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残酷的现实

 

  我的手轻轻从裴先生的臂弯里滑出,低声说了抱歉,便遵循着自己的感觉超花园快步走去,没有理会裴先生不解且惊讶的表情,怕自己迟疑的话那个背影就会消失。
  “雨澄小姐。”
  就在我要跨出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叫唤。会这么叫我的可能我这辈子就遇过一个,转过头,如期看到那个记忆中的老人。老刘的变化并不大,除了愈见增多的皱纹以及全白了的头发,其它就连表情都和以前一样。他还是那么有礼,让和他说话的人不自觉地抬高了身价。
  “老刘……”
  “果然是雨澄小姐,我刚刚看到你的时候还不敢认呢。这些年,雨澄小姐你变得更漂亮了。”
  我不在乎他的恭维是真是假,见到他就等于再度证实如今的程羽就是我所认识薛城羽。顿时所有的疑问排山倒海般涌进脑中,我甚至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不知道雨澄小姐也会来今天的宴会还真是我疏忽了,没能好好款待。这些年雨澄小姐过得可好呢?”他的语气很平淡,听不出任何关心,我甚至不觉得他在等我的答案。
  我转头看向刚刚那个背影所在的方向,此刻他身边多了一个女人,穿着漂亮的白色礼服,有着那张像噩梦一般的脸,那是陈小雅。
  “今天是孙少爷和黎小姐订婚的好日子,雨澄小姐也能前来祝福那真是太好了,我相信如果孙少爷知道了也会高兴的吧。”
  老刘这种理所当然的口气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忍不住问他:“那不是陈小雅吗?”
  老刘的表情没有一丝闪烁,仿佛对我的疑问早就有所准备,不疾不徐回答:“雨澄小姐,我不知道这些年你有什么经历,我只能说这世上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按定律进行的。有些人死了,但她其实活着,又有些人不该死去,却很不幸地死了。可能你觉得我说这些很奇怪很难理解,我只是想告诉你,世事千变万化,就好比你和孙少爷曾经是朋友,但现在却也只是互相记得而已。将来你们各自成家,有自己的生活,就更不可能有交集了。”
  等一下,他想说什么?之前说的该死不死的人什么的已经很难理解了,但他叫住我是想让我别去找城羽吗?那这是他的意思,还是城羽的意思?
  “我只是想打个招呼,问问他近些年好不好。”还想问他为什么消失那么多年都没再出现。但这个答案似乎从老刘口中就能知道了。
  “雨澄小姐,我想你一定知道,现在孙少爷的身分是程家产业唯一的继承人,至于他过去的那些身份并不适合在大众曝光。孙少爷这些年一直都是很用心在建立并维持这样的身份,我想他可能不会乐意在今天这样的场合与雨澄小姐你叙旧吧?”
  城羽在乎自己的身份地位,所以不想和我有交集?实在太难想象了!
  “他不是会被名利绑住的人……”我想说得更坚决,可连我自己都听出语气里的不确定。
  老刘叹了口气,有点安慰我的意思,回答说:“雨澄小姐,人是会变的,特别是在发现名利这种东西的好处之后。孙少爷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叛逆的小孩子了,这么多年他经历了很多,对于名利的看法也早已不同,会舍弃过去也无可厚非,我希望雨澄小姐能体谅他。”
  老刘的话像是长了刺一般直接通过耳朵无情地扎刺着我的脑袋,让我头疼欲裂。太突然了,当我还沉浸在城羽给我的那最后一个拥抱的时候,时间早已将一切变得物是人非了。我是城羽过去的一部分,所以连同被舍弃了。
  他已经不需要我了,不想再和我接触了。他选择了他的爷爷,他爷爷的名利。他还选择了陈小雅……
  忽然过往的一幕幕排山倒海地涌进我脑中,让我顿时恍然大悟。是啊!陈小雅!那一年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不是吗?城羽从来都没否认过他们两人频频接触的事实,而我却忽略了这么重要的情节,一味地当自己是城羽心中最重要的朋友。原来那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我在扭曲着事实来迎合自己的愿望,只因为城羽是我第一个,而且是最重要的朋友,我就自以为是地把自己也摆在了他生命中同样的位置上,即便如此,我们依然只是朋友啊。更或许城羽只是在同情我,妥协在我这种病态的需求里吧?他根本不需要我,而我却可笑地在四处找他。我之所以找不到他,是因为他没想过要来找我。
  我不过是他曾经帮助过的一个人而已,如今我不但没有对他表示感谢,还差点就毁掉他辛苦建立起来的形象。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陈小雅已经无所谓了,至少她是一个有着陈小雅的面孔,也同时拥有强大家庭背景的人,她才是那个能帮助城羽的人。
  我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活生生掏空了一块,从来都不属于我,只是暂时借来的一部分。但这一部分已经与我相连太久太久,早就融进了我的血肉,就这么被剥离怎么能不痛,怎么能若无其事。
  我低下头,老刘同情的眼神让我窒息。我找了这么多年的人就在那里,但此刻我却只想逃跑,我连作为朋友去祝福他的资格都没有了。
  “不好意思,我不太舒服,先走了。”逃跑是懦弱的表现,我本来就是个没用的人,又何必逞强。说完我便转身,希望自己能在下一秒钟就消失在这里。我还是像六年前一样没什么运动神经,还穿着高跟鞋,很不幸地就这么被门槛绊倒。就在我自认为必定会在大庭广众下出丑的时候,从一旁伸出一只手牢牢扶助了我,伴随着一声“小心”,我跌进了一个宽厚稳健的胸膛。
  是裴先生,他又一次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及时出现,也挽救了我残破但仅存的自尊心。
  “老刘,那边怎么了?”
  这声音……和我记忆中的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是啊,现在的他叫程羽,程氏的继承人,是一个成熟的人了,和我不一样。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