,也是和这个老同学有关?”小白果端来一碗面,热气腾腾,香味扑鼻。   我谢过后尝了一口,才回答她的问题:“那天我喝醉了,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好像在电视里看到以前认识的一些人,变化都很大。我想找的这个人失踪很多年了,我跟她还算有点交情的吧,我也不知道那天电视里看到的是不是她,毕竟那么多年了。所以我昨天就回去岛上,本以为能找到点线索,但好像大家都不太愿意旧事重提,我想可能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吧。”我不善于说谎,只能避重就轻。我知道疑点太多,否则他们不会在听了我的解释后还依然是那副等我讲故事的表情。   “你在岛上遇到危险了吗?怎么会半夜打给我?”裴先生的问题让另外两个人的表情更严肃了。   “我……”我一时词穷,平生第一次发现说谎竟然是这么困难的事情,但实情我又说不出口,“我就是太久没回去了,突然觉得家里很陌生,爸妈又生我的气,晚上睡不着就觉得很害怕。”   哎,别说是接我电话的裴先生了,就连事发当时在蒙头睡觉的老师和白果都不信我这套说辞。   “你要是有事情不想说,我们都不会逼你的。但你如果遇到问题了就告诉我们,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四个人一起总好过一个人苦恼。”老师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原来他也是个很细腻的人,或许这是艺术家的天性。   我嗯了声便低头吃面,心里还是乱乱的,但却已经不再那么担惊受怕。   虽然裴先生已经答应了要帮我找陈小雅,我还是没办法干坐着等消息,第二天就去了派出所。我们的小岛隶属于陆上城市的管辖范围,所以要查户口在这里的派出所就能找到。不过这事情并不如预期的那么好办,公安机关也不可能就这么白白让我查别人家的户口,我就在那儿耗了一上午,好说歹说,说干了唾沫,终于得以在下午的时候得到个粗略的回答。   岛上没有这样一家姓陈的住户。   这个答案并不在我预计的范围之内,我想过陈小雅的爸爸在那年夏天之后户口迁走了,又或者户口就此注销被送出国外,但就是没想到压根儿那岛上就没有过他们这一家。   之前妈妈还有其他人的反应可以理解为他们不想提,可是现在连派出所都给出了这样的答案,这意味着什么?难道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深信陈小雅这个人是真实存在过的?   如果我是错的,那究竟错得有多离谱?除了陈小雅之外,城羽呢?难道我对他的记忆也是一场梦吗?复健治疗的那两年,我的脑袋真的就出了问题?   茫然走在繁华的街道上,我不知何去何从,我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是谁,为什么世界可以在一夜间变得如此陌生,连自己的父母都不再是记忆中那样慈祥。   不会的!我伸手按住自己的肩膀,城羽留给我的记忆不可能只是幻想而已!如今只有这个纹身能让我坚持自己的信念,走自己的路!与其在这里怀疑那些过去,我应该先找城羽,他一定会告诉我真相的。   不过要找城羽比起找陈小雅要难上许多,虽然在网上随便找找就能知道程氏集团办公大楼的地址,但这并不代表城羽就在那里,他不需要去公司上班。即便他在那里上班,门口的保安也不可能让我随便就上去找他。   我在程氏办公楼附近蹲点已经三天了,一无所获也就算了,竟然还引起保安的怀疑,一看到我就拿对讲机不知道说些什么,还一脸要抓我归案的样子。怎么办,这三天我根本没见着一个长得像城羽的人进出,我知道继续这么等也只会是浪费时间。就在我无计可施又心急如焚的时候,我从小白果那里看到了意外的进展。   早在两个月前小白果曾收到一封征募作品的电子邮件,老师对商业化没兴趣,而我那时候正潜心为画展准备,根本就没当那个邮件一回事。这些日子小白果旧事重提,是因为我对城羽结婚的消息过度反应,料准了我会对这个征募感兴趣。   征募的厂商是程氏旗下一个进口汽车代理公司,为了新款车型而征集平面广告的创意设计,要求是有质感的风景油画。征集期限为三个月,到这个月底结束,只剩下两个星期了。

#雨城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