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为自己,离开!

June 21, 2017

 

  笑话!真是笑话!
  伊馨坐在出租车上,看着路边的景物飞快掠过眼前,眼里有些蒙,却掉不下眼泪。脑中全是刚刚的画面,像一个魔鬼,撕扯着她的身体。
  好痛,这感觉远远比梦中的痛上百倍。她能感觉到自己轻微颤抖的身体,连牙齿都在碰撞摩擦。握紧了拳头,指甲深陷在掌心深处,仿佛若感觉不到这痛,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呼吸。
  原来这世界总是会跟着一个定律走。就好比一个花心的男人,从一开始就不该指望他能为一个女人从一而终。
  他不会为你在一棵树上吊死!
  花心如他,早晚给你出花样!
  过去别人的忠告毫无预警地跳入脑海,就像在嘲笑她的愚蠢。
  看不到他,你就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是不是抱着另一个女人!
  如果是这样,发现一次就彻底出局。
  我不能忍受分享,亲吻拥抱都不可以!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没那个出轨的机会。
  往事历历在目,被谎言和真理包裹着,但过去自己却不曾发现。当一层一层剥开,感情已经被重创得鲜血淋淋。短短几个月,她却不知不觉走入了这段感情,慢慢深陷。不过她该庆幸的,在自己还有思考能力的时候被这样一棍子打醒,明白自己有多可笑。
  低头看看左手中指上的戒指,依然那么闪亮,上面的红宝石在她雪白的纤手上,红得有些刺目。伸手拨下戒指握在手心,小小的金属竟然无法在她手中温热。
  不要去相信什么情比金坚,没有无坚不摧的感情,只是阻碍和诱惑不够足以让两人疏离罢了。
  “小姑娘,失恋了就哭出来,憋着不好啊。我也带过你这样的,大哭一场,什么事都没了。男人嘛,都一个样,下次找个更好的。”
  司机见伊馨这样,忍不住安慰她。载她过去的时候,她有着热恋的表情,没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离开,就又要送她回家,只不过现在是满脸伤害和愁容。
  伊馨没有搭话,因为完全发不出声音,也怕自己一说话,眼泪就会控制不住掉下来。
  可能一切都是注定的吧,否则外公不会挑这样的时候来,而她也不会在今夜跑去东方彧家。
  感情是他的游戏,被骗不是他的罪过,只不过是自己太过愚蠢。不同的人类就应该过不同的生活,就不应该有所交集。爱情是应该被放在天平上的,少了你情我愿的单方付出,就成了一场闹剧。
  “外公,我决定跟你出国。”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一起吃早餐,听伊馨这么一宣布,其他三个人都停下动作,愣愣地看着她。
  “怎么了?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叶佩慈最先反应过来,很是不解。
  “没什么,昨天晚上想了很久,才决定的。外公也有每年安排好的表演行程,不可能真的在这里等我几个月。而且我想通了,不就是个毕业典礼嘛,说到头也没什么。离开后还是可以和大家保持联络的。”
  “好啊!我就说嘛,外公一切都安排好了,咱们这两天就把事情办好,外公去给你订机票。”说着叶老爷子饭也不吃了,跑去打电话订机票,笑得嘴巴都裂到耳根后了。
  “你没事吧?真的想清楚了?”毕竟是自己女儿,叶佩慈能感觉到一些不寻常的气氛。
  “真的,妈妈你放心,我想得很清楚了。”说完伊馨低头吃饭,脸上维持着寻常的表情,滴水不漏。
  但是穆遐迩晓得这事情和她的感情生活脱不了关系,扫了眼她的左手,中指上有一个淡淡的戒印,而原来的饰物已经不在。
  “决定了的话就好好生活,好好学习。跟着老师可能会挺辛苦,他骂起来人可是不留情的。”
  穆遐迩说得意味深长,并不打算揭穿她,至少不是现在,当着两个家长的面。
  吃好饭伊馨准备去学校,回房间拿东西的时候,眼角余光瞥到了躺在桌上的戒指。这种东西,还是还给他吧,况且该说的都应该说清楚。打开抽屉,拿出那个钢琴音乐盒,取下了钥匙环上的私人音乐室钥匙,又解下有着情侣吊坠的项链一起放了进去。合上盖子的那一刻,她也将这段感情埋进了心底。拿起戒指放在包里,便转身离开房间,她今天要去办妥毕业的事情。
  学校竟然意外地配合,在她去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毕业证书。为了让一切合理化,伊馨单独进行了最后这堂课的考试,不难,相信及格不是问题。之后便去找了林艾芸,两人在学校操场边散步边聊。
  “你不是吧?真的要走了?”
  “嗯,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哪里好了!都不能一起毕业一起做最后的疯狂了啊!别走嘛,等毕业不好吗?”
  “我外公联系了有名的老师,如果我不去就是失约,以后是不是还能请他教我就很难说了。我不想失去这个机会。”
  “真是这样吗?”林艾芸对伊馨今天的状态有些质疑,“你跟东方彧说了吗?”
  一听到他名字,伊馨就很不自然地促了下眉。当然这也没逃过艾芸的眼睛。
  “你们没事吧?”
  “艾芸,我想你一直都没说错。当初没听你劝,现在就自讨苦吃了。”
  艾芸一听连忙拉住她停下脚步,问:“什么意思?他对你做什么了?”
  “没什么,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口气意外的平淡。
  “什么!那个混蛋!我就知道,真是狼心狗肺的。当初说得多天花乱坠啊!我帮你找他算账!臭男人!”
  看艾芸那么激动,伊馨还真怕她会做出什么惊人举动来,连忙劝慰。
  “不要了,我看清了就好。反正我离开后大家也不会有联系了,就当一个教训。”
  “你不是为了他离开的吧?”
  “我是为我自己。”
  伊馨回答得很诚恳。是啊,为了让自己彻底走出这段感情的阴影,远走高飞是最好的办法。
  “哎,帅哥啊,看看就好,绝对不能拿来做男友。”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