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27. 突来的死讯

June 11, 2017

 

  出了餐厅后城羽如约带着这位小姐从名品街的第一家店开始逛,黎大小姐试衣服他就在外面等,出来给他看他就夸,喜欢了他就付账,扮演着一个非常出众的绅士外加钱包的角色。
  “给我换那双铜色的看看。”黎瑞兮在小香专卖店里试了几件衣服后又试起了鞋子。
  城羽看着地上放着的十来双各种颜色款式的高跟鞋,暗自嘲讽地撇了撇嘴角。女人穿高跟鞋会更有自信,但一个跋扈的女人穿了只会显得过分尖锐罢了。
  就在他默想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来的人是暴狼。一般暴狼是不会在城羽工作的时间打电话来的,联络都是在晚上,除非有急事。现在不过三点不到,照平时他现在应该在公司。
  难道暴狼找到杨雨澄了?
  “什么事?”一边接起一边往离店员和黎瑞兮最远的角落走去。
  暴狼叹了口气,没有立即回答,反问说:“你现在忙不忙?”
  城羽转头看了看还在试鞋的黎瑞兮,回答:“不忙。怎么了?”
  “要是抽得出空你就来第一中心医院看看吧,你妈妈她……”暴狼没有说下去。
  城羽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一种他不理解的感觉吧胸口填得满满的。他不想追问,但嘴巴却不受控制:“她怎么了?”出口的声音哑得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她……她去世了……”暴狼的声音也很黯然。
  握着手机的手指关节已经泛白,胸口那不知名感觉让城羽窒息,感觉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紧缩。
  死了?他妈妈死了?那个小时后抛弃他,长大后又不认得他的妈妈死了?
  城羽的沉默让暴狼有些心急,烦躁地说:“总之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来一下。”
  垂下了拿手机的的手,没有说再见便直接按掉了挂断键。离上次去看他妈妈已经很久了,就在他以为自己快要忘记的那个人的时候,他却突然要面对妈妈的死亡?
  站在玻璃橱窗前看着外面人来人往,城羽却觉得自己好像是不存在于这喧嚣繁华中一样。不是第一次经历周围的人死亡了,上次是他认识却不相熟陈小雅,如今是他的血亲,自己的母亲。到底差别在哪里?
  想了很久,城羽转过身到依然在一堆鞋子中犹豫的黎瑞兮身后,调整了情绪和表情。“我公司打电话来,有急事要处理,我要先走了。我会让小唐送你回去,他现在在刚刚餐厅那里的地下车库休息,很快就能到。”说着又转头看一旁的店员说,“刚刚这位小姐试过的,还有其它喜欢的等一下都包起来,先结帐。”说着拿出信用卡交给店员。
  女店员一看立刻接过,屁颠屁颠跑去收银台,一整个月的回扣一天就都来了。
  黎瑞兮被他一气呵成的安排给愣住了,最后在那个女店员刷了卡让城羽签名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地上那些五颜六色的高跟鞋早不被她看在眼里,双手叉腰,质问说:“程羽,你这是什么意思!”
  城羽签了名后抬头朝黎瑞兮笑了笑,回答说:“抱歉,公司有急事不得不回去,下次有机会再陪你逛没逛完的那几家吧。”说着把纸笔还给了女店员,“我先走了,你就在这里等小唐吧,晚点再跟你联络。”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小香专卖店,对黎大小姐瞪眼生气的表情视而不见。
  “程羽!”黎瑞兮简直不敢相信她竟然再一次被程羽这么丢下了,而且连发火的机会都不给她!
  “小姐不要生气了,男人嘛,事业为重。你看看你男朋友多好,临走还不忘帮你结帐,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女店员一边帮她包那些衣服鞋子,一边羡慕顺便讨好。
  不知道是女店员说话好听,还是“男朋友”那三个字让黎瑞兮消了一半的气,哼了一声说:“程家的少爷能在乎这点钱吗?”
  城羽离开后直接开车去了医院,暴狼和手下都在,还有戒毒所的那个所长,竟然还认得他,一看他来了脸色都青了,不敢乱说话。所长还是不知道城羽是谁,但暴狼手下的人他可知道得一清二楚,和暴狼有关的人自然怠慢不得。
  暴狼见城羽来了,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怎么死的?”城羽的脸上看不出悲伤或者焦急,就连问出来的问题都冷淡得可以。
  “所里的人说她耐不住毒瘾,连撞了好几次墙,发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还没到医院就不在了。”暴狼实话实说,送进医院的时候甚至连抢救都没有,直接送进了停尸间。
  城羽吸了口气,料想中的死因不是吗?难道他还期望她的死会和自己有关吗?
  “带我去看看。”城羽的声音很低,垂下的眼睑彻底暗淡了眼神。
  暴狼点点头,让一个医护人员陪同去了医院的停尸间。尸体还没有冷冻,整个人被白布盖着躺在一张推床上,像是一个即将被实验的标本。停尸间的温度很低,城羽突然觉得很冷,那种刺进骨髓中的寒冷让他突然发现之前压抑在胸口的莫名感觉消失了,只剩下空荡荡的感觉,那寒冷的感觉似乎都能在胸口空掉的那块地方卷起寒风,几乎能将他的血脉冻结成冰。
  “要看吗?”暴狼问,虽然这个问题显得有些多此一举。
  城羽点点头,没有假手于人,径自走到尸体边,伸出一手握住了位于脸部的白布的边缘,犹豫了一下,才缓缓往下拉开。逐渐呈现在他眼前的是那张瘦得几乎能看出颅骨轮廓的脸,铁青铁青,没有丝毫血色。紧闭的双目依然深陷,犯黑的眼圈此刻显得特别明显。额头上的血迹被清理过了,没有生命的身体不再有流动的血液,所以只剩下皮开肉绽的伤口让人不忍直视。
  这个人就是他妈妈吗?就是前全日子还抓着他破口大骂的人吗?这张脸让他陌生。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