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9. 程家的危机

June 10, 2017

 

  “在你眼里除了你自己,程家,还有什么?我也不过就是个候选继承人。这世上对你来说只有两种人,有用的和没用的。”
  “怎么?你想否认吗?还是你觉得和对你没用的人来往比较有意义?是那个没混出多大出息的流l氓小子?还是岛上那个叫杨雨澄的小姑娘?”
  程老爷子的话让城羽胸中警铃大响,这个时候拿杨雨澄出来说事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这和你无关,我只和我想要交往的人接触。”
  “只要你一天还在我程家,那就由不得你想和谁交往!”
  城羽没有再继续这毫无意义的争吵,别开头,说:“随便你,没事的话我上去了。”说完完全不顾程老爷子铁青的脸色,径自打开书房的门离开了。
  城羽走远后程老爷子转向老刘,问:“那个叫陈小雅的,是不是他杀的?”
  老刘一惊,没想到老爷子会问这样的问题,赶忙回答:“怎么会呢,孙少爷他是年轻气盛了点,但他绝对不可能杀人,更不可能杀陈小雅。”
  “哦?那那个杨雨澄呢?又是怎么回事?”老爷子对城羽在岛上的事情了若指掌,但别人的内心世界却不是可以随意探究的。
  “这……我也不知道孙少爷怎么想的,不过孙少爷和雨澄小姐确实是好朋友的关系。”
  “好到要在彼此身上刺对方的名字了吗?”这个问题显然问得相当不屑。
  老刘一点也不意外老爷子连这样的事情都清楚,但自己也不好评论什么,只能搪塞:“这个事情我就不是太了解了,那天被孙少爷灌醉,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在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城里做了什么。但是雨澄小姐性格很好,我想应该会给孙少爷好的影响吧。”老刘对杨雨澄的印象并不坏,自然也不希望老爷子把她归纳到对城羽无益的那类人里。
  “他现在不需要什么别人的影响,他只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学好怎么经营家里的企业就可以了。”说完程老爷子起身往门外走,边走边吩咐,“我现在要去见一个重要的人,跟这次的命案关系密切。你记得要看好那个混帐小子,绝对不能让他出程家,现在这个情形他要是被警察带走,那可能就真的连一点筹码都没有了。”
  “老爷您说的是……?”
  程老爷子点点头:“他们家现在仕途正旺,不好得罪,否则将来以各个管制给我们施压,加上爆出命案这种丑闻,那对程氏的影响太大了。”
  “老爷何必亲自去呢?这样不是让他们更得意了吗?”老刘清楚对方是什么人,但再怎么说这种事情让下面的人去办就好,程家的掌权人亲自出面未免太有失身份。
  程老爷子叹了口气,摇头说:“这次情况不同,那个人绝非善类,老奸巨猾,我怕别人搞不定。这次的事情绝不能出任何纰漏,我必须亲自出马。”说着已经到了前门,门口已经准备好了车辆,程老爷子坐进去之后便命人转了出去,直直往小区外开。
  直到车子消失在视线内,城羽才从楼梯转角处下来走到老刘身后,问:“他去找谁?”
  老刘一怔,没想到城羽会出现,还听到他们之前的谈话。
  “老爷是去见客户了。”程老爷子并不想让叛逆的城羽知道太多,所以曾经交待过不要对城羽提。
  “我刚刚听到了,是和陈小雅有关的吧。”城羽定定看着老刘,“老刘,你也照顾我很多年了,你知道我的个性,告不告诉我你自己决定。”言下之意老刘如果今天不告诉他,那他势必会想尽一切方法去了解,届时会有什么后果谁都不知道。
  老刘叹气,很是无奈,作为一个管家,夹在老主人和小主人之间,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但他明白,如果今天不给城羽一个满意的答案,说不定等一下就要大闹天宫了,谁都不能预料城羽会做出什么事来。
  犹豫衡量再三,老刘才缓缓道:“我陪孙少爷去园子里走走吧?”很多事情不适合在满屋子的佣人面前说。
  城羽明白,点点头,率先走出屋子往花园去。老刘示意其他人不用跟,便尾随城羽而去。两人沿花园小路往小河那边走,一直到小河边的一个欧式小凉亭。两人站在亭子中,夏日炎炎,谁都不想这么晒在太阳底下。
  “陈小雅的事情到底调查得怎么样了?”既然周围没有别人,城羽也就开门见山地问了。
  “就像老爷给您看的那些,目前警方死抓着那些证据,坚决要把你带去侦讯。老爷肯定是不同意的,所以才禁止孙少爷您出门。”老刘如实说,但又不敢说得太详细了。
  “程家现在连这么点小事也搞不定了吗?可以让那些警察这么坚持?程家一向的手段不都是直接靠权靠钱解决疏通的吗?为什么这次会这么麻烦?”城羽不解,依那老头子的性子,怎么可能任由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孙少爷您说得那么直接,老头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啊。不过这次主要还是因为陈小雅的身世关系,孙少爷您也看到那个调查了,她妈妈现在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啊。”
  城羽听了皱眉,确实,按照刚刚老头子给他看的那叠调查资料上说,陈小雅的妈妈现在已经改嫁给一个政客,非常有权利。只是那个已经抛夫弃女的女人,怎么会又为了陈小雅出头?这样不是等于告诉全天下她是个怎样的人了吗?
  “所以老头子今天是去找他们家的人吗?”真是稀奇,这事情竟然需要老头子亲自出马,可想而知事情的严重性。不过相对的,城羽倒觉得挺愉快,老头子也有烦心的时候不是吗?不是每一件事情都会按照他的想法进展的。
  “老爷是去见黎太太的。”老刘坦白。
  “他们开条件了吧?”不用问也知道答案,这不是威胁敲诈一个有钱人的最好方法了吗?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