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城羽43. 最后的遗嘱


  “她是谁!为什么程羽会让她上去,我看她也不可能是公司的人吧?”黎家大小姐的声音刺耳得很,就差没跳起来证明她现在真的很生气。   真正靠近她们的时候城羽也估摸出了吵闹的原因,因为他瞥见了程沛琪手上的黑色磁卡,应该是老刘给杨雨澄的那张。   “这不是你需要关心的问题。”感觉自己的怒火已经达到爆发的边缘,那三个人对杨雨澄恶劣的态度显然是对他底线的最大挑战。   不过那三个人似乎并不自知,特别是程家大小姐,城羽的姐姐,竟然不顾一切当众抖他的身世,为了张磁卡连形象都抛诸脑后了。   “程羽,你别以为你入了程家的姓你就是程家的人了!说到头你不过就是爷爷从外面捡回来的野种!你以为爷爷打心底里承认你吗?要不是因为爸爸出了意外,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进程家!你这辈子都姓薛!”   真是可笑又可怜的女人,想必是见不着程老爷子就只能来这里撒泼了。刚想草草打发她们,岂料那个仪表端庄的程夫人也终于按耐不住了,还该死的竟然敢拿杨雨澄威胁他!这一辈子让老头子耍过这个伎俩已经是他最大的失败了,他还会让这对敌不上老头子万分之一的母女伤害杨雨澄吗?   既然她们这么嚣张,那不要怪他绝情绝义,这一辈子她们都休想插手程家的任何事情。   不过城羽怎么也没想到,刚打发走她们,就接到了老刘来的电话,老头子不行了,让他去见最后一面。当时他想都没想,就带着杨雨澄一起去了。病房外有先到一步的那两母女,程沛琪哭天喊地要见爷爷最后一面,但城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老头子老早就下了命令不准那两母女进他的病房,很是匪夷所思,城羽只能理解为是老头子守旧。   当看到老人奄奄一息躺在床上,随时都会离开人世的时候,城羽真的很想知道他老谋深算了一辈子,如今得到的是什么?连来送终的人都没有一个是真心诚意的。因为这样,城羽孩子气地想要激怒他,让他死不瞑目,让他看清杨雨澄的脸,让他知道没有人会继续活在他安排好的人生里。   老人在死前流下了一滴眼泪,是他后悔了吗?后悔让他做了程家的继承人,死前都不知道程家会变成什么样子。其实城羽不是没想过毁掉程家,甚至一度想要付诸行动,但他明白自己这种自私的报复行为连累的会是成千上百的无辜人。   等来人真的死了,城羽才发现,和自己关系最密切的那些人都在二十几年内一个个离开人世,他应该觉得悲哀吗?可他的心里竟毫无波澜,他们的死,对他来说成了一种解脱。   依照老人的遗愿,葬礼是相对简单的西式土葬。不选择火葬城羽能理解是老人的守旧观念,但守旧的他竟然放弃那些中式吊丧的繁缛礼节,不设灵堂,没有守夜,去世之后即刻择日下葬,墓地早就已经选购好了。结果就连老头子死了,城羽依然对他的行为处事不明所以,留下的那些个为什么可能永远不会有人为他解答。   看着那口雕花的红木棺材被埋进土中,他的怨恨和不满也随着那口棺木永远尘封地底。那对母女丝毫不见悲伤的情绪,反而是精力全花在了和来吊丧的宾客熟络感情。不过都是些无用功,老头子打定了主意的事情是谁都改变不了的,因为来墓园之前张律师已经让程家的所有人集合并宣读了遗嘱,上面除了“程羽”这个名字外,谁都没提。那对母女自然是不甘心的,还在找机会推翻这个遗嘱,城羽知道,唯一能拿来做文章的应该只剩下他的身世了。   不过城羽并不放心,那天的警告依然记忆犹新,让他不得不警惕,于是安排人准备了一支手机,除了电话本身的定位系统,还特别另外装了更精确的追踪器。他把这支手机给了杨雨澄,并让她近期不要到公司找他。现在外面觊觎程家的不会只有那对母女,杨雨澄出现多了就会更危险。   程氏改朝换代对商政界来说是莫大的事情,人人都睁大着眼睛观望动向。作为新的掌权人,城羽若想做稳他的位置,除了安抚原来的合作伙伴,也要伺机拉拢新的生意合伙人,所以一个有影响力的公开演说和一份可信的计划书都是他当下必须准备的。   好在黎家的事情已经坐了处理,想必现在那位黎副省只能祈祷他那些致命的罪证不会被城羽抖出来,哪里还敢出来跟他过不去。所以城羽有了相当的时间准备演讲稿,程氏的王位他坐定了。   就在他准备演讲稿的时候来了位不速之客,还带来了一份让他意外的东西。   “程先生,受已故的老先生所托,让我在适当的时候给您送这个来。”张律师没有浪费时间,直接道明来意,拿出补充的遗嘱放在桌上,“这是程老先生后来作的遗嘱补充。”   城羽看着桌上的文件,猜测里面的内容。难道老头子搞什么花样,死后还想控制他吗?   “如果程先生不介意的话我就打开给您过目,然后解释一下。”在得到城羽的同意后张律师打开文件,逐字说明了遗嘱的内容。“之所以只交给程先生看,是想您自己决定是否公布。”   “你知道他为什么会附加这些吗?”纸上的那些文字让城羽太过意外,他不明白为什么老头子要强调程氏的所有权,并且不允许任何其他人得到一分一毫。   “有些事情由我说明本来并不合适,不过程老先生不在了,我就跟您说吧。您爷爷很早就已经知道当年追杀您的人是谁买通的,自那之后就多了这份补充遗嘱。也就是说,程老先生早在几年前就已经确定了您的继承权,一直到他临终前都没有改变过心意。”   原来遗嘱是很早就写下的吗?甚至在临终前都没想过要改掉?哪怕听到了公司的各种流言,以及城羽大规模的人事调动,还有提出退婚之后,程老爷子非但不收回前言,还坚持程家只能给他一个人?为什么?

#雨城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