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17. 落跑的女孩

June 10, 2017

 

  烈酒一杯杯下肚,暴狼始终面不改色。“岛上的人像是被洗脑了一样,个个都对那件事只字不提。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我看应该是黎家造成陈小雅爸爸的死亡。这件事情完全没有上报,甚至可能只有岛上的那些人知道。总之黎家把事情抹得很干净,一点漏洞都找不到。但越是完美,就越不自然。其实真相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将来你打算怎么做?很明显现在程、黎两家已经完全上了一条船,你将来要面对的可不是只有你那个爷爷那么简单,你想好怎么摆脱黎家的纠缠了吗?”
  暴狼字字珠玑,也正是城羽心中所想的。城羽没有回答,也不需要回答,因为答案很明确,他,薛城羽,如今叫程羽了。叫什么无所谓,但他现在只有不断填充自己,直到可以独当一面,直到可以不再让老头子用杨雨澄来威胁他。
  电话响起,是老刘。城羽接起后毫不避讳地直说了自己的所在之处,一旁的暴狼听了皱眉,待挂了电话后问城羽:“你为什么就那么信任你那个管家?”
  “因为他和你一样,是这个世界上不会背叛或者伤害我的几个人之一。”城羽回答得很快,丝毫没有犹豫。
  “哦?”暴狼挑眉,“那杨雨澄呢?也是那几个人之一吗?”
  城羽倒是很意外暴狼会突然提起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暴狼似乎对杨雨澄的存在存有心结,每次提起都带有一丝不屑。
  “她不一样。”言下之意就是杨雨澄是特别的存在,不需要和任何人比较。
  这个回答让暴狼很不舒服,但也没有再追问。“她现在已经开始复健了应该,说不定很快就能恢复视力。幸好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到治疗的机会的,否则可能会拒绝治疗吧。”
  “她不必知道,只要好好活着就行。”城羽话中的偏袒和占有欲太过明显,让暴狼顿时没了继续话题的欲望,只是闷闷地喝着酒。
  一整瓶龙舌兰几乎见底,虽然城羽不如暴狼喝得多,但这酒的后劲十足,让他的脑袋又涨又晕。暴狼看出城羽醉了,提议:“要不你今晚就在这里过一夜吧,明天早上我送你回去。”
  城羽摇摇头,起身,有些摇晃地走到窗边,也不打算脱衣服,直接躺了上去,合上眼之前回答说:“不用了,我稍微靠一下,一会儿就回去。”
  看着城羽沉沉睡去,暴狼心中是有一丝小快乐的,至少城羽在他面前没有防备,充满信任。
  自暴狼送来这些资料之后,城羽开始忙碌的生活,他每个学期都选超额的课程,只为了可以更早读完。暑期的时候也遵从程老爷子的安排继续实习,同时选了暑期课程。他真的很忙,废寝忘食,忙到他都没注意到杨雨澄的失踪。
  而那时候的医院已经乱作了一团,有医护人员的惊呼,雨澄妈妈的哭闹,还有程老爷子的怒斥。
  是的,就在复健治疗完成之后的第二天,准备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杨雨澄跑了,三更半夜就这么跑了,还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可能大家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看护的人都疏忽了。
  “去找!天涯海角都得给我找出来!”程老爷子异常慎怒,杨雨澄目前是能够约束城羽行动的最佳棋子,他绝不容许那小姑娘逃离他的掌心。
  杨雨澄的妈妈在一旁哭泣,虽然她从来不明白为什么生活在不同世界里的程家要来帮自己女儿治眼睛,更不知道薛城羽和程家的具体关系,但女儿的眼睛是真的治好了,这让原本就害怕程家的她只敢心存感激,不敢有半点质疑。但是女儿为什么要走?甚至连张字条都没留下就这么走了!
  “你们记住,这件事情不准再让更多的人知道!对外面的人只能说杨雨澄已经出院,被安排到适合的地方休养生活,听到没有!连老刘也不可以透露!”程老爷子对着屋子里的保镖以及几个负责照顾杨雨澄的医护人员命令,一行人只能点头,没人敢开口问为什么。程老爷子不是不相信老刘,而是这事情越少人知道就越小可能传进城羽的耳朵里。
  杨雨澄的消息都是定期传给在大洋彼端留学的城羽,现在杨雨澄一消失这些消息要怎么传过去?就算是编造也瞒不了多久,现在他必须稳住城羽,特别是在城羽如此努力出色的时候,他需要让城羽持续繁忙,忙到没有时间去在乎那些杨雨澄的消息是否真实。
  城羽竟然是在杨雨澄消失近半年后才逐渐意识到有问题,但没有任何办法证实,因为就连老刘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暴狼能得到的消息也只是杨雨澄已经出院,没有人能再给出更确切的情报。
  在这种时候程老爷子偏偏增加了城羽的工作量,一边读书,一边让他介入一些程氏的生意。那一年,程氏在国内的生意上有一个很强劲的对手,那家公司年轻的市场部总经理一直都让程氏的各个管理人员大为头疼,每次例行性会议上提起那个人,整个会议都会进入一种阴暗压抑的气氛。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裴劭宏。
  裴劭宏对于市场的界定以及经营的理念相当独到,又相当善于用人,对于激发员工的潜在能力相当在行,市场部在他的带领下蒸蒸日上,业绩辉煌。
  城羽的第一个工作就是去熟悉了解裴劭宏的形式作风,虽然还不需要他给出决策,但必须要有相当客观且有用的见解。如果需要的话,更是要求他自己找人手调查裴劭宏的个人背景。
  其实对于城羽这种初出茅庐又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来说,立刻就被安排一个难缠的对手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也是一个诱惑。但城羽偏偏不想那么做,原因很简单,他认定了程老爷子之所以这么安排是想让他没有太多闲暇去追究杨雨澄到底身在何处。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