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城羽26. 失约的补偿


  一出会议室助理便递上电话,城羽拿起放到耳边“喂”了声。   “孙少爷!”司机男像是盼到了救星,“黎小姐要跟您说话,您稍等。”说完迫不及待就把电话转手给了黎瑞兮。   “你终于忙里偷闲肯接电话了吗?你为什么不自己来接我!”黎瑞兮拿起电话劈头盖脑就是凶巴巴的指责,完全把昨天妈妈教她的温柔抛诸脑后。   城羽没有立刻回答,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后才说:“我要开会,你让小唐送你去吃饭的地方吧,我订了位置,我们等一下见。”小唐就是那个充当司机的可怜男。   不等黎瑞兮反应,城羽就挂了电话。其实他今天完全可以不去,就连程老爷子也说过不用花太多心思去应付黎家的人。但城羽想去,他想和这个外貌酷似陈小雅的女孩聊聊,说不定她知道很多当年的事情。他可不是程老爷子那么安于现状,他想要获得更大的成就的话首先就要摆脱黎家的纠缠,所以他必须要抓到足够的把柄让黎家知难而退,自动消失。   被挂电话的黎瑞兮内心依然不平,但城羽都已经说订了吃饭的地方,自己若再无理取闹下去怕是连饭也没得吃了。没办法,只能气呼呼上了小唐的车。   城羽订的是一家法式餐厅,没什么新意,但很适合请没交情的女性,社交法则之一。   在餐桌前坐了差不多有十分钟,便看到那个打扮得相当性感的黎大小姐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向自己走来。大小姐的脸上没有笑容,应该还在生气。来到桌前的时候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城羽的对面,随即又是一阵香甜的味道充斥了四周。   城羽摸了摸受到荼毒的鼻子,似笑非笑地说:“黎小姐想吃什么?这里的焗蜗牛和鹅肝酱都很道地,要尝尝吗?”对于黎瑞兮生气的事情是只字不提。   “哼,你以为请我吃顿饭就算了吗?我才不稀罕。”他的态度让黎瑞兮心里更不爽快,但也不想在这么高级的餐厅里泼妇骂街。   “怎么会,吃饭只是序曲,黎小姐不是还想买衣服吗?”   城羽突然这么诚恳反倒让黎瑞兮有些没法拆招,琢磨着该说什么的时候城羽便自作主张帮两人点好了菜和酒,酒菜一上来自然也就没什么机会能让她继续发火。   吃了几口,城羽首先打破沉默:“黎小姐对这里的菜式还满意吗?”   “还可以。”黎瑞兮想说得很不屑的,但可能是城羽态度很好,让她气焰也高不起来“喜欢就好。等一下想去哪一家买衣服呢?”   “这条名品街这么长,从头逛到尾自然能看到喜欢的。”哼!她才不会让他随便打发了。   “没问题,重点是要黎小姐你挑到满意的。”城羽看起来耐心十足,脸上始终维持着绅士的笑容。   他这样的态度搞得黎瑞兮很不自在,突然昨天妈妈叮嘱的女人要温柔什么的教导就统统钻进了脑袋里,让她一时不知该怎么软化自己的形象。   拿起红酒杯抿了口酒来掩饰无措,随后装得若无其事地说:“你叫我瑞兮就可以了,老叫黎小姐什么的太别扭了,我可不想叫你程少爷。”   城羽听了笑着点点头,却没有开口叫她的名字。   见他不反对,黎瑞兮又接着说:“那我也叫你程羽了哦。”   “都可以,叫着顺口就好。”从她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城羽反倒是愈发想念杨雨澄,想念她叫自己名字时那别扭的样子。   “我知道你以前不姓程。”沉默一会儿后黎瑞兮突然这么说。   城羽听了挑眉,想了一下后问:“哦?所以你是知道很多我以前的事情吗?”呵,刚还在想着怎么把话题带到陈小雅的事情上,没想到这个黎大小姐主动提起了。   “还可以,至少——”黎瑞兮有意拉长了语音,抬眼看了看城羽,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你出国前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   “哦?”城羽放下手上的餐具,靠坐进椅背里,满脸兴致地继续问,“很多事情我自己都不太了解始末,你都知道些什么呢?”   城羽的口气没有不悦,黎瑞兮自然也就大胆说了:“我知道你没有杀那个女的……”说完黎瑞兮觉得说得不够明白,又加了一句,“就是我妈另一个女儿。”她可不承认那种乡下人是自己的姐姐,更何况还不是一个爸爸。真不明白那么有气质的妈妈以前怎么会看上那样的男人,还生了个女儿,幸好他们现在都死了,和黎家无关了。   “你说陈小雅啊?你怎么知道不是我杀的,根本就没证据吧当时。”对于在这样的公众场合谈论自己是否杀过人,城羽一点都不介意,而且他们座位在最角落,周围的桌子都空的,就连服务生也在很远的地方招呼其他客人。   黎瑞兮耸耸肩,一边吃一边回答:“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证据吧?她有病的,自杀什么的才比较现实吧?你看看她爸爸就知道,她爸不也是那么死了。”   “所以她爸爸也是自杀咯?”终于问到重点上了,城羽继续诱导着话题的走向。   黎瑞兮闻言抬头,没有回答,只是笑得过分暧昧。城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有些话大家心里明白就好,不需要摆到台面上来讲。相信老头子对陈小雅爸爸的事情也是一清二楚,两家人各有默契,这也就是为什么黎瑞兮先入为主地认定城羽其实是知道事情真相的。   真相是什么?那么明显,又何必追问。现在的重点是证据和线索,只是一次问太多并不明智,将来自然有机会让这位大小姐主动为他解惑。   “时间不早了,如果没有再想点的东西那我们就去买衣服吧。”自始至终,城羽都在避免叫她的名字。   黎瑞兮点点头,拿起餐巾摁了摁唇,红色的唇膏留在了米白色的餐巾上。“我去一下化妆间。”   城羽微笑做了个请的手势,待她离开后脸上的笑容也随即消失,招来了服务生结了帐。

#雨城

Related Posts

See All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