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蹩脚的绑匪

 

  那么快?他最后还是做了这样的决定吗?我真的很希望他可以放弃这样的报复行为,我不想他将来会为此后悔。但如果他坚决这么做,我能做的也只是支持他,就算将来他后悔了,我也必须成为能够安慰他的那个人。
  “小白果,这个事情你千万不要到处说哦,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要这么做。等一下我去画廊的时候问问劭宏哥,说不定他知道点消息。”
  挂了电话我便直往画廊去,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裴先生或许能给我更确切的消息,因为从城羽那里是绝对得不到答案的。
  可能是我太心急了,又可能是我本来就太白痴太粗心,怎么就忘了在我帮助城羽之前,首先要学会不给他添麻烦,这其中之一就是要照顾好自己。
  如果我够小心,长点记性,现在又怎么可能呆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小黑屋里?非但如此,手脚还都被很粗的麻绳绑着,嘴巴不知道被贴了什么东西,紧绷着我脸上的皮肤,疼得要命。
  我后脑勺隐隐作疼,头晕目眩的,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怎么来的这里。但很快我就意识到,我被人绑架了。
  我记得我去画廊的路上为了赶时间就走小弄堂,可能抓我的人跟我很久了,看到我进了行人稀少的地方就从背后袭击我。我听到奇怪的声音回头看,直觉有危险就拼命逃跑,一边跑一边从包里摸手机。但他们几个大男人跑得太快了,没多久就追了上来,伸手就要抓我。我一着急就用包打他们,东西都掉了出来,连同手机一起。当时我就想完蛋了,打不了电话那就什么机会都没了。所以我记得我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蹲下来捡手机,可电池板和SIM卡都掉出来了,就在我捡的时候后脑被重重地打了一下。
  我能感觉到自己手心里还攥着唯一捡起来的SIM卡,是哪一个手机的?我的?还是城羽给我的?但没有手机光有卡又有什么用,更何况我现在还被五花大绑。
  怎么办怎么办?都怪我自己笨,上次被城羽姐姐的妈妈威胁就应该小心了,现在倒好,他们肯定是想用我威胁城羽。不行,我得想办法逃出去。
  后脑外伤引起的头痛让我无法正常思考,这时门外传来几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饭桶!抓一个女人还这么费劲,看看你的脸,竟然还被抓成这样!没用的东西。”我隐约记得自己确实在挣扎的时候抓过一个人的脸,好像也是那个人把我打晕的。
  “谁让你下手那么重?要是被你打死打残了怎么办?你知不知道她值多少钱?混蛋!给我滚出去看门!”那个男人又咆哮了一通,随后我听到外面的关门声,可能真的出去看门了。
  “她手机呢?我们要用她手机给那人打电话。”
  “老大,她有两支手机,一支的SIM卡在抓她的时候弄丢了,另一支里没有那人的电话。”看来我手里的这张是城羽给我的电话卡。幸好他们没发现,果然是想用我来威胁城羽。他们是自己的计划还是受人雇佣呢?如果是被雇佣,那多半就是程家那对母女了。
  “白痴!不会去找吗?”老大又咆哮了。
  “SIM卡那么小,我们找遍整条弄堂了,没找到。”
  “废物!好好看看她手机里有什么别人和那人有关的。”
  吼完这一句之后外面安静了一段时间,而我也开始慢慢适应周遭的环境。手脚的绳子绑得很紧,我想试着挣脱,却被粗糙的麻绳擦得手腕火辣辣地疼。这个方法行不通,我便尝试缓慢蠕动身体,至少了解一下周围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老大,要不要给她吃点东西喝点水?”这个小弟还挺有人性。
  “就一个晚上不吃死不了,明天早上就有人来接她了。反正我们就是负责看着她,跟那个人联络,时间一到拿钱走人。妈的跟说好的不一样嘛,他们不是说这女人的手机里一定有那人的电话吗?真他妈麻烦!”
  “那要不然就用我们的手机联络他?”
  “不行,会暴露身份的。你知道那人是谁吗?连码头暴狼那群人都听他指挥的,他老婆又是那什么官的女儿。万一我们暴露了,你敢跟暴狼他们干上吗?他们可是不管江湖规矩的,惹了他们就是死路一条。”
  暴狼是谁?城羽的朋友吗?
  “老大你既然知道当初为什么要接?”
  “你猪啊!你知道他们给我们多少钱吗?你难道不想干一场大的拿一笔来搞大我们会吗?不冒险你成得了气候吗?但你记住,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跟暴狼他们对上。不过他们也嚣张不了多久了,等我拿到这笔钱就能进点好货,那时候你们就等着过逍遥日子吧!”
  之后他们说的话声音没那么大,我听不太清,但没一会儿我手机响了,响了好久他们才接。我静静听着,猜测是谁打来的。
  “你不用管我们是谁,你转告程大少爷,他女人在我们手上,该怎么做在收到的信里已经写得很清楚了。他要是还想见他女人,让他好好想想明天的记者会该说什么。”那个老大好像一说完就挂了,估计是小白果他们。现在应该已经晚上了,我还不回家,也没有去画廊,他们一定会察觉到有问题。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等吗?
  就在我焦急无措的时候,门被啪地打开了,外面的灯光一下子涌了进来,害我眼睛无法适应,只能眯眼看开门的人。进来的两个男人一个高高瘦瘦,另一个有点矮胖,可笑的是两个人都带了土匪的面罩。难道他们不知道在抓我的时候我就看到其中几个人的长相了吗?倒是那个矮胖的,可能就是那个一直没露面的老大。他们往我这边走来,我干脆闭上眼睛装死,反正他们也不知道我醒过来了。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