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19. 泛黄的相片

June 11, 2017

 

  但凡事都有意料之外的发展,那孩子竟然不负他期望,学习非常刻苦,加上原本就聪明的头脑,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跟上了进度,甚至还排入了名次。这时程老爷子不得不承认,就算是外面不三不四女人生下的孩子,薛城羽依然遗传了自己的头脑,就连自己的儿子都没那么出色,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捡回一个那么像自己的孙子。

  但是他绝对没想到,这孩子突然就叛逆起来。他不允许,绝对不允许!他必须要降服薛城羽,不管用什么方法。

  当为他改名为程羽的时候,程老爷子就打从心底里承认了这个会继承程家家业的孙子,也只会把财产传承给他。

  要说程老爷子古板守旧?他不否认,但更多的原因是他自己的儿子找的老婆,生下的女儿都成不了大事,家业到了她们手里只会落得坐吃山空。当然如果孙女没本事经营,那就必然会落入外姓人的手里。程氏永远只能由姓程的人来支配!

  城羽提前了一年完成学业,程老爷子在不张扬的情况下低调把他召回了国,并安插他进子公司累积经验,知道城羽身份的人也就是些管理阶层。

  回国对于城羽来说有便利也有困扰。方便的是他要联系暴狼,又或者寻找杨雨澄都要方便得多。困扰的是他必须重新生活在老头子的眼皮子底下,很多事情因而很难施展。

  其实老爷子现在已经不那么反对城羽和暴狼联络了,因为这几年暴狼的势力与日俱增,如今在相邻的几个城市内都有着不可小觑的地位,而且还在短短几年内成功和国外的一些商人挂钩,虽然都是些见不得人的生意,但不可否认,暴狼确实有他的人力和财力。做生意的,本来就要摆平很多层面上的人,黑白人士都要有交际。

  也正因为如此,城羽才得以在空闲的时候和暴狼碰面。两人坐在酒吧的一角,没有来往的人来打扰,震天的音乐也足以覆盖他们的声音,很适合谈话。

  “怎么样?黎家那边的证据都找足了吗?”城羽很忙,这次要不是暴狼说有重要的事情,他还真不打算出来。

  暴狼喝了口杯中的酒,回答:“放心吧,这事情基本差不多了,岛上的事情早就没了证据,对你们双方都已经够不成威胁。但他们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勾当多得去了,还怕找不出把柄吗。不过我今天找你来不是为了谈这个事情。”

  城羽挑眉,虽然知道不可能,但他倒是很希望暴狼今天是为了告诉他杨雨澄的下落。

  暴狼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城羽。

  城羽接过,在看清照片上那个人的时候手指微微颤动了一下。照片里是一个中年女人,面容憔悴,两眼无神,没有看镜头,只是呆坐在那里。

  那么多年了,本来早就已经想不起的容貌,此刻再见竟然完全没有丝毫疑惑。照片里的女人是他的妈妈。

  妈妈?多么遥远的一个称呼,自他十岁那年起就没有再见过,迄今都已经十多年了。记忆中的妈妈是个非常爱美的女人,每天都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才出门,但每次回来也常常都是酩酊大醉,又或者是跟一个男人勾肩搭背。就算年龄再小,城羽也知道自己的母亲在做什么。他永远不会忘记妈妈带男人回来之后都会锁上房门,随后门缝里传出的呻吟以及木制大床发出的吱呀声。那些声音如同魔咒一般钻进他的脑中,即便用尽全力捂上耳朵也阻挡不了。咬着牙,那时的城羽常常彻夜难眠。

  小的时候他不明白他们到底在房里干什么,当他明白了之后,那种恶心的感觉常常在胸口泛滥,所以他不去想,彻底把妈妈的样子遗忘在内心的角落。

  是了,这就是城羽对自己妈妈的印象,除此之外别无其它。

  “去看看她吧,后面有地址。”暴狼指了指照片。

  城羽翻过照片,上面潦草地写了一串字,一个地址。然而醒目的是第一行:市强制隔离戒毒所。

  那行字像是一把刀深深刺进了城羽的胸口,还搅了那么几下。其实也不那么意外不是吗?那样的一个妈妈会去吸毒又有什么可惊讶的?

  但是……

  城羽又翻过照片,手指轻轻抚过照片中那个消瘦的容颜,即便已经被毒品折磨得如此不堪,他妈妈却还是有着漂亮的五官。

  最后深深看了照片上的人一眼,城羽顺手拿起一旁的打火机,毫不犹豫点燃了照片。速度太快,一旁的暴狼都来不及出手阻止,只能蹙眉和城羽一起看着照片在火光中慢慢变黄,又发黑,最后化成灰烬。城羽在火焰烧到手指之前把照片丢进了一旁的空杯子,盯着妈妈那张渐渐消失的脸。

  “她毕竟是你妈妈,就算她再不称职,依然是生你下来的人。去看看她吧,总好过将来看不到了而后悔。”

  城羽面无表情,暴狼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听进刚刚那些话。城羽小时候的事情他很清楚,也知道他妈妈是什么样的人,但他知道,很多事情或许在见过一面之后,那些曾经的心结都会消失无踪。

  自从知道了妈妈的消息之后城羽做事始终有些心不在焉,脑海中那张辉之不去的容颜啃噬着他的内心。但是去见了又怎么样?能得到什么答案?还是认可?难道他还指望那个抛弃自己的妈妈会对自己说一句对不起?

  有些浑浑噩噩地过了近一周,突然收到一条暴狼发来的短信,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就是那家戒毒所的地址。

  看着那地址好半晌,最后还是起身下楼。

  “老刘,跟我去一个地方。”程老爷子不在,自是没有人会问东问西或者阻拦。

  老刘闻言立刻安排了车辆,在城羽的指示下最后停在了戒毒所的大门前。下了车,城羽环视这个位处市郊,和监狱没有太大区别的地方,不禁想起来小时候住过的福利院,都是同一种格调。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