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15. 消失的房子

June 10, 2017

 

  暴狼微微一笑,为城羽的关心感到欣慰,心情大好。
  “黎家?难道是说那个当官的?难怪我最近听说你们程家和他们来往密切,原来还有这个关系吗?”
  城羽轻哼一声,不想说明老头子是因为自己被迫与黎家交涉。
  “现在我人不在国内,我想老头子对岛上的监视也没那么严密了。至于黎家我还不太清楚会做什么,不过你要是有机会的话,帮我找个专业点的人去看看陈小雅的家,我想知道他爸爸到底怎么死的。”刚说到这里,负责家事的女佣突然出现在门口提醒城羽饭菜已经准备妥当,城羽连忙对电话那头的暴狼说,“好了先不说了,有机会我再跟你联系吧,反正你自己行事小心。”
  说着城羽刚想挂电话,暴狼突然来了一句:“可能近两年内我会去一次美国,到时候再找你。”
  “来美国?什么事?”城羽可不希望他特地来找自己,这里不比国内,不是暴狼的地盘,出什么事很不好解决。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总之我要是去的话就联系你,这个电话可以打的吧?”既然城羽注定不可能成为自己身边的人,那这些道上的事情他知道得越少越好,免得给他招去麻烦。他明白城羽渐渐深陷入程家那个泥潭里,如果他不能更强大,在某一方面帮到城羽的话,那城羽将会是孤立无援,坐等程家的老头宰割。他知道去美国洽谈那些台面地下的生意很危险,但这也是他成功的捷径之一,他必须尝试,他必须尽早让城羽脱离程家的掌控,让程家对自己心存忌惮。
  “那好吧,如果没有意外,这个电话会一直用,要是换号码了我会通知你。”
  挂了电话,城羽把那叠不堪入目的照片复印件丢入碎纸机内,看着纸张逐渐被切割成碎片。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没有用处,他需要更直接的证据,一个足以证明陈小雅的爸爸是他杀而不是自杀的决定性证据。即便他现在动不了程、黎任何一家,但是他必须为将来打算。
  这半年以来他想了很多,老头子不就是想让自己继承家业吗?但是又有谁规定他继承之后就必须好好做下去呢?等实权到手了,自己怎么处理这庞大的财产是他的事情,老头子还能说什么?城羽知道这半年来老头子和黎家的互惠互利合作还算愉快,各取所需,那黎家将来势必会成为他的一道阻碍。要斗倒老头子,那就必须拉黎家一起下马,反正他们都是把自己当作棋子在用,又何必对他们手下留情?
  暴狼来的消息要比城羽想象中快得多,才不过一个礼拜就联系他了。接到他电话的时候正好是美国的半夜,接起来“喂”得有点不耐烦,这几天都在准备考试本来睡眠就不足。
  “我找人混岛上去看过了,但是什么都查不到,因为那栋房子已经不存在了。”
  暴狼的话就像是醒酒药一样,瞬间城羽的睡意荡然无存,睁大眼睛跳坐起来。“什么?房子没了?”
  现在是连一栋大房子都凭空消失了?
  “没有了,派去的人到了那里看到岛上的一些男人在拆房子,已经拆得只剩下地基,原来家里的东西也被他们一把火烧得精光,什么都查不到了。”
  “为什么要拆房子!”城羽简直不敢相信岛上的人会做这样的事情。
  “我们不好问得太仔细,他们也不肯提。唯一得出的结论就是,他们似乎对这个房子里发生过的事情很恐惧,所以马不停蹄连夜就拆了那房子。”
  恐惧是吗?确实恐惧是最大的动力。但这些恐惧从何而来?死亡?如果真是按照警方说的那样属于自杀,那那些岛民又何必恐惧?这不就是疑点的关键之处了吗?一定有人知道一些内情,只不过在两大家族以及死亡的威胁下让他们不得不保持沉默,甚至拆了房子帮助掩盖证据,从此他们就成了共犯,更不可能再透露半个字。
  “最近你就先不要找人上岛了,太引人注目,不安全。等过一段时间风声没那么紧的时候再继续调查,目前关注岛上的情况就好了。”默了一下,城羽又问,“医院那边怎么样?”
  他知道杨雨澄最近的做了好几次手术,不知道情况怎样。因为治疗她已经很久处于失明状态了吧?
  暴狼当然明白城羽想问的是什么,虽然不耐,但也不想装傻敷衍,回答说:“听里面的护士说情况很好,有望年底开始做视力复健。”暴狼派去探口风的人已经慢慢和照顾杨雨澄的护士熟络,那个护士倒也直言不讳,不再那么顾忌程家。
  “知道了。晚点我再跟你联络吧,明天考试我要休息一下,先挂了。”
  城羽对这个消息很满意,挂了电话后便安心睡去。
  期末考比想象中容易多了,大部分学生考完之后都去放松玩乐,但城羽不行。还没拿到考试成绩就被程老爷子安排到一家跨国企业里实习,从基层做起,名义上是累积经验,实则让他了解国外公司营运方式,因为程老爷子一心想把家业拓展至国外,却始终力不从心,而他正期望城羽能为自己带来这样的契机。
  有时候城羽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有遗传到爷爷的经商头脑,对于企业管理和投资他甚至是相当兴奋,总有跃跃欲试的感觉。
  第一年的实习工作是在一家跨国企业里做小助理,这家公司在国内有子公司。工作不算轻松,都是跑腿的,但城羽很懂得如何适当地向上层展示自己的能力,又不会得罪其他同事,这些还都多亏了以前在程家那几年的训练,逢场作戏的交际也是他的强项。虽然是实习生,那家公司的经理已经开出条件,待他毕业后聘请他入公司从广告策划部的小组长做起,并暗示他升上更高的管理阶层不是难事。
  这显然是一个肯定,一个对城羽管理能力的肯定。当然他不会满足于一个小组长这样的位置,他的目标是更上层的交际圈。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