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一瞥惊鸿的狐狸精

June 12, 2017

 

  天气还不错,阳光柔柔地洒在身上,驱走了几分寒意。要带的行装已经让人搬上了车,我们只需按时抵达皇宫便可,之后经过一些繁琐的仪式,皇帝便会带领大家离开宫殿往最近的一座主城去。我很庆幸第一站是附临城,说不定我可以有机会见到小娟,不知道她过得如何。
  到了皇宫内我便和同行的孔绍维分开了,他须得同皇帝一起为新一年的国运祈福。拜天拜地的仪式过后,大家便移往车队前准备出发。
  这皇帝出行到底排场不同,先不说那随行的士兵和宫人,就单是座驾就大得吓人,几乎就是个小屋子了。其他妃嫔公主们的车子也都各有气魄,至于各王府的显然就朴素了许多。就在我好奇地张望着那些马车,猜想哪个是自己的时候,一个梳着小辫,穿着粉红金丝群的小姑娘蹦蹦跳跳跑到我面前,眨巴着大眼睛歪着头看我。
  这小姑娘可爱得紧,且眉宇间和孔绍维还有那么点神思。再看她的衣着首饰,八成是个小公主。孔绍维是独子,这皇家满是公主,我能想象皇帝想要儿子的心。皇帝目前生有十一个女儿,两个还在襁褓,我猜这女娃娃应是九公主。
  “你就是那个有神鹰的东宜女子吧?”小丫头看起来五六岁,说话口气倒挺老成。
  “九公主说得没错,正是民女。”
  小丫头眼睛亮了亮,走近我两步又问:“你认识我?”
  “都说九公主活泼又可爱,虽然之前没能有幸见着,今日一见,怎会认错呢。”我笑答,小孩子都好哄,更何况眼前的小姑娘还小得很。
  果然,她喜滋滋地抿嘴笑了笑,接着问:“那你会参加驯鹰的比赛吗?我很想见识见识金翅紫鸢。”
  “怎么?皇上寿辰那日公主没见着吗?”
  “没有!”小公主说着嘟起了小嘴,“那日去前殿的时候我不小心摔倒了,擦破了皮,太子哥哥帮我上了药后才过去的,到的时候恰恰那紫鸢飞走了,我没看着。”
  难怪那天一开始我没看到孔绍维,原来是照顾妹妹去了。据我所知,这九公主的妈是东宜人,却在后宫高居妃位,想必不同一般,而且这小公主生性活泼,虽然调皮了些,却可爱得紧,十分讨皇帝的喜欢。
  “你太子哥哥这么好呀,亲自给你上药,公主现在擦伤好些了没?”
  “都好了。太子哥哥最棒了!”说到孔绍维她是眉开眼笑,想必两人感情很好。
  我蹲下身于她平视,也学她那样侧着头说:“公主放心,我一定会带着紫鸢出赛的。不过公主若是喜欢,出行在外的时候我随时可以让你见紫鸢。”
  “真的吗?那现在呢?我现在就想看看!”小公主顿时两眼放光。
  “现在啊……”我抬头望了望天,那紫鸢不知道去哪里郊游了,一时半刻也唤不回来,“我想它可能已经往附临去了吧。”
  小女娃有点失望,努了努嘴,低头想了想,忽然怯生生地抬起头,看我的眼神也变得怪怪的,小声说:“上次柳娘娘来找我母妃说话,我听到她说你是来我们北朝抢父皇抢太子哥哥的坏女人,狐狸精……”话是越说越小声,但眼里却满是求证。
  我没太意外,缓缓点了点头。我和柳妃这梁子算是结大了,这次围猎出行我是能离她多远算多远。
  “那你觉得我是坏女人吗?”
  九公主看着我好半天,最后才说:“太子哥哥说你是‘一瞥惊鸿’,可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如果太子哥哥喜欢你,说你是好人,那你一定是好人。”
  一瞥惊鸿?孔绍维这么说我?这算什么意思啊?而且这是哪儿来的喜欢之说?
  可我还没来得及答她的话,于昊就从一旁过来了。
  “九公主,是时候上马车了。”面对小女孩,他一样是恭恭敬敬。
  小公主倒是听话,点点头,冲着我一笑,说了句“我等着今晚看神鹰”后,便一路往她的座驾小跑而去。
  她一走于昊便给我指了另一个方向,说:“姑娘这边请。”
  我顺着他的手往哪里看去,有些愕然,没能挪动脚步。
  那个方向只有三部车辗,皇帝和皇后的御驾,金顶红木,珠光宝气。后面的一辆同样华丽,只是少了几匹拉车的马,以及车顶的装饰。最后一辆是全红木,镶金点缀。这两部理应是太子爷和柳妃的,那我过去是坐的哪部?还是我得跟着马车步行?
  我茫然地看了看于昊,他只是朝我点点头,我只能往那个方向走去。该上车的都已经上车了,一旁只剩下护卫与随行的宫人。虽然站在那里他们都目不斜视,但我能感受到他们都用眼角余光注意着我的举动。于昊将我带到第二部马车前,一旁的宫人立刻给我端来了凳子。暗自叹了口气,我在素冉的搀扶下钻进了车内。
  果不其然,在里面正襟危坐的正式太子爷,笑得一脸随和,让我看着却浑身不自在。
  在车子里坐定,我压低了声音问他:“你让我坐车里不合你们规矩吧?”
  “确实没有这样的先例,但你也是第一个从东宜远道而来的客人。既然没有先例自然就不成规矩,我们不妨开这个先。”
  坐都坐上来了,我也不想就这个事情跟他争辩,翻了他一眼后说:“我来之前遇上九公主了。”
  “哦?那小丫头很早就说想见你了,成日惦记你的金翅紫鸢。”说到九公主,孔绍维的语气里透着暖意。
  “她也说听到柳妃说我是狐狸精。之前我就说我不要踏雪了,你偏偏让我骑,如今我这梁子是结得莫明其妙。”我没提皇后召见我那天发生的事情,感觉没什么必要,但他造成我被柳妃记恨也是不能否认的事实。
  “柳妃——”孔绍维扯了扯嘴角,摇摇头继续:“不足为惧,充其量也就是仗着父亲的宠爱,妄想称霸后宫罢了。”
  你不怕我怕!我刚想否认他这说法,马车忽然一晃,动了起来,正式开始了我们围猎出游之行。
  “柳妃怎样我是不确定,但我知道九公主喜欢你喜欢得紧。”
  “嗯,我是看着小九长大的,陪她的时间多,感情便很好。”
  “听说她母亲也是东宜人?”
  孔绍维眼神暗了暗,回答:“确实如此。”
  见他不爱多谈,我倒有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欲望。“为何皇帝的后宫会有这么多东宜女人?”我知道九公主的妈并不是唯一的东宜嫔妃。
  “并不单是东宜,也有许多另外两国的佳丽,不少还封了较高的位品,就像小九的母亲。不过生出太子的,就必须只有皇后。”
  “皇上孩子也不少,怎会只有你一个儿子呢?”就这个问题我想了好久,总觉得有趣。为了要更多的皇子,皇帝还拿赏赐白玉鹰为嘉奖,可见他多想要儿子,只是他不知道生不生得出儿子可不是女人能决定的。
  “说来你或许还不一定相信,自太祖爷起,皇室中便一直都是一脉单传,只能说是天意如此,就算有人生下皇子的先例,却没有一个能过满月。”
  一脉单传?这么神奇?
  “不会皇后的选择也是根据谁先生出儿子来决定的吧?”
  孔绍维轻轻哼笑了声,回答:“算是吧。不过这些话你可万万不能在外面说,会惹麻烦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每每提到和皇后有关的话题,他都是这种不屑的反应,他们母子俩的感情或许相当最糟糕,说不定他故意给我特殊待遇也是知道皇后不待见我,有意做给她看的。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