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男人的战火

 

  “老大,她好像还没醒。”
  “妈的,都是你下手太重!算了,反正明天记者会一开完我们就走人,没人知道是我们干的。”说完他们就又出去了,而我趁他们出去关门前的这段时间借着外面的光把整个房间大概看了一下。
  看起来是个挺破旧的房子,这里只有一个破沙发和一张桌子,墙壁破破烂烂,很多地方都磨损了,而磨损最严重的是门口突出的一块墙壁。
  这么粗糙的墙角,说不定能磨断我手上的绳子?
  门被关上后屋子内再次一片漆黑,我循着记忆中的方向慢慢蠕动过去,怕发出声音惊动他们,只能一点一点向前移动。好不容易到了墙边,我背过身把绑在背后的双手移到凸出的墙角处,忍着皮肤上的刺痛感,用力在墙上来回摩擦。
  这种脱逃的方式我只有在电视里见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效。一般电视里演的不都是三下五除二绳子就断了,为什么我磨得手腕都疼到麻木还是连一点松开的迹象都没有。电视果然都是骗人的,我不知道我继续坚持还有没有意义。可能太累,又疼得我受不了,渴得喉咙都涩了,我觉得自己好像蒙蒙胧胧睡着过,因为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屋内唯一的小窗透进微弱的光,看似蒙蒙亮的样子。我在这个小屋子里度过一整个晚上了,后脑勺还有点疼。
  等我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隐约听到屋外有声音,乒乒乓乓打架的声音。其实要不是听到其中一个绑匪大叫“老大救我”,我还不知道外面在打架呢。是城羽来了吗?他会不会有事!心急之下我更用力想要磨断麻绳,根本顾不上手上伤好像又被撕裂了。
  外面还在吵闹,摔东西的声音,哀号声。我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两手一松,绳子真的断了!我连忙挣开被束缚的双手,根本没工夫察看伤势,撕了嘴上的胶布,解开脚踝上的绳子。可能同一姿势维持太久,腿发麻,一下子还站不起来。我扶着墙壁跌跌撞撞往门口去,才一开门就有一个鼻青脸肿的男人朝我飞了过来,我难得反射神经灵敏一次,往旁边的墙上一靠,那位大哥就在我脚下摔了个狗吃屎,趴在地上哀哀叫。
  我抬头朝门外看去,在那里的不是城羽,是裴先生!只有他一个人!难道是他一个人打趴了地上那些绑匪吗?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裴先生已经冲到我面前,扶住我的肩膀问:“你没事吗?有没有受伤?”
  我只能凭本能摇头,虽然后脑和手腕都还在生疼。可能口太渴,我感觉自己一时发不出声音。裴先生的目光移向我的双手,原本已经很难看的脸色更青了。
  “你手怎么会这样?该死的混蛋,竟敢让你受这么重的伤。”说完还狠狠瞪了一眼一旁倒地不起的矮胖老大。
  经他这么一说我才终于有机会检视自己的双手,这不看还没什么,看一看还真吓了自己一跳,原来没有意识到的疼痛因为视觉上的感染突然就排山倒海般从双腕一路涌向脊椎。原来绑着绳子的地方现在已经是血肉模糊,上面还参杂着麻绳的纤维,和血水粘在一起,有的地方已经凝结,而有一些看似新鲜的伤口冒着血丝,应该是我刚才弄出来的。
  我没想到自己这双手会伤得这么严重,但又不想裴先生太担心,哑着声音回答说:“没关系,皮外伤,回去清洗包扎一下就好了。你怎么会找来这里?你一个人来的吗?”
  “昨天晚上白果打电话问我你有没有去画廊,因为你好像跟她说过你会去,但很晚了都还没回家,打电话给你也不接,我们就猜你可能出事。后来我又打过,接电话的说你被绑架了,让我去找程羽,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接过电话。好在你手机有定位,我就让朋友查了位置就直接赶过来了。我带你去医院,你的伤必须尽快处理。”
  “等等——”我拉住裴先生,“城羽……程家怎么样了?”
  “你还有工夫去管别人吗?”裴先生看起来很生气,火爆的他从来没对我发过脾气,“我也想知道他在干什么!你出事后我就联络过程家,但没能直接跟他说上话。难道他不知道今天的记者会有可能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危险吗?保护不好你也就算了,出了事人还不知道在哪里!”
  “可是……”我不希望裴先生责怪城羽,但又不知道能为他辩解什么。
  “杨雨澄!”
  叫我的不是裴先生,也不是趴在地上的任何一个绑匪。我朝屋子的大门看去,我以为自己眼花,但站在那里的人除了城羽还能有谁?
  我第一次看他有这样的表情,平时他生气的话最多就是冷着脸一语不发,但现在的他皱着眉头,喘着气,身上看起来很名贵的西装也不是一丝不苟笔挺笔挺,领带都拉松了。出于第六感,我悄悄把受伤的双手背到身后,总觉得他看到了会抓狂。
  城羽看了眼裴先生,眼神并不友好,更别说感激他救了我了。他又转眼看我,淡淡地说:“你过来。”
  我犹豫了一下,转头看裴先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状况有点诡异,就像是被强迫在两人之间作选择一样。
  “程先生,请你不要用这种态度跟雨澄说话,她是因为你才会遇到危险,你没有资格用这种口气让她为难。”
  城羽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看来他对自己的要求很强硬。他向来都是如此不是吗?裴先生似乎很明白我的为难,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走吧,我们去医院。”这时我才发现他的手臂有一道血口,被割开的衣服已经染成了红色。
  “邵宏哥你!”
  他没有说话,带我走到城羽面前。“你带她去医院吧,她手上的伤口很严重。”说着裴先生把我推到城羽面前。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