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31. 订婚的消息

June 11, 2017

 

  城羽了然地点了点头,对于今天的游岛行很是满意。
  “算了,过去就过去了,不提了。我带你在海边走走吧。”城羽还没傻到用完即弃让人产生怀疑,做戏自然要做到十分足。
  两人在海边走了会儿,城羽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提议送她回去,还很体贴地说是不想她穿高跟鞋走多了累。
  黎瑞兮心情大好,有种成功套住白马的成就感,自然乐滋滋让城羽送她回家。
  城羽看着黎大小姐进屋后便拿出手机给暴狼发了条短信,让他去查黎家两老的老家。发完后城羽不禁扯出一抹笑容,他真没想到事情会进展得这么顺利,本来还以为会要和那个大小姐纠缠个几次才能有成果呢。只要能摆脱黎家的威胁,那他的野心和计划就能踏出成功的第一步。
  回到家的时候还没到吃晚饭的时间,程老爷子在书房看文件,城羽不想去打招呼,刚要上楼却被老爷子叫住,只能踱步走进书房里。
  “画展不错是吗?看不出来你对画也有兴趣,还买了几幅。”程老爷子很好奇为什么城羽会挑那么几幅没名没气的画。
  城羽耸肩,说:“去出席不就是要砸点钱吗?我没心思跟那群人去玩什么拍卖,最先看到的买回来就是了。”
  这样的解释无懈可击,程老爷子也不好挑剔什么,换了个话题。“管理那个画廊的好像就是以前让你查的裴劭宏吧?真是可惜啊,那么一个人才,要是能进我们公司就如虎添翼了。”
  “他有他的人生,经营画廊一样有声有色。”奇怪,今天老头子怎么话这么多,还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城羽很仔细观察程老爷子的表情,揣摩他的心思。
  “真正出色的人是不会降低挑战的难度的,你和他不同,最好你不要有他那种心思。”程老爷子这是警告。
  “没事的话我就上去了。”城羽懒得听他说教。
  “过两天有个记者招待会,正式宣布你们的婚事。”程老爷子的口气很随意,就像通知吃饭一样。
  城羽皱眉,这么快?不过也无所谓,这些事情都不值得他去花精神反抗,早晚他都会实权在握。
  第二天一早城羽让人去画廊把那组《雨城》拿回家,打开包装纸后细细观察画上的每一落笔,期望能在画中看出杨雨澄的影子。无奈除了每幅画的右下角有潦草的“景雨”二字签名以及完成日期,没有任何其它线索。
  皱眉想了想,城羽打开电脑,上网查找了那个笔名,找到的不过是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唯一一条看似有用的新闻也只是在画展的新闻下稍稍提了提而已。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小画家吗?如果去问裴劭宏,他能不能提供什么答案呢?
  想了又想,城羽还是决定让暴狼去处理这件事情,现在他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找到杨雨澄的可能性。给暴狼发了短信后城羽拿起刚刚老刘给他送来的记者会演讲稿,老头子交待他必须背下上面的内容以便到时正确回答记者的提问。
  这次的记者会可以算得上是程家第一次公开对外公布城羽的存在,消息一出立刻在商政界引起不小的波澜,自然记者会当天也就聚集了大批记者,不单是商业版和政治版,就连娱乐八卦版也都跑来凑热闹。
  其实所有记者的提问都是经过过滤的,而城羽的演说稿也早就有人撰写好,到时候依次照背就行。至于黎瑞兮就更不需要准备什么了,这次的话题主要是在首次曝光的城羽身上。
  这几年人在哪里?赴美留学。
  为什么从露过面?为保护他的安全。
  和黎小姐什么时候认识的?留学期间。
  基本都是此类的八卦问题,答案也都是些胡编乱造的谎言。偶尔几个比较尖锐的商业政治利益上的问题都在演说稿内,城羽一样对答如流。
  说实话这样的记者会都是做给不知情的人看的,没有半点实际意义。穿着正装的两人在场镜头前是人人称慕的幸福情侣,实际上不过是貌合神离的政治牺牲品罢了。
  城羽一直在想,杨雨澄会不会正好看到新闻呢?看到了她会怎么想?会在意吗?会来找他吗?说不定这么一曝光会是找到她的捷径。
  “婚期会是什么时候呢?”一个女性记者满是羡慕地问。
  “会先订婚,就在近期。”黎瑞兮抢先回答,脸上的笑容掩饰不住她的得意。
  其实订婚宴已经安排好了,黎太太还特地让人查了黄道吉日,定在了下个月中。订婚宴邀请的客人个个都是有头有脸的名人,涵盖了商政娱乐以及艺术圈的各类人士。
  记者会之后城羽和黎大小姐就没什么功夫管别的事情了,光是试穿礼服就占了他们日常生活的一半时间。当然,相对麻烦的永远是女人这边,从头发到妆都是试了又试,更不要说首饰鞋子,以及最重要的礼服了。
  城羽坐在婚纱店的接待区,喝着店员送来的咖啡。陪未婚妻试婚纱是他应尽的义务,只不过他现在已经没了等候的心思。
  就在刚刚他收到了一条暴狼发来的短消息。
  找到杨雨澄了。
  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让城羽内心一瞬间就掀起了万丈波涛,店员和黎瑞兮在一旁的说话声也像是被消音了一半,只剩下心跳敲击着他的耳膜。
  找到了!真的找到了!
  放下手中的咖啡,起身就往门外走,边走边给暴狼打电话。
  “人在哪里?”一接通,城羽没有半点寒暄,直奔主题。
  暴狼吸了口气说:“现在不知道。”
  “那你又说找到了!”难得城羽说话会这么激动这么大声,就好像飞上了天又被一巴掌拍下来那样的感觉。
  “她昨天晚上上岛了,但就留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不见人了。没人看到,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离开的。”
  城羽皱着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你有那么多人看着竟然可以让那么一个女孩子来去自如?”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