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24. 整装待发去围猎


  这柳妃还真不是一般的能说,三两句话就扭曲了事实,直接将那火点燃了。以前看电视剧,最烦的就是她这类角色,恨不能身临其境,一巴掌把坏女人们抽到西伯利亚去堆雪人。现在可好,当真遇上了却只能低着头任其嚼舌根,一点办法都没,终于能体会电视剧里那些主角们的悲哀了。   皇后的脸色也在她说完后沉了下来,但要比那个看起来就是持宠生娇的柳妃有涵养多了。   “皇上赐你白玉鹰自然是有皇上的道理,这玉鹰在我们北朝有如何的象征想必你也有所耳闻,我相信潘姑娘定能担得起这尊誉。”皇后又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年底的围猎你也随行了吧,女眷的骑射比赛里胜出的话,我想其他人也会对你坐拥白玉鹰心服口服了,姑娘觉得怎样?”   皇后抬眼看了看我,我晓得她这不是询问,是命令,我除了点头应承还能怎么着?所以她今天招我进宫不外乎两个目的,一是让我明白自己的处境,二是逼迫我参赛。这第一项我是老早就明白了,这第二项难道是要我在众人面前出丑,然后让皇帝收回赏赐我的白玉鹰吗?   带着这疑问,我拜退了皇后及柳妃,在宫女的指引下回到了后宫宫门口。素冉焦急地在马车旁兜着圈子,一见我出来便是如释重负,连忙过来搀扶。   我在看到她的时候也终于松了口气,安心了不少。   “一切都可还好?进去这么久,奴婢还真担心出了什么事。”一上马车,素冉才小声问我,“太子爷怎么没有同姑娘一道出来?”   “他有公事要办。我没事,不过可能接下来的日子就没那么轻松了。”我把自己必须参赛的事情告诉了素冉。   “姑娘这处境也真是难了,比赛落败获胜都不好,而且姑娘接触骑射时间不长,想要在比赛中取胜并不容易啊。”   我本来没把胜负看得太重,但这次不同,就算不能获胜,至少也得是个中庸的成绩吧?只是就凭我现在这点本事,连是否能安全结束比赛都是个问题呢。幸好自从出了东宜后我身子日见强健,既没发烧也没咳嗽,加上吃的荤食居多,以及近大半月来的运动,我倒是觉得自己壮了不少,不再是刚穿越那时的骨瘦如柴了。   打定了主意要好好比赛,我自然得竭尽全力,除了练习我还跟素冉打听了比赛的具体形式。   这比赛一共分为四项,骑术,箭术,鞭术,以及最后一项驯鹰。这些技能本质上是战斗技巧,在这基础上增添花样变化来达到娱乐效果。   骑术,顾名思义就是比谁骑马骑得好,不单单是快,还得完成一系列高难度动作。其中有一项夺彩球是众人骑马争夺一个彩球,坠马便失去资格,把彩球用箭射钉在靶心上便获胜。这骑术的比赛我是一点都不看好,也就这夺彩球能碰碰运气。   射箭是我内心还有些把握的比赛,这项技能靠的不单是体力,还有很多的物理知识,这对我一个理科生来说还算能力范畴内,而且如今的我视力超群,可以说是最有可能在几个星期内练出点成绩的项目。   舞鞭我是打算彻底放弃,先不说利用鞭子完成比赛任务,就挥鞭需要的臂力我就不可能在短期内练出来,所以无需研究,直接略过。   最后一项是驯鹰,也是我觉得我有信心胜出的唯一项目。这金翅紫鸢既为神鸟,灵性非凡,我充其量只要告诉它怎么做,它都能给我办得妥妥的。   经过分析总结,我这几个星期的计划就是射箭射箭再射箭,当然也要继续练骑马。只是说得容易做起来难,开头的那几天我胳膊酸到提不起来,哪里还有力气拉弓,到第二个星期才稍见好转。孔绍维还当真就不给我与卑启仁私下见面了,要见他也必定跟着,若他没空便派于昊陪我练习。除此之外他还特地命人给我订制了弓和箭,以助我在能力范围内达到最佳效果。我想我在射箭这方面或许是有点天赋的,不管是静态还是动态目标,在废寝忘食练习了大半个月后,明显有了很大的进步,就连孔绍维也不再拿我取笑。   这时间过得飞快,眼看着这出行围猎也就是几天后的事情了。年关将至,北满的风俗习惯也是各式各样,杀猪宰羊,置办年货,张灯结彩都和我知道的历史相去不远,不过在这些传统习俗中有一项倒是颇为稀奇。   在北满,除夕的篝火晚会上,单身男子可以向心仪的女子示爱,方法很简单,把一根绣烫了家族图腾的围脖系在女孩颈上,女孩若是接受了,便会解下帽子上的配饰回赠给男方作定情信物。互定终身的男女便可在同年完婚。   既然我要随皇帝的御驾出行周游六城,这除夕篝火晚会自是要同皇亲国戚一起了,不知道还能否看到男女示爱的情景。

#异梦三生

Related Posts

See All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