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43. 女人心疑


  东方彧还是在忙,晚饭的时候给伊馨打电话,说可能这两天都不去她那儿了,在赶一个案子。伊馨听他充满歉意的声音,也不忍心质问他有关秦浣语说的那些事情,只是叮咛他要注意休息。   挂了电话,伊馨靠在床上若有所思。穆遐迩夜没回来,家里只有她一个,忽然就觉得一阵空虚和寂寞。自己现在简直就像个独守空闺的小媳妇。   爱情应该是这样的吗?充满了妥协和迁就,把那些疑问放在心底。伊馨知道这样是不对的,没有良好的沟通只会疏远两个人的关系。但是她可以问吗?她不想做个无理取闹的人,更何况当初是自己选择相信他的。   闭上眼叹口气,伊馨暗自感叹自己也不过是个平凡的人,怎么可能做到毫不猜疑,完全信任呢?秦浣语下午说的那些话占满了她的思绪,翻搅着,抨击着她的信心。   那一瞬间,她看不到任何未来。   划破寂静的一声电话铃声把伊馨拉出低糜的情绪,接起。   “喂?”   电话彼端意外传来了外公叶翔胜的声音。   “小馨啊,是外公。你睡了没?”   “还没。外公你最近怎么样?”   “能怎么样,整天对着你妈和那个谁,烦死了。我跟你说,我订了今天晚上的机票,明天到你那儿。你跟遐迩说一下,记得来接我,否则我个老头子可拿不动行李。”   “明天?”伊馨反应不过来,“可是你不是和爸妈他们一起回来吗?”   “谁要和他们一起,我自己回去!”   外公的任性不是一天两天了,伊馨也不抱怨什么。   “那好吧,你把航班告诉我,明天去接你。”找了纸笔抄下航班号码和预计抵达时间后,伊馨忽然想起之前Johnny刘和自己说的话,随即问,“外公,爸妈给我们学校打过电话问毕业的事情吗?”   “是我打的,怎么了?”   外公打的?   “不是,就是问问什么事情。”   “那个等我回来再说吧,我还要去整理东西,临时订的机票。你们别忘了来接我!”   伊馨笑着答应,道别后挂了电话。也没心思去想其他乱七八糟的了,给东方彧去了个电话告诉他外公的决定。   “所以外公在的时候你就不要过来了,你的东西我会先帮你收好。”   “你外公倒不介意你和那个师兄同住啊?”   都什么时候了,他还为这种事情吃醋。   “外公从小看他长大,当他孙子一样的。要是你来了,依外公的个性,绝对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举动,就像当年对我爸那样。”   这不是夸张,想当年伊修远上门提亲,因为叶佩慈大了肚子,差点就被叶翔胜抡棍子打死。而且东方彧还是外公最痛恨的企业家的少爷,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好啦我明白,正好我最近也忙。哎,就是看不到你有些不爽。你外公在你就不能常跑出来了吧?”   “嗯,外公在这方面很严格,和我爸一样。”   “那你自己小心,要记得想我。我先去忙了,晚点有空打给你。”   “嗯,晚安。”   “晚安。”   这次东方彧没有像以前那样等她先挂断,听筒里传来冰冷的“嘟嘟”声。伊馨握着电话发呆,脑中思索着一个问题。   此时此刻,他在做什么?   女人真是奇怪,总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费神,特别是感情上的。或许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问题,但嫌隙还是出现了。就像是恶性循环,会慢慢挑彼此之间的毛病,最后连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都可以变成感情逝去的表现。   呆坐了好久,才想起外公的嘱咐,给穆遐迩发了条短信。不一会儿就收到回复,说明天接机没问题。   躺下身拉高被子,看着天花板上的银质风铃,以及被窗外夜灯拉长的影子,觉得有些难以入眠。   真是糟糕的一天。   第二天早上,伊馨睡得浑浑噩噩的,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一整个晚上反复做着类似的梦,没一个是好结局。睁开眼的那一秒,所有的情节像被抽水机抽干了一样,只剩下胸口一阵阵的难受。   躺在床上瞄了眼已然大亮的窗外,努力让缥缈的思绪归位,回想着今天的行程。   又是敲门声,随后传来穆遐迩的催促。   “小懒猫,再不起来,你外公可要在机场暴走了。”   外公!对啊!这可是今天的大事。好容易恍过神,伊馨掀开被子起身就往洗手间去,还不忘应了一下门外的师兄:“起来了,马上好。”   匆匆洗漱完毕,换好衣服走出房间。穆遐迩已经准备好早餐,端到桌上让她先吃,自己则打开电脑查询航班情况。   “还好,你慢点吃不用着急。老师的飞机延误,晚到四十分钟,我们还有时间。”   他们都清楚老爷子那暴躁的脾气,那张不饶人的刀子嘴,当然还有那颗豆腐心。在他昨天三番两次强调不要忘记接他之后,他们还迟到的话,估计会被他念到臭头。一想到老爷子的教育精神,伊馨就头皮发麻,真不晓得爸妈那么多年来怎么挺过来的。平时外公骂他们的时候,自己总和妹妹伊柔在一旁偷笑。但换成自己,就一点也不好笑了。   “我们还是早点过去吧,我情愿在那儿等。”   这话穆遐迩倒也赞同。他跟着叶翔胜那么多年,绝对没被少教育过。   从家里到机场并不近,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穆遐迩驾着伊家的车子,熟门熟路就上了高速公路。才那么短的时间就把路记得那么熟,伊馨不禁纳闷,如此有方向感的人,情人节那天怎么会迷路?还没来得及深思这个问题,穆遐迩的一句话就立刻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最近没见你去约会嘛。”   “嗯,他工作忙。”回答得很淡然,表情却很落寞。   穆遐迩并没有看漏,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处得不好吗?”   “也不是。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可能是我自身的问题吧,感觉两个人之间有些不同了。”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