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野孩子和富家少1

June 11, 2017

 

  才刚入夏,气温却高得不寻常。正午时刻烈日当空,连庇荫的地方都没有。小弄堂里没什么行人来往,就连弄堂口的几家小商贩的老板都懒洋洋躲在店铺里吹电扇,四周除了偶尔的喇叭声和自行车的铃声,就只剩下蝉鸣。
  就在这让人昏昏欲睡的时候,弄堂口却出现了骚动。
  “小鬼!敢偷我东西!站住!哪里跑!”随着一连串的怒吼,三四个十来岁的小孩从其中一家店铺冲了出来,直直往弄堂里钻,身后追着的是一个拿着扫把的中年大叔。
  几个孩子跑得飞快,在弄堂里东窜西躲各分东西,不消一分钟便都无影无踪,中年大叔无奈只能跺脚,边骂边回去看店。
  “一群臭小鬼,下次再看到不打得你们哭爹喊娘!”
  “行啦老王,我们这里谁没被他们偷过,都是些有人生没人养的小畜生,将来总有一天犯事了被抓进去。”说话的是书店的老板娘,她都被偷了好多漫画小说了。
  “那些做爹妈的哪个是做正经事的,不是天天麻将就是跑夜场,能教出什么像样的孩子。”
  这边在骂,那边逃跑的几个孩子在弄堂里转了个圈,最后在另一头集合。几个孩子里年纪最大的自然就成了头头,大家围在一个角落里把刚刚偷来的成果拿出来分成。
  “看看,这是最近新出的口味,听说很好喝啊。”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拿了两瓶碳酸饮料,是最近电视上一直在做广告的牌子。
  带头的老大很满意,拿了一瓶拧开,先喝了一大口,又给其他几个人尝味道。“什么嘛,就是水果味道,哪里有像广告说得那么好。”说着又转头问另一个比较小的孩子,“你呢,你拿了什么?”
  被问的孩子从衣服内衬掏出一大包果冻和一块巧克力交给老大。
  “哇,这个不错,上次在另一家店里拿过,很好吃啊,来来,打开一起吃。”说着老大便拆开包装,几个孩子迫不及待伸手去抓自己喜欢的口味,吃得不亦乐乎。
  一口气连吃了三个果冻之后老大又问最后一个年龄最小的:“唷,城羽,你拿了什么?”
  被唤作城羽的孩子低头沉默了一下,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面包。
  其中一个孩子见了不免抱怨:“怎么又是面包,又不好吃,你不会拿点别的薯片牛肉干什么的吗?阿狼你也不说说他。”
  城羽没有说话,依然低着头,他知道没人会要吃他的面包,但这正是他期望的,因为很有可能这个面包就是他今天的晚餐。
  带头的阿狼没说话,看着城羽,最后拿过那瓶没开的饮料给他,说:“面包太干了,这个拿去喝吧。”
  阿狼是这个区域的孩子王,什么打架生事的事情都是他带头。年纪最长的他也比别的孩子成熟,明白现况。就他所知,城羽的妈妈是做夜场的,常常不回家,回去了也是带着不同的男人。城羽才十岁,却常常有上顿没下顿,他妈妈根本不管他的死活。他知道,在城羽看来,一个面包比一个果冻更能果腹,哪怕这面包淡而无味。
  城羽默默收下饮料,没有言谢,始终沉默着。
  孩子们吃完东西便想着捣蛋玩耍,而城羽没有跟他们一起,一个人跑回了家。家门还是没有上锁,轻轻一推就开了,里面依然杂乱,到处都是翻箱倒柜的痕迹。城羽已经在这样的屋子里呆了快一个星期了,一开始他以为家里来了小偷,但后来发现除了妈妈的那点金银首饰,连她的衣服和日常生活用品也没有了。
  小小年纪的他有种预感,那种全世界只剩下他自己的预感。
  坐在客厅看着桌上的偷来的面包和饮料,今天晚上算是解决了,明天呢?明天该吃什么好?还是去偷吗?城羽并不是特别喜欢偷东西,他讨厌被人当老鼠一样追着打。但他没有钱,别人都说他是没人管的小孩,还说他妈妈是烂女人什么的,连孩子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
  城羽也不知道,他不知道什么是爸爸,小的时候问过妈妈,换来的是一顿谩骂。妈妈说他没用,连爸爸都不要的孩子有什么用。爸爸不要他,所以妈妈也不喜欢他,城羽只能这么理解。
  “小薛!你房租都拖了两个星期了,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啊!你老这样我就租给别人了啊!”
  门口传来一个大妈的喊声,非常不友善。城羽起身走到门口,面对一个有着凶狠眼神的老女人,他没有畏惧。
  “我妈妈不在。”
  “又不在!她都已经走了那么多天了!肯定不要你了!我去叫警察来。”说完也不等城羽回应,便气呼呼转身离开了,嘴里还不停嘀咕着倒霉之类的话。
  半个多小时后真的有警察来了,还有一些邻居来凑热闹。他们追问小城羽妈妈去哪儿了,但他不知道,他也想有人可以告诉他,妈妈去哪儿了?
  最后警察在屋子里检查了一圈,又和里弄的干部谈了很久,最后告诉城羽,他要搬出去了,暂时住在一个福利院等他妈妈的消息。
  年纪还小的他不知道什么是福利院,但那些大人说有吃有喝有床睡,不用担心饿肚子,也不用再冒着被打的危险去偷东西。反正他也没有选择的权利,那就乖乖去吧,说不定过些天妈妈就会回来找他了。
  母爱是什么?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个叫妈妈的人偶尔会给他买吃的,偶尔会留钱给他所以他不用偷也能吃面包。
  第一天到福利院的时候城羽还是有点小紧张的,这里不是他想象中温馨的地方。高高的围墙和铁栏杆里有一栋水泥建筑,一个水泥操场上有破旧的篮球架,没有太多的绿化,对于只有十岁的他来说丝毫没有家的感觉。
  福利院的生活也是如此,每天必须和别的孩子一样按时起床梳洗,随后吃饭,上课,活动,晚上也是到点关灯,大家一起睡觉。一间屋子里有十来个孩子同住,各种年龄的都有,新来的总是会被排挤,城羽也一样。
  好几次他在临睡前发现被子里被人丢了死虫子,自己的衣服被弄脏弄破,但他从来没有跟任何一个管理人员或者老师告状。不是他不敢,是他不懂,也不知道能去相信谁。这里的大人看人都是从骨子里散出来的冷漠,就算年幼如他,也知道在这个铁门深锁的地方,不会有人爱他。
  又是吃饭的时间,城羽拿着自己的饭盒在食堂排队领餐,前后的小孩有的在嬉笑打闹,有的窃窃私语,没有人主动跟他搭讪。好不容易排到领了自己的饭菜,刚想走去旁边的餐桌,原先排在他身后的一个男孩子突然就伸出一只脚横在他跟前。拿着碟子的城羽一个不注意踉跄一步,手上的碟子就这么飞了出去,完全没悬念地掉落在地上,饭菜撒了一地,而他也因为没能控制好重心,跪坐在了地上。
  周围人哄堂大笑,个个都是看笑话的。
  “不好好吃饭吵什么?”闻声赶来的是院内有名的母老虎管理员张阿姨,都说她这个年纪了还没嫁人,脾气怪异,谁看到她都是退避三舍,不敢招惹。
  张阿姨走到城羽面前,打量了下地上的狼藉,眯着眼问:“你怎么回事?”
  城羽站起身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斜眼看了看绊倒他的那个男生,就见那个男生一脸“你要敢告状就不给你好日子过”的表情,再看看完全不像是在等解释的张阿姨。城羽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被罚是一定逃不掉的,所以他干脆选择沉默。
  “我问你话呢!谁让你不出声!”张阿姨拔高了嗓门,周围的孩子纷纷退开,都怕被迁怒。
  城羽看着地上的饭菜,反倒为自己今天的晚餐该怎么办而担心。
  “叫你不说话!”随着吼声,城羽感到手臂上一阵热辣辣的疼。
  张阿姨手上随时都拿着一根细竹棒,这是体罚学生用的道具,没有人喜欢被抽打的滋味,所以没有人敢违抗,就连年纪稍大的孩子也怕她。毕竟要是惹恼了管理人,那会有比挨揍更严厉的惩罚。
  “你今天晚饭不用吃了,把这里打扫干净去操场罚站,不到关灯的时候不准回房间睡觉!”
  城羽默默走到一旁去拿清洁工具,众目睽睽下清扫了原本能用来填饱肚子的食物后,按照张阿姨说的去操场罚站。
  原来大人们说的福利院也不一定能不挨饿,而这种挨饿不是因为没有吃的,而是不被允许。既然这里不允许他吃饭休息,还有那么多孩子讨厌自己,那为什么不出去呢?城羽看看了远处的围墙和铁门,决定逃出去。
  逃跑这种事情不可能一次就成功的,而每次的不成功不是罚关小黑屋就是打手心,至于不给饭吃那更是家常便饭。城羽到了福利院没多久便已经成了管理人员严重的重点注意不良孩童,也因为如此挑衅他,跟他打架的孩子也多了起来。以一敌众,年纪又小,没有几次能全身而退,所以打不赢至少要学会保护自己,懂得逃跑。
  在尝试逃出福利院十多次之后,城羽终于成功了。
  一路狂跑到以前住过的弄堂口才体力不支坐在路边喘气。入夜了,但弄堂口有很多乘凉的人,大人聊天,小孩玩耍,还有人一边吃西瓜一边摇扇子。每年夏天都是如此,但城羽和他妈妈从来没融入过这群街坊邻居。他妈妈这个时间基本都不在家,小的时候他不敢出门,大一些了就和那群朋友混在一起。
  城羽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要回来这边,可是除了这里他还能去哪儿?他不认识路,也没有亲人可以投靠。说不定妈妈已经回来了,对!就去看看原来的屋子。
  小城羽绕过人群弯进弄堂,循着熟悉的路来到曾经是自己家的房门前。他没有敲门,因为旁边的窗户里透出明亮的灯光,还能听到里面传来一家和乐的聊天声。
  这里已经不是他家了。
  默默走出弄堂,城羽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去哪里,只能沿着马路走,看身边的景物逐渐变得陌生。
  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没有吃晚饭,肚子饿得慌,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找个小店偷东西。可这个时间很多便利店都关门了,就算开着也没什么客人,按照平时的经验根本没办法下手。
  看着路边行人愈见稀少,城羽心里开始害怕了。之前只顾着逃出来,但现在他不要说吃饭了,就连晚上该去哪里过夜都不知道。停在路边,他一时没了主意。
  隐约他看到路边的一棵树下站了几个人,路灯太暗,看不清那些人的脸,唯一能看见的是一些忽隐忽现的火光。一阵风吹来,城羽闻到了香烟的味道,不陌生,他妈妈天天在家抽。
  对方似乎有人注意到他的视线,抬头看了过来,不一会儿,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城羽?”
  城羽一听到自己名字愣了一下,这声音……好像是阿狼?
  “城羽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说话的人把手上的火光丢到地上用脚碾熄灭,随后朝城羽走来。
  果然是阿狼,能看到自己认识的人让城羽顿时安心了许多。
  “我逃出来的。”
  阿狼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儿才问:“你妈没去找你?”
  城羽摇头。他妈妈不会去找他了吧?
  “那你有地方去吗?”
  又是一阵摇头。
  “这么小的小鬼阿狼你也认识啊?”刚刚和阿狼一起抽烟的几个人也围了过来,都是年纪相仿的中学生。

  阿狼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问城羽:“吃饭了没?”

  在看到城羽再一次摇头之后,阿狼二话不说拉着他的小手往街口一家汤面店走去。阿狼点了排骨面,他其他的朋友也各自点了吃的。当阿狼把面条推到城羽面前是,小城羽看着比自己大了五、六岁的玩伴,不知道是不是该接受。

  “快吃。”阿狼态度很强硬,很明显如果城羽不吃他会掰开他的小嘴塞进去的。

  城羽点点头,抓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不再理会其他几个大孩子的嬉闹聊天。

  “吃完了就回福利院去。”就在城羽吃完面条和排骨,开始喝汤的时候,阿狼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