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城羽14. 异样的死因


  似乎是看出了城羽的满脸疑惑,老刘把手上的那叠资料递给他:“这是刚才传真过来的东西,孙少爷可以看看。”   城羽伸手接过,随意翻了几页,原先皱着的眉头更紧了。那是一叠照片,应该是警方拍下来存证的照片。照片里的男人满脸都是血迹,眼睛大大地睁着,眼珠向上瞪,有半个眼黑被上眼睑挡住,露出大片眼白,异常慎人。   这还不是照片里最诡异的地方,怪异的是他的四肢极度不协调地扭曲,实在无法想象当时是怎么死的。任谁看了都无法相信这个人是自杀而死的,但警方却最终得出这样的结论,为什么?   “谁发现他的?”看完所有照片后城羽又问。   “听说是岛上的渔民。”老刘如实回答。   城羽把照片丢在桌上,似乎了解状况了。渔民嘛,不就是老头子在岛上的走狗。   “他什么时候回去岛上的?”   “这个没人知道,可能就是昨天。但是——”老刘拉长了音,一时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说下去。   城羽挑眉,没有追问,但直视老刘的眼神是不允许话题就此被切断的。   老刘清了清喉咙,最后说:“听说前几天黎太太去找过他,但是没人知道他们到底谈了什么。”   “陈小雅的妈妈?”   老刘点点头。城羽大致能猜测到些内幕,比如陈小雅的妈妈去给前夫施压,又或者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让人杀害了他,反正也没人看到陈小雅的爸爸是什么时候回岛上的不是吗?也正因为如此,这么疑点重重的尸体竟然会被轻易判定为自杀,如果不是黎家的势力,又怎么可能办得到。   现在连陈小雅的爸爸都死了,他们是想做什么呢?   “好像……陈小雅和她爸爸的户口已经从电脑档案里消除了。”老刘适时地补了一句。   呵!毁尸灭迹,把一切擦干抹净是吗?从此陈小雅和她爸爸就是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人了。程、黎两家如此为所欲为,那还有什么是他们不能做的呢?   岛上的人会被怎么处置?明明那天有那么多人看到陈小雅的尸体了,而且他们都认识陈小雅的爸爸,难道要把整个岛上的人都杀死灭口吗?其他人城羽管不着,但他们要是敢伤害杨雨澄,那他一定会让所有关联的人付出代价。   “如果有任何岛上的消息,一定要及时告诉我。”这是命令,不是请求。   老刘当然明白城羽的心思,答应说:“那是当然的,孙少爷大可放心。老爷既然说了会给雨澄小姐治疗,那自然是不会伤害她的。”作为老管家,他真心不希望自己的两个主人总是针锋相对。   城羽知道老刘夹在两人之间很难做,要两边都不得罪是不可能的,但是以老刘的立场来说他已经做得很称职了。   不想讨论那个老头子,城羽干脆转换话题:“我上次让你帮我弄的东西怎么样了?”   “已经办妥了,我正想着要给您。”老刘连忙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手机,按下开机键后交给城羽。   刚来美国的时候城羽对这里的情况不了解,加上刚开始和家里另外两个人相处,还没摸透对方的情况,他也不敢轻举妄动。老头子给他的手机一定是有定期检查他的通话记录,哪怕是被窃听都不足为奇。后来他慢慢了解到美国也是有预付电话卡的,不用实名登记,很是好用,就让老刘悄悄去给自己弄了一个。一开始老刘也是很为难的,但禁不住自己再三要求,还是买了一个电话回来。   “谢谢。”城羽知道自己的要求对老刘来说多么困难,如果让老头子知道了受罚的肯定是老刘。   “孙少爷客气了,老刘我能做的可能也只有这些了。”老刘叹了口气,“孙少爷先忙,我去看看今天晚餐要准备什么。”   待老刘离开后城羽遵循着记忆力里的号码,拨通了国际长途。   这次不像上次在机场的时候那样,才响了两声暴狼就接起电话了。   “城羽吗?”一接起来毫不犹豫就直接问了。   城羽倒也不意外,这里拨过去的号码一看就知道是国外的不是吗?   “嗯,我刚弄了个预付电话,想说跟你联系一下。”   “你这小子一走大半年没消息,我们都不知道你怎么了,大家都很担心你啊。”其实暴狼心里清楚,最担心城羽的是他自己。   “我没事,老头子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我的,加上我也要熟悉这里的状况,还要维持学习成绩。最近习惯了,就让老刘帮我弄了个手机。”   “你那个老管家可靠吗?他难道不听程老爷子的话?”暴狼对不熟悉的人从来都有着十二万分的警戒。   “这个我心里有数,你不用担心。”沉默了一下,城羽又开口问说,“你们那边怎么样?”   暴狼没有立刻回答,城羽似乎能听到对面传来的一些噪音,但又不知道是什么。   “你是想问岛上那个小姑娘吗?你们家的人把她看得很紧,我这里没办法得到具体情况,但我知道她现在在住院。”   城羽低低“哦”了声,确定杨雨澄的安好是他的首要目的,但他还有别的事情想问暴狼。   “程家呢?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新闻或者消息传出来?”   “程家?没有啊?怎么,出什么事了?”暴狼不解,就他的消息范围内从来没听过任何关于程家的奇怪消息。   “那岛上呢?有没有传出来类似死人的消息?”   “死人?”暴狼更不明白了,“岛上又有人死了?”   果然啊,陈小雅爸爸的死比起陈小雅,更没可能外传了吧?程、黎两家到底做了什么?   “你还记得之前岛上死人的事情吧?我被送出国就事这个原因,我现在还是在老头子的监视范围内,我也不方便跟你说得太详细。总之半年前死掉的人名叫陈小雅,今天我又接到他爸爸也死了的消息。可能的话你可以留意一下,只不过不要太明显了,老头子现在还有个黎家,对你来说不好对付,你不要硬来,再像上次那样出事就不好了。”

#雨城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