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2. 受伤的男人

June 10, 2017

 

  一顿饭吃得相当无趣,城羽随便吃了两口便放下碗筷,起身就要离开。
  程老爷子“啪”地放下手上的筷子,城羽闻声定住,知道自己如果真要坚持离桌那可能下一秒他就得被一群保镖押回房间关起来了。
  “难得回来,我出去走走。”
  对城羽驻足解释并未满意,但程老爷子明白这是他的退让,没有继续发怒,拿起筷子继续吃饭。“又要去找以前那些人吗?”
  城羽没回答,老头子向来不喜欢和对自己事业无用的人打交道,而暴狼那群未成气候的嫩头小子当然也不会被他放在眼里。
  “要出去可以,老刘跟着,再带两个人。”
  这下城羽倒惊讶了,完全没想到老头子竟然这么爽快毫不阻挠,带着狐疑转身。程老爷子没再说话,吃完碗中的饭菜后便起身离开了,一旁的女佣连忙上前收拾。
  “孙少爷,车子准备好了,不知道孙少爷想去哪里?”老刘在一旁候命。
  城羽耸耸肩,回答:“码头。”
  他已经很久没有骑过放置在这里的摩托车了,如果提出要带摩托车去岛上老头子一定不同意的吧。拿着钥匙打开仓库的铁门,两部车都有被罩子盖好,看来暴狼有细心保养。
  城羽不打算找暴狼一起飙车,他只想一个人放松一下。
  推了摩托车出来,老刘恭敬地提醒说:“孙少爷,老爷不喜欢孙少爷玩这个,很危险。”
  危险?他是怕程家唯一的香火就这么没了吧?城羽没有搭理,径自跨上摩托,戴上安全帽。没有老爷子在场命令,谁都没有出手阻止,大家对这个孙少爷还是忌惮的,只是默默开车尾随在后。
  晚上路上车辆稀少,没有障碍也没有顾忌,城羽不停加速,追逐着抛开一切的感觉。但不知怎么的,速度越快,他却越无法静下心来,总有那么一张脸在自己眼前晃。
  那个笨村姑!
  刚到岛上的时候他其实是有些无奈的,每天看着海对面的城市,有一种自己插翅难飞的感觉。他不想去上什么狗屁破学校,又不是真的去学习,形式上的东西有什么好装的。但才过没多少天,那个鸡婆村姑就隆重登场了,还站在他一贯站着的地方!那时候他完全没兴趣知道她是谁,可她却知道自己的名字。
  正常,那种小岛上有点什么消息传播得自然快,懒得搭理。谁知道这姑娘还倔强得很,天天来纠缠,最可笑的是抢了他手上的烟竟然还一副自己把自己吓一跳的样子,然后还死撑说什么“作为朋友的善意提醒”。好吧既然她纠缠不休那他避开一点行不行,那个大堤就让给她了。但她竟然找上门来,还送了根棒棒糖!正当自己拿着那根糖诧异又无奈的时候,老刘提醒他那天是他的生日。
  是啊,他都忘记自己什么时候生日了,从小到大从来没过过生日,到了程家也只是每年这个时候老刘会让人准备蛋糕什么的。
  巧合?好吧,这算得上是这辈子他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了。
  不过之后那些天那个村姑没再出现了,他正好奇为什么,又有点小失望的时候碰巧在买烟的时候看到了她。那一次他还真被震惊了一下,这小鸡婆骂着骂着突然就哭了,还哭得很夸张的那种。真好奇她那个笨脑瓜里到底在想什么,于是第二天他也去上学了,成了她的同桌。
  真是没想到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奇怪的色盲症,城羽也似乎明白为什么那天她会哭了,她是在说自己吧。
  之后的每一天他都觉得欺负那个小村姑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情,他知道她会不甘心,又不敢反抗,任劳任怨帮他写作业,而且还时不时想教育他一番,虽然都没成功。哎,真想快点回去岛上看看她被捉弄的表情。
  在公路上飙了一圈,城羽回到仓库把车子停好,刚准备离开,一旁来了两个人,行色匆匆。
  走近了城羽才看清来人,是以前一起玩的几个伙伴,现在也是暴狼的手下。
  “城羽!你回来了!”
  城羽点头,随意回了句:“好久不见。”
  “老大他出事了!刚有人说好像看到你在这里,我们就赶来了。”
  “暴狼?出事?”城羽蹙眉,有点不能想象那样的暴狼也会出事。
  那两人互看一眼,又看了看城羽身边跟着的三个人,犹豫不决。城羽明白他们的顾忌,但他知道老刘不会让他单独跟他们走的。
  “没事,你说吧。”
  其中一个想了一下,才说:“就是老大得知你出事了,被你爷爷关到岛上,所以想去救你出来,没想到程家的人早有安排,打起来的时候老大受伤了。”说完还不忘再看一眼旁边的老刘他们,好像打伤暴狼的就是他们一样。
  城羽也转头看老刘,眼神是询问。老刘连忙回答:“孙少爷,这件事情我并不清楚。如果孙少爷担心您朋友的安危,我们可以去看看。”
  城羽没有追问老刘说的是真是假,对那两个儿时玩伴说:“走吧,带我去看看。”
  暴狼被安排住在一家小医院,病房里外都有他们自己人看着,搞得小医院里的护士医生都不敢随便靠近,跟别说其他闲杂人等了。城羽进去的时候几个没见过的人还差点和自己带去的保镖打起来。
  “都是他们程家人干的好事,如今竟然敢送上门来!”年轻的混混通常都血气方刚,阻止他们的是坐在病床上的暴狼。
  其实暴狼的伤势并不那么重,都是些皮外伤,唯一住院的理由是后脑被敲击过,怕有什么后遗症才被兄弟们强迫留院观察。
  “我以为你出事了,没事就好。”暴狼在看到城羽出现的时候心情很好,他并不在乎自己受的那么点小伤。 
  “出事的人是你吧?躺在病床上还有空关心别人。”城羽对有人为自己奋不顾身,拼死相救的事情并不习惯,但心中还是感激的,幸好暴狼没出什么意外。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