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33. 教堂,求婚?!


  教堂十多年来没什么大变化,院子里的菜圃,还有已经褪了色的教室。穆遐迩站在教堂门口,里面几排木质椅子已经被时间磨蚀得黑黑亮亮。祭台上方的天窗里透出一缕阳光,照亮了墙上巨大的十字架,还有那上面为人们背负痛苦的圣子。   穆遐迩站在祭台下,在胸口恭敬地画了十字,双手合十默默祈祷。   “遐迩?”   教堂门口传来一位老人的声音。众人转身,虽然背着光看不太清楚,但穆遐迩立刻就认出了来人。   “穆神父!”   神父跨进教堂,和蔼地和他们打招呼。   “很多年没见了啊遐迩,在国外过得好吗?还有这边这个,让我看看,是叶老师的外孙女小馨吧?眼睛和小时候一个样子,大姑娘了啊!”   “神父记性真好,只见过一次都还记得我。”伊馨对这个神父还是有些印象的,但印象中的他没有那么苍老,说话的声音也要洪亮许多。   伊馨和东方彧让他们叙旧,就走出教堂四处看看。孤儿院依然健在,一批大大小小的孩子在教室里听一位义工教友说圣经故事,津津有味。   “师兄很小的时候就在这里生活了,这里算是他的家,而穆神父就像是他的父亲。他平时回国的机会少,但每次回来一定都回来这里看看。物是人非,我小的时候来过一次,那时候神父还年轻,不晓得那时候住在这里的孩子都怎么样了。”   听伊馨淡淡叙述一些过往,东方彧心里有些讶异,他没想到穆遐迩竟是这样的身世,不知不觉对他的反感少了那么一点。   “啊!对了,我记得教堂后面有一个小山坡,爬上去的话可以看到整片花田。季节不好,不知道能看到什么花。要不要去看看?”   “好。”   花了大概十来分钟,两个人爬上了小山坡,山坡下的花田尽收眼底。开的花种类不多,最茂盛的是不远处的一片梅花林,粉粉白白的,簇拥成一片片红霞。另外一边的桃花林里隐约也能看到些嫩芽,只是季节未到,还不能争奇斗艳。   “如果花季来的话,一定更漂亮!”   “想来的话,等四五月的时候我再带你来。”东方彧边说边帮她紧了紧外套。这里地势高,风很凉。   “一言为定!”伊馨靠在他肩上,想象着这里成为花海时的景象。   “该回去了吧?他们找不到我们该以为我们走丢了。”   两个人牵着手走回教堂,却发现人去楼空,该不会真的跑出去找他们了吧?伊馨刚想拿出手机给穆遐迩打电话,东方彧看着堂内的圣像,忽然说:“香香,女孩子是不是都喜欢在教堂结婚?”   “嗯?”伊馨被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问住了,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为什么这么问?”   “你想不想在这样的地方结婚?”   “我……”   不等伊馨回答,穆遐迩和神父就已经回来了。   “要在这里结婚的话,我会为你们在上帝面前做见证的。而且这个小镇每年都有不同的花盛开,虽然不是什么最高档的地方,但绝对也是个留下回忆的好地方。”   伊馨脸一红,有些无措地看向东方彧,哪知道他一脸坏笑,揽了她的腰回答神父说:“那以后就要劳烦神父为我们主持婚礼了。”   伊馨拉着他的衣服,意思让他别在这种神圣的地方开玩笑,东方彧却低头看着她红彤彤的脸,轻声低问:“如果我们结婚的话,就来这里好不好?”   他这算求婚吗?几分真假?伊馨完全看不出,抿抿嘴,挣开他的怀抱。她不喜欢这样的玩笑,婚姻是终生大事,可能他认为一句玩笑没什么,但对她来说,这就像是一个承诺。她不想用一句不冷不热的玩笑来束缚自己的感情。   “我记得师兄你常说这小镇里面很漂亮是吧?带我们去看看吧?”   伊馨走向站在门口的穆遐迩,后者用大大的手掌摸了摸她的头,就像大哥哥一样,回答:“嗯,这里有不少西方建筑,很漂亮。”说完了还不忘看了一眼被丢下的东方彧,眼中不知道是在偷笑还是挑衅。伸手勾着伊馨的肩膀,率先出门了。   东方彧站在原地,表情复杂。他感受到了伊馨刚刚的不愉快,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刚刚在想什么?她想他说什么?   这时神父慢悠悠踱了过来,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年轻人啊对自己的感情总不够坦诚。而且婚姻可是承诺啊,这里可是教堂,对我们天主教来说,婚姻是一生只能有一次的经历。婚礼上的宣誓,说得可是不管发生什么都不离不弃的。你,对小馨真的是这样的感情吗?”   这个问题彻底难倒东方彧。   结婚?他根本连想都没想过的问题。他们在一起也不过就几个月的事情,况且他们都还年轻啊,怎么可能那么早就考虑结婚。那刚刚她是为什么生气?难道她想要一句誓言?现在就许下一辈子的承诺吗?   自己那么问她,东方彧承认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后果。可是他给得了这样的承诺吗?不可能!   这和爱不爱没关系,感情如果是细水长流的,那就算没有山盟海誓不是一样可以天长地久吗?   “还不快跟上,人家都走远啦!年轻人要忠于自己的感情,不要因为年轻就浪费青春。如果总有一天你都会想要一个陪你一辈子的人,那她早点出现的话你就省了很多精力去经营别的关系了不是吗?别等到物是人非了才领悟自己一无所有。不过上帝的怀抱总是会向你敞开的,任何时候都可以来祷告。”   呿,这神父还真是尽善其能,家务事都一并管了。东方彧从来不求神拜佛,但对于宗教人士还是秉持该有的尊重。点头谢过后,便跟着离开的两人向小镇中心走去。   东方彧向来都是交际高手,不管是情场还是商场,与人周旋向来不含糊。但现在,他却有点不知该如何面对伊馨,只能默默跟在他们身后,虽然他非常讨厌穆遐迩搁在伊馨肩上的那只手。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