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冷战了

June 20, 2017

 

  这个小城镇里还留着不少中古世纪风格的欧式建筑,当年的传教士想必彻彻底底影响了这个小地方的居民,到现在都留了不少广为流传的故事。
  真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在东方竟然会有一个欧式古城。这里家家户户都种了许多花草,而且似乎人人对花草的养护都相当在行。这里不是旅游区,几乎没有什么游客,所以就很少有开店卖花的。这里的花大部分都是供应给周边的几个大城市,却甚少有人知道这个地方。
  这里民风淳朴,路上遇见都客气地互相打招呼。有几个老人家还记得穆遐迩,因为这里人口不多,生活简单,老人家们记性都还算不错。当时穆遐迩离开镇子的事情也是传了个家喻户晓,毕竟要出国了,大家都当是一件大事互相讨论。
  “哟!这不是小遐迩吗?带女朋友回来看我们啦?”
  一个老人忽然就叫住了他们,穆遐迩转身一看,笑着答到:“张爷爷,您还记得我呐!是啊我回来看看。”
  伊馨被老人家那句“女朋友”说得很为难,明显可以感觉到东方彧从背后投来的冰冷眼光。想否认的时候,师兄却毫不忌讳地应了下来。这一应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问长问短,话题都围绕在他们两人的关系上,东方彧则彻底被忽略在人群外。
  “哇,好漂亮的女娃,好福气啊。”
  “什么时候结婚?让穆神父给你们主持婚礼啊,来我们镇上办,绝对热闹!”
  这左一句右一句地让伊馨有些焦虑,抬头看看穆遐迩,他不知是有心的还是懒得解释,就是不否认。这你来我往之间,她和穆遐迩的关系无形中就被定案了。他们还客气地邀请三人去吃午饭,伊馨本想借着空当和东方彧解释一下,无奈没那个机会。而他除了眼神有些森冷之外,倒也没不悦的神情,跟着大家一起说笑。
  他不在乎吗?一想到之前在教堂他那轻浮的玩笑,伊馨不免有些怀疑他的感情。可能两个人都没到那个程度吧,否则为什么此刻自己可以坐在穆遐迩身边一声不吭,而对面的他竟没有拉着自己离开。赌气也不应该拿这种事情来互相伤害吧?
  一顿饭食之无味,回到车子旁的时候,伊馨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选择坐在副驾驶座。她不想刻意让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更糟糕,东方彧也因为这样,稍稍去了点心中的不快。
  一路上大家都没说话,穆遐迩坐在后面靠着椅背闭目养神,嘴角似有若无挂了一丝笑。尴尬的气氛延续到晚上,穆遐迩坚持去吃小吃,伊馨不反对,东方彧也只好相陪。逛了一整个小吃市场之后已经快十点了,回到家穆遐迩不支先去睡觉,毕竟时差还没倒过来。伊馨没说什么就去洗澡,东方彧则坐在客厅看文件。
  伊馨一边擦拭长发,一边走去厨房倒水,路过客厅的时候看到东方彧,停了停。他没有抬头,好似没看到她一样。伊馨不语,默默走进厨房拿了个杯子倒水。身后响起了脚步声,随后空气里多了他的味道。靠着料理台没有转身,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在生气?”
  “不是。”一贯说话轻柔的伊馨,此刻语气里多了些暗淡。
  不是你连看着我说话都不愿意!不过东方彧没有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他们需要好好谈谈。不过东方彧并不理解自己哪里做错了,难道她真的要一句承诺?还是现在就跪下来给她求婚?
  “今天的问题当没发生过,我们不要这样闹别扭好不好?”
  伊馨放下手中的杯子转身面对他,好半晌都没想到能说什么。最后叹了口气,淡淡地说:“我没跟你闹别扭,我只是当时觉得有点难理解。”
  “没不高兴你还故意跟你那师兄勾肩搭背?让人误认为你们是情侣?”
  他果然是在计较这件事情!
  “那当时的情况没给我解释的机会,你也看到了。”
  “我不希望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要用这种方式互相伤害,很伤感情。”
  “我没有!”
  伊馨第一次有急于为自己辩解的欲望,可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意义。若真要争论自己也有不足之处,如果当时态度够坚决,完全可以说明三个人的关系。
  有些生气了,也不想继续争吵,绕过东方彧,低低说了句:“今天很累,我先去睡觉了。”
  东方彧没有拦她,在她消失在走廊转角之前,风轻云淡地说了一句:“明天有事,晚上应该不过来了。”
  伊馨胸口一闷,咬了咬牙,加快步伐走回房间。他们这样算是吵架了吧?还会和好吗?本来还想问他会不会去参加后天的校庆,但忽然觉得难以启齿,也或许根本没必要问了。
  另一扇门后,穆遐迩靠在门边若有所思。刚才他才走出房间就听到两人的对话,为了避免尴尬就先回房间。微微勾了勾嘴角,回床上躺下。
  伊馨一整夜没睡安稳,昨夜的事情总盘踞心头让她很难受。今天要彩排,她状态却不太好,总是弹错重来。下午大家都解散回家,她独自跑去了那个音乐室,在那里练习明天表演的曲目。一遍遍弹,只有她自己,没有那个唯一的听众。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已越见昏暗,室内的自动感光灯亮了起来,伊馨才发现时间不早了。收拾了一下,关了灯的电源,锁上门,在路口叫了车回家。
  一进家门就看到穆遐迩在厨房忙碌,伊馨觉得很抱歉,因为自己的关系而没能关照好师兄。
  “抱歉,我回来晚了。忙什么呢?我帮你。”
  穆遐迩回头冲她温柔一笑,说:“没事,就煮了点面,已经好了。你去坐好,我端过去。”
  两个人坐在餐桌前,吃着面条,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他今天不过来吗?”穆遐迩是指东方彧。
  “嗯,有事。”
  “下午的时候,他回来过一次。不过匆匆忙忙又出去了。”穆遐迩说着,抬眼悄悄观察伊馨的表情。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