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城羽45. 特殊的感情


  “放心,我会好好问问他们的。”暴狼边说边看向那个还躺在地上装死的胖子。   挂了电话,暴狼拉过幸存的一张还能坐的椅子坐下,环胸环视了一屋子被抓住的混混。躺在地上的那个暴狼知道,一直在码头那里跟他小打小闹,成不了气候还死不放弃,真不知道是哪里借来的雄心豹子胆,敢来做这样的事情。   手下向前踹了一脚胖子的大屁股,惹来他一声杀猪般的哀号。   “睡够了没,我们老大要问你话,你还不起来!”   胖子只能睁开小眼睛,乖乖从地上爬起来,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就又被踢了脚小腿,硬生生跪在了地上,扑通一下好大声。   “我说老杜啊,你爹妈给你起名杜越升可不是让你做这些没前途的事情的,还没学会偷钱就来学人绑架,你倒是跟我说说你这是演的哪一出?”暴狼不屑地看着地上的杜胖子,这样的人也指望能跟他平分天下?简直痴人说梦了。   杜胖子不出声,心想自己就算再怎么也是道上混的,怎么能随便就说出委托人的名字,那要他以后还怎么立足?   暴狼挑眉,俯下身,半玩笑地说:“老杜,你这全身上下也就一身的油膘还挺像样,不知道挨揍的时候是不是可以让你少疼点,但我知道揍你的话手感一定不错。”他话音刚落,旁边的两个手下就已经卷袖子准备上前了。   “别别别别别!”杜胖子连忙用两只肥手护住脑袋,“别……别打,我说,我说……”   暴狼满意地靠回椅背上:“说。”   “是……是程家小姐给我钱让我做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好汉不吃眼前亏,要保全自己的时候哪里还能顾及别人。   “别人给你钱你就做啊?你也不看看你绑的是什么人!”说完暴狼起身,拿出手机一边给城羽发消息一边往门外走,到门口的时候吩咐手下说,“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老规矩。”   再傻的人一听也知道是什么意思,这下杜胖子可着急了,冲着暴狼大喊:“我都老实交待了你们还要怎样!喂喂暴狼,我可是知道你的!你这么为程家那小子卖命不就是为你自己那点见不得人的兴趣!我没说错吧!”   暴狼立定在了门外,有些不耐烦地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后,一边吐烟一边朝远处的海边指了指,手下立刻明白了用意,转身进了屋子关上门。暴狼冷笑一声后便离开了破屋,对屋内传来的哀叫声视而不见。如果杜胖子不说那些话的话也就是挨一顿皮肉之苦,最多短个手脚或者几根肋骨,既然他那么不识趣,果然只有海底比较适合他。   城羽也给他回了消息,只有简单的“谢谢”二字,但对暴狼来说已经足够了。他和城羽之间的事情,别人有什么资格来插嘴?简直不知死活。   记者会进行得很顺利,城羽发表的对公司之后的发展方向和近期的生意状况的演说也得到了很高的评价,唯一引起骚动的是在记者会上宣布了程老爷子的补充遗嘱。虽然当时遭到了不少记者的质疑和追问,但在张律师出面解说证明后,这件事情也就成了定局,等于程家母女从此和程家脱离关系。除此之外还就和黎家解除婚约的事情予以说明,当然没有透露实情,而且城羽也顾及了女方的面子问题,只把责任归咎在了自己身上。   程家一连透露的大消息让新闻报社乐呵了好多天,天天都有相关的追踪报道,但自始至终没有任何杨雨澄的消息被人挖出来。   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城羽约了暴狼一起喝酒,老地方,码头边。   “公司的事情怎么样?都还顺手吗?”暴狼开了罐啤酒给城羽,随口问着。   城羽接过喝了一口后回答:“还可以,目前一切正常,几个跨过生意进展也挺顺利。不过——”城羽浅笑着对暴狼说,“能有这样的结果也都多亏了你的帮忙,一直没机会郑重谢谢你。”   “你跟我用得着这么客套吗?”暴狼斜了他一样,“话说回来,程家那对母女听说过得不怎么样啊,很多上流聚会都把她们排除在外了。现在的人也是真势利,一知道她们和程家没有关系了就落井下石,听说搞得连你那个姐夫也很窘迫啊。”   “我给过她们机会了,这样的结果不过是咎由自取,没什么值得同情的。”城羽听说当年程沛琪自认家里有钱,看不上那些个公子哥儿,坚持追求真爱嫁了个音乐家。本来这桩婚事也不错,那个音乐家也因为有了程家做背景也算是有所小成。如今那个因为那两母女的关系,搞得那个音乐家也四处碰壁,三人面临里前所未有的窘境。不过城羽不会去同情他们帮助他们的,不对他们追究刑事责任已经是他最大的宽容了。   暴狼点点头,轻轻地说:“也是。还有那个黎副省,没了你们程家这么有力的合作人,最近跟别的老板来往很密啊。”   城羽听了耸肩,不以为意。“他要搞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我没兴趣,只要他别再把那只脏手伸到我面前来,我不会拿他怎么样的。不过还是要麻烦你暗中注意着他一点,这个人报复心很强,我想他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他要是有什么动静就连根拔了,永绝后患。”   “你没让我现在就拔了他还真是仁慈啊。”暴狼忍不住戏虐。   “那也是看在他女儿的份上,他们一家人再怎么让人讨厌,可我利用了黎瑞兮是事实。”   “其实要不是程家大小姐动了杨雨澄,你还是会顾念那么点姐弟血缘的吧?他们也不至于落魄成这样。”暴狼明白,城羽的内心是个善良但敏感的人,喜恶分明,他的冷酷必然是别人把他逼到了底线,而城羽的底线就是杨雨澄。正因为暴狼明白这一点,不管再怎么不喜欢杨雨澄的存在,他绝对不会去动她毫发,除非他和城羽连朋友也不想做了。   “血缘什么对我来说根本没意义,在我眼里,只要是不离不弃,互相关心尊重的就可以做亲人。”对城羽来说,有血缘关系的那些亲人根本给不了他这些。   “说了这么多别人的事情,那你自己呢?什么打算?”   城羽想了想,缓缓开口说:“我想住到岛上去,同时也会安排人,像老头子以前那样二十四小时保护那个岛。”   “怎么?你也要养金丝鸟了?藏她一辈子?”暴狼不认为城羽会做这种事情。   果然,城羽摇了摇头,回答:“我不会干涉她任何事情,她想去什么地方,做什么事,交什么朋友都是她的自由,我要做的就是在她要去的地方保证她的安全。她不用活在我的世界里,但她的世界里必须要有我。现在她想住在岛上,所以我就陪她住。平时她有自己的插画工作,每个礼拜也都会去那个卓大画家那里学习,她可以做任何她喜欢做的事情。”   城羽坚定的表情微微刺痛了暴狼,忍不住故意刺激城羽,问:“我还听说那个裴劭宏……”   “他就什么都不要想了!安分经营他的画廊。”暴狼话还没说完就被城羽立刻打断,还不耐烦地挥挥手,好像这一挥能把裴劭宏挥到月球上去。想了他就不爽,偏偏杨雨澄还很热情地叫他什么“劭宏哥”,滚一边凉快去!   暴狼是彻底被城羽这样的反应逗乐了,哈哈大笑。城羽知道自己被消遣了,倒也不生气,两人依然并肩坐着,享受难得的清闲。   “六年前我们也坐在这里讨论将来啊,那时候我们想象中的将来完全不是现在这样的。时间过得真快。”难得城羽感叹了一句。   “谁都不知道谁会在什么时候遇到什么人,自然就预测不了发生了什么事。”暴狼附和着。六年前他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城羽的感觉,只是想要把城羽留在身边,随时都能看到。

#雨城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