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3. 男人的志气

June 10, 2017

 

  暴狼笑了笑,没打算继续抬杠,对其他兄弟说:“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有话跟城羽说。”
  城羽也顺道让老刘他们去门外等候,虽然他不知道暴狼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单独谈。
  待病房门确实被关上后暴狼才开口:“我听说上次的事情了,就是你去岛上之前的事情。”
  城羽知道他说的是自己被追杀的事情,没有接口,等暴狼继续说。
  “那帮人不是我们这里的,都是邻市过来的,专门拿人钱帮人做这种事情。花钱找他们来的是你那个异母姐姐。”
  城羽点点头:“事发那天他们就说了,我也猜到了。”
  “你从家里逃出来怎么不来找我?如果有我们的人跟着你就不会出那种事,现在也不用被你爷爷关在那个破岛上。”暴狼这句话里是有不悦的,控诉城羽在遇到事情的时候不来投靠自己。
  “我上次就说了,你现在没必要跟程家为敌,我也不可能跑去给你添麻烦。而且现在事实也证明现在的你斗不过程家,你不要再为我冒险了,我在岛上至少是安全的,过段时间我自己会想办法逃出来。”城羽想说得更有人情味一点,至少该有被人重视的感激,但不知道为什么,说出口的话却有些伤人。
  暴狼抿着嘴,没有反驳。确实他现在是没有能力把城羽从程家解救出来,但他不会就此妥协。如果是因为自己能力不足,那他必定会增强实力,强到让程家也必须忌惮。
  “程家这么复杂,个个如狼似虎,你打算怎么做?”别开头,暴狼把话题带回程家上。
  “我还不知道,事情太突然,老头子第二天就把我送去岛上了。再看看吧,反正我也不急着离开。”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可能连城羽自己都没发现脸上浅浅的笑意,语气都变得温柔,但盯着他的暴狼是看了个一清二楚,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城羽有这样的表情。
  “岛上有什么新鲜事吗?看起来心情不错啊。”
  城羽没想到会被这么问,尴尬了一下,回答:“没什么,都是些呆头呆脑的人。”
  暴狼没有再追问,心中却有着不一样的想法。
  “你休息吧,我也要回去了,老头子的人还在,我在这里呆久了对你不好,而且你那些兄弟好像也不太看得惯我带来的人。”城羽拍了拍暴狼的肩膀,打算离开。
  “在我扩大势力之前你就在岛上好好呆着吧,有程家保护总比在外面被人追杀来得好。”
  城羽笑了笑,没有回答,挥挥手离开了病房。带着老刘他们离开后他没有再说一句话,心中默默回想之前老头子知道自己要出来时的反应。呵,这个老家伙不阻止就是为了让他知道暴狼出事的事情吧,让他明白就算现在逃跑去投靠暴狼也无济于事,没有人可以斗得过程家是吗?
  真是个阴险的家族,因为有这样的老头子,难怪儿媳和孙女也都是不择手段的狠角色。
  因为暴狼的伤势城羽没有立刻回岛上,连着去看了他两三天,顺便打听他在岛上这些天城里所发生的事情。老头子那里城羽对于暴狼受伤的事情只字不提,他知道老头子就是等着看他妥协,继而安分。装作若无其事是他最有效的反抗方式,每天两个人一同用餐的时候几乎没有交谈,各怀鬼胎。
  城羽的变化暴狼那边的人个个都看出来,探病的时候他们忍不住开他玩笑。
  “喂,我说城羽,你现在好像变了嘛?”
  城羽挑眉,不知道他们想说什么。
  “变得会笑了啊,而且还学会开玩笑了,不容易。你这被关岛上去了怎么反倒关出好心情来了!该不会是在岛上遇到什么女人然后恋爱了吧?”
  这一假设立刻得到其他几个人的附和,而城羽则皱了眉头,可脸上却明显没有不悦。旁边的人立刻起哄:“看吧!果然是有女人了!”
  整个病房都乐呵呵的,连城羽也只是笑笑摇头,没有否认,唯独暴狼一声不吭坐在一旁,完全没有喜悦的神色。
  “女人?”他冷哼一声,“要做大事的男人要是喜欢上一个女人,那他的野心志气全都可以抛弃了,还怎么做大事?”
  一屋子的人顿时都住嘴了,连城羽也很意外暴狼怎么会说这些话。他们都还年轻,什么喜不喜欢爱不爱的问题根本没考虑过,纯粹就是胡闹。而现在暴狼却把问题引申得这么深入。
  喜欢?爱?城羽迷茫了。他懂什么叫爱吗?不要说去爱了,他甚至连被爱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值得他去爱的人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想到了小村姑,那个心地善良的鸡婆,可能这世上只有她会如此不计代价来纠缠自己,纠正自己的恶习吧?
  虽然城羽在程家始终保持低调,但老头子终究不希望城羽和暴狼他们走得太近,适当的威吓起到作用就好。
  “你明天就和老刘一起回岛上。”一边吃饭,程老爷子一边宣布,没有商量的意思,完全就是个命令。
  其实城羽也算是在等老头子遣他回岛上,如果自己表现得太想回去那个像牢笼一样的地方难免让人起疑。
  呵呵,离开这几天,他发现他真的很想回去,去看看那个小村姑,想看到她戴着他送的东西。喜欢吗?这要是就算喜欢的话那也太简单了,在他看来,喜欢和爱这种感情应该是更深入内心,可以让人为之生死的感情。他……还没有吧?
  只不过当他终于得以回到岛上的时候,那里竟然发生了如此不堪且恶劣的事情。当他的船靠近码头的时候他很意外杨雨澄竟然就在他家旁边,但她却跑了!她转身前的那一脸痛苦和恐惧让城羽触目惊心。他很想追上去,无奈等船靠上码头的时候那个小村姑已然不知去向。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明白为什么杨雨澄要用那种眼神看自己。明明是上课的时间她却逃学,直觉告诉城羽,一定是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情。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