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44. 外公驾到


  穆遐迩转头看了看伊馨,表情似笑非笑。   “哦?怎么说?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师兄,男人不风流到底是因为有原则,还是没有机会?是不是只要是男人,多少都会想能左拥右抱?”   “怎么突然问这个,他在外面有女人?”   “我不知道,只能说目前我没发现。但我觉得我渐渐没有信心了,对他,也对我自己。”   “没有安全感啊,听起来好像不妙。”穆遐迩看着前方,换线超了一辆小货车,“如果你是想听我的想法,坦白点说,男人都有色心,也一样都有原则。重点不是怎样的男人会风流,而是每个男人对原则的界定不同。保守一点的男人可能觉得一定要是互相喜欢的女朋友才能碰。而风流的男人可能就认为只要你情我愿,不谈婚论嫁,就是一种原则。当然,那些禽兽一样的不在我们讨论的范围内。这样说,你觉得你能接受吗?”   “嗯。”伊馨默默点头。那东方彧算是哪一种?他对原则的界定又是怎样的?依稀记得两个人确定关系的那天,在音乐教室,他告诉自己感情是互相的,别人怎么付出,他也就怎么回报。是真的吗?艾芸和秦浣语说的话在脑中盘旋,别人都说当局者迷,那她伊馨现在到底是秉持信念,还是执迷不悟?   想相信一个人,却又不知该如何相信的时候,应该选择舍弃,还是继续抱着观望态度?   “好啦,别想那么多,有时候信心的来源反而是自己。你不觉得你自己很出色吗?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对方会真心喜欢你,又怎么能奢求别人对自己付出真感情?记住一句话,最终能让自己快乐的,还是你自己。别人为你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在你的一念之间,接受,不接受,或者喜欢,不喜欢。”   “师兄,你是不是很有经验啊?振振有词地。”   “哪儿有,不就是你问我男人风流的问题吗?作为男人给你点个人看法而已。至于其他的,我就是劝劝你别把问题看得太严重,无论好坏,地球都在转,日子总还是要过。自己看得淡薄些。”   不知怎么的,伊馨总觉得自己这个师兄很狡猾,说话总让人觉得有理,不知不觉就连无关紧要的事情也被他牵着鼻子走。忽然又想起刚才的疑问,他到底有没有迷路的可能?   “师兄啊,我看你对这里的路熟悉得很,上次怎么会迷路呢?”   穆遐迩眼中闪过一丝狡捷,口气还故意带点哀怨地说:“哎,那里我不熟啊,才去过两次。”   “真的?”怎么伊馨总觉得另有玄机。   “当然,那天我在那饥寒交迫的,不知道多可怜呢。”他吹起牛来倒是脸不红气不喘,表情认真,煞有其事。   虽然他这话听起来实在不牢靠,但伊馨也想不出什么能反驳的,只能在心里嘀咕。这个师兄啊,常常说话没正经,真不知道该相信哪一句。两个人接触得本来就少,好在穆遐迩对他们一家始终很亲切,没有疏离感,可是互相并不那么了解。这次他回国小住,可以算是长这么大以来相处时间最长的一次了。   没有多想的机会,车子已经驶入机场专用车道,慢慢转入国际航班抵达的出口处。现在不是旅游旺季,不需要等在后面排队,只有零落几辆车在等人,还有一些刚下飞机的旅客四处张望寻找借机的亲友。   因为怕麻烦,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就没有特地去停车。穆遐迩留在车上,伊馨开门下车进到机场里面去看情况。   站在大荧幕前面寻找外公的班次,显示刚抵达不久,估计还在里面办理入境手续。等了约摸十多分钟,这个航班的旅客陆续推着行李出来了。伊馨专注地看着电视屏幕,生怕错过了外公的身影。   叶翔胜刚走入摄像头探照范围,伊馨就认出来了。转头看向出口处,果然就看见外公拉着一个简便的小行李箱,精神奕奕地走了出来。这么轻便,看来不像是长住。   “外公!”伊馨对老爷子招招手。而叶老爷子一看见宝贝外孙女,脸上笑得像是开了朵大红花,乐呵乐呵地。   “遐迩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在车里等呢,我们出去吧。”   伊馨想接过叶老爷子手上那个小箱子,不料却被拒绝。   “没事我自己来,你外公我还没老到拖不动这么个小玩艺儿。”   不服老是大部分老年人的通病,但又是谁临上飞机前在那儿再三强调自己拿不动行李,必须要有人来接机的?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外公在不教育人的时候,就是个老小孩,总能让人莞尔。不过伊馨最后还是坚持从他手中拿过行李。   “和遐迩处得怎么样?”老爷子劈头盖脑就是这种问题,心思因为脸上的八卦表情显露无遗。   “我一直都想有个大哥,师兄终于能圆了我这个心愿了。”回答得一语双关又含蓄,叶翔胜只能撇撇嘴,没继续八卦。   走到外面的时候,穆遐迩已经下车打开后车厢盖,和叶翔胜打了招呼后,把那个轻便过头的行李箱放进后车厢。三个人都上车后,穆遐迩便又驶上机场专用道,继而转上高速公路。   “外公你饿不饿?先去吃饭吧?”   叶翔胜同意,反正只要那个女婿不在,做什么都没问题。伊修远夫妇原本是订了三天后的航班,因为在那里正好有些生意上的事情要处理。谁知道叶老爷神不知鬼不觉在最后一天换了机票,把他们丢在法国,自己跑回来了,让他们连跟着变更的时间都没。   “外公,爸妈他们怎么样?”   “谁知道。”叶翔胜闭着眼睛一脸的不屑于顾,说话声音几乎是用哼出来的。   “那外公这次怎么突然要回来了?”   这才是伊馨的重点,没想到却换来老爷子三声干笑。   “这个嘛,哈哈,就是有点那个啥,有点事情。嗯,有事。”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