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定情信物

June 14, 2017

 

  不过既然他不爱谈这些,自然再问也不会多说,我也没必要死缠烂打,之后的行程便自顾自拿了本随身带着的书看。
  和来上都时不同,因为声势浩大,随行人数众多,路上花费的时间也多上了半天,在路上扎了一夜营,第二日晚上才抵达附临。扎营那天,当皇后和柳妃看到我从太子爷的马车上下来,脸色都差得很,反倒是皇帝,只是在初见时的一瞬间愣了愣,随后便一笑置之。
  我本以为我们会被安排住进王府,到了之后才发现,城外的草原上早就搭好了帐篷,生起了篝火,更有大批附临的士兵以及王府上的仆人恭候着。
  到附临后的第一个晚上便是篝火晚会,也是除夕夜,所以搞得特别隆重。吃饭前,所有人都先被带去自己的帐篷放置物品,梳洗后才出席晚会。
  这篝火晚会的排场和先前吃过的皇宫筵席以及附临王府的设宴都大相径庭,是相当具有民族特色的形式。没有过多华丽的摆设,也没有精致的菜肴,除了每人面前的一张小桌子,以及上面的一只大酒碗和一个碟子,便没有别的东西了。皇帝皇后的御座并没有比其他人更高贵,只是那桌子更宽些长些。
  入场后人人席地而坐,一旁便有人添酒,皇帝没来之前人人都举碗畅饮,谈笑风生。乐师们人手一个民族风的乐器,奏着奔放欢乐的草原音乐,燃得两人高的篝火也刺啦刺啦地烧着,火苗闪烁,映得每个人的脸都红彤彤的。
  老样子,我又被太子爷抓去他旁边坐,已经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与其说是习惯了,还不如说是脸皮厚了,不在乎别人的异样眼光了。
  皇帝皇后入席后,下面的人纷纷跪拜,说些吉利的新年贺词,宴会便正式开始了。他们这篝火晚会和我印象中的少数民族风俗相差无几,金旗人也都是个个能歌善舞,且没了在平日里的拘谨,吃喝玩闹。这一餐上的全都是肉,什么烤羊烤猪,闻着香,但都很实在,吃不多。

  酒足饭饱后便是今夜的重头戏,有意结婚的情侣们交换定情信物的时候到了。乐师不知什么停下了音乐,就像是一个信号,年轻男子纷纷起身,往自己心仪的姑娘面前走去。这时我终于发现,披在他们肩头的那块毛皮装饰品其实就是围脖,解开围上姑娘们的颈子后,左边都烫有各自家族的图腾。而姑娘们虽然含羞带怯,但也都十分主动地把自己帽子上的装饰品解下交给男子,整个画面显得和谐而又浪漫,我不禁微笑,心里深深为他们祝福。
  就在我目不转睛看着那些小情侣的时候,忽然脖子上就是一暖,还没来得及回头,一双手已经由后向前圈住了我,将一条雪白的狐毛围脖扣在了我脖子上。
  我低头一看,这白围脖上赫然烫印着一个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图腾,皇家——孔家的图腾。用不着我转身,皇后已经替我喊出了心中的诧异。
  “太子!”
  皇后这一叫虽然不算太大声,却也引来了附近席上的人的注意,每个人的眼中不是不可思议,就是坐等好戏的样子。只是孔绍维非但没有理会众人的眼光,连皇后的反应他都视而不见,浅笑着直接就伸手取下了我帽子上的饰品,在我面前晃了晃后便收进了袖子中。
  他这搞的是哪出?
  不等我质问,他已经俯身贴到我颊边,极为亲昵地在我耳畔说:“记得上次你那紫鸢给你抓回来的白狐吗?正巧能赶得上今日前做好。觉得怎么样?”
  我低头看了看那围脖,若不是他提起,我老早就忘了这事情。他该不会在那个时候就计划着今天这出戏了吧?不管他有什么目的,这么自说自话利用人,着实让我觉得很不爽。
  我想都没想,伸手就结了围脖往他手上一塞,冷言到:“看来我不该做你太子妃的位置,这东西你还是留着给你的情人吧。”说完我便起身,毫不犹豫地带着吓呆了的素冉离开了酒席,徒留脸色铁青的太子爷以及所有其他看戏的人,更没工夫去管皇帝和皇后的反应。
  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的命早就捏在了他们手中,最差的结局就是双手把自己脑袋奉上罢了。其实到了北朝这段日子,不管是和卑启仁谈天,还是素冉时不时告诉我的那些事,我已经渐渐了解了目前的状况。
  孔家的政权已经经历了好几代,而原本被消弱势力的各大部族也在这近百年中逐渐增强了自身的实力,人人都在觊觎着皇位,伺机而待。而这机会似乎就在当今太子爷——孔绍维的身上。
  那是一个宫内流传的谣言,真的只是人们口耳相传的谣言而以,其实我也是在偶然的机会下听到的。
  那天我练骑射回来后,因为时间还早,就想说在府上四处转悠打发时间。绕到后院的时候,听到柴房里传出一些类似成人动作片里常有的声音,再一细听,原来是府上的一对下人在偷情,被我听到的时候正好进入了最后阶段。
  原本我是打算赶紧闪人离开,省得被人撞见了尴尬,但他们接下来的话题却让我止住了脚步。
  “你说,皇后和咱们太子爷的事情,可如传言那般,是真的?”提问的是女人。
  “我看假不了。我进太子府之前跟的那个师傅曾经提过,说那个死婴才是皇后生下来的,而萍贵人生的是个健康的男婴。”高潮过后,男人回答的声音也是懒洋洋的。
  “可萍贵人不是难产死的吗?”
  “这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知道真相的不是死了便是失踪了,从何查起?是不是难产也就只有西归的萍贵人自己心里明白了。只是太子爷自成年后就越发长得像萍贵人,你看看我们北朝上下有几个是像太子那般黑发黑眼的?皇后和太子的关系自小便不和睦,生疑的人自然就更多了。如今其他几个部族都是蠢蠢欲动,打的不就是太子身世的幌子?我看这太平日子是没几天了。”
  “你说这要是闹大了我们该怎么办?”女人的话语里满是担心。
  “先看看情况,不行就往贲庭去。”
  接下来的话我也没再细听,匆匆转身走开了。
  说实话我是真的很意外会有这么复杂的故事,而这些事情照理说应该和我无关才是,但如今我越发觉得自己正被逐渐卷进这混乱的局面里。我曾向素冉打听过这萍贵人的事情,果然就如我猜测的那样,那个难产死掉的萍贵人正是东宜人。
  这么一来好多细节都说得通的,比如为什么孔绍维不喜欢皇后,而附临王反复强调皇后是他生母。再比如孔绍维的外貌就像是东宜和北满的混血儿,很难想象是皇帝夫妇所生的。更重要的是,如果谣言属实,那皇后讨厌我提防我也是理所应当,我可是东宜的人啊。
  现今孔绍维有意当众跟我亲密,多半也是和这场混战有关,我迟早会挖个水落石出,只是在那之前,我不想随随便便就让人利用。
  一路跑回帐篷,没人阻拦也没人追来,直到进了帐篷,素冉才缓过神,扑通跪在了我面前。
  “有些话奴婢说了怕是会惹恼姑娘,但奴婢不得不说。奴婢是王爷派来关照姑娘的,保姑娘离开北朝之前能安然无恙,可姑娘今天这么做可是会置自己于险境的呀。姑娘之前对太子爷不敬,那到底也是私下的事情,和今日的场合是不同的啊。姑娘身边原就危机四伏,皇后他们也是想了法子纠姑娘错处,在上都最能靠得上的始终是太子殿下。莫说姑娘今日是得罪了太子,就连皇上曾经赐您白玉鹰,也不见得能容姑娘如此让太子难堪啊。”
  素冉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我不是不明白,也很感激她的关心。只是我受够了任人搓圆捏扁的日子了,他们要内斗有必要利用我吗?她不提那白玉鹰也到算了,提了我更生气!这皇帝老子赐我那玩意儿摆明了就是有阴谋的,一定是想借此导出个什么火苗来。
  得!那玉鹰我不要了!我看那柳妃八成期着盼着想要这东西,明儿个就给她送去。
  “素冉你不明白。”说着我拿起案几上的茶壶倒了杯水,咕咚咕咚一口喝完,“你起来,就算你现在说这些,事情已经如此了,没有缓转的余地。你若是怕被连累,现在就可以去找附临王保你周全。”
  “姑娘莫生气,素冉并不是怕被牵连,只是觉得姑娘这么做不值得啊!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素冉没有因为我的气话而退却,反而更语重心长了。
  叹口气,我觉得自己刚才说得有些过分了,问她:“你们王爷说的到底算不算话?我现在人在附临,他的地盘,这事情办起来不应该更容易些吗?”
  “这……”素冉刚要回答,忽然帐门叫人一掀,打断了我们的谈话。
  “这是要办什么事情,我怎么就没听说过?”
  我们纷纷朝来人看去,心里一惊。还能有谁?不就是那个脸都气黑了的太子爷?后面还跟着脸色凝重的于昊。
  他死死盯着我,咬牙切齿地说:“你们都给我出去!”这一声令下,说的是素冉和于昊。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