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36. 初吻


  果然他还是那么惹人嫌!我恨得就想踹他一脚!可他却适时收起了那戏虐的表情,说:“这寻遍大江南北,我想这样的温泉也只此一处。游走各城,一路上的起居并不稳定。平日里你不都有每天洗浴的习惯,今日可是机会难得。”   确实,古代人本就不那么勤洗澡,如今行走在外,自然就更省了不少。我看他们那些的大男人行猎或比赛结束后直接就脱了上衣在营地附近的洗里冲了,至于别的嫔妃如何解决我也不得而知。不洗澡这种事情……果然还是无法忍受啊。   人神挣扎了几个回合后,我终于迈出脚步,往池子那边去,不时还回头确定他没有任何奇怪举动。未到池边,就闻到了一股很清淡的香气,有点像雨后森林里弥漫的那种清香,感觉像是这泉水的气味。我伸手探了探水温,刚好适合泡澡的温度。轻舒了口气,便一件件将衣服解开放在一旁的大石头上,步进了池中。   这水不深,水面刚好能盖过我的肩头,暖暖的,驱走了寒意。心情大好,我干脆解开沾满沙尘的发髻,连头发也一起洗了。偶尔超亭子那边看去,果然除了那尖顶别的都被花丛挡住,想他也是看清这边。   泡在水池里,看着那片唯美如画的花海,我内心忽然翻搅得厉害,脑中闪过的是那些不愿再回想起的画面。   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郁金香,一开始是只是看书中的文字描写以及照片,真正看到还是和妈妈一起去市场买菜,一个卖花的摊位正好摆出来一把新近的郁金香。那次我缠着她买了第一束,从此家里便时不时会买上一把放在客厅,而知道我喜欢郁金香的可能也只有我妈妈。这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我从没机会跟别人提起过。   但元子臣他却知道。   我记得那是结婚后的第二个月,我的生日,是个星期五。那天早上便收到妈妈以及一些好朋友的祝福,我向来不怎么注重生日,简单地谢过后便出门去上班了。自从我找到工作后,大部分时候元子臣都会送我,今天他却走得特别早,只在桌上留了早餐。和前一个月一样,没有任何不同。   我也不期待什么,安安分分完成一天的工作后,打算坐车回家,这时收到了他的短信,字不多,让我不要回家,先去一趟他公司。我没追问他是为什么,让我去就去吧,反正也是顺路。   这是我第一次去他公司,不是什么很华丽的大楼,是简洁而时尚的造型,内部装修也都是相同的风格。跟前台的小姑娘说我要找元子臣,她问我是谁,我竟然一下子答不上来。   我是他老婆,这句话果然说起来很别扭。   就在我很纠结的时候,一旁来了个人,主动替我解了围。   “没关系,让她上去吧。”   我看向那个好心人,却发现她的笑容并不那么友善。是她,元子臣的秘书。我尴尬地谢过她,便跟在她身后往元子臣的办公室那边去。她没有领我进去,而是让我在门口沙发椅上坐着等。我也没多想,便拿出手机打发时间。不知不觉就这么坐了近四十分钟,还是元子臣的一个电话提醒了我。

  “你在哪?还没到吗?”他问得有些担心。   “我在你办公室门口。”   “……”   电话没挂,只听到沙沙声,随后他办公室的门开了。他站在门口,手上还拿着手机,皱着眉头超我伸出另一只手,说:“怎么不进来?”   我挂掉电话起身走向他,看着他的手,稍稍犹豫了一下,才将手放进他掌心,他随即握住。   “我以为你在忙。”我回答得挺无辜的,是他的秘书让我等的嘛。   “傻瓜,你进来又不会影响我。”他揉了揉我的头发,牵着我进了他办公室让我坐在一旁的沙发里,又给我拿了瓶水,“饿不饿?我还二十分钟就好了,再等我一下。”   我点点头,给了他一个笑容,说:“我不饿,你忙吧。”   站在他办公桌前的郑秘书看着我,脸色并不太好。其实对我来说坐在里面还是外面都一样,我还是玩我的手机。   “元总,这份计划还在筹划,还不能对外公开。”郑秘书的意思我也听明白了,就是不能在我这个非相关人员面前谈事情。   刚要说我可以出去等,元子臣先开口了:“没关系,她不是外人。”   郑秘书不解:“她是?”   “我太太。”他答得从容,甚至脸都没抬起来,好像是在说一件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听了是不是有脸红。   不过那郑秘书显然不太能消化,看了看我,又看向她老板问:“太太?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元总已婚的事情?”   元子臣终于抬头了,笑答说:“也就是最近的事情,她不喜欢铺张,也就没到处通知。”语毕他还柔柔地看了我一眼,我连忙低下头假装玩手机。   “这么快……我记得上次你们去琉璃水榭的时候她还住的3102号房……”意思就是那时候我们的关系还没到同床共枕的地步。她说得没错,我好奇元子臣接下来要怎么圆这个谎。   “结婚前留有点遐想的余地不是更好?”他草草答了句,随后便将话题引回了工作上,没再给郑秘书机会继续追问我们的私人话题。   他很守时,二十分钟内完成了工作,便牵着我离开了。公司里还有些加班的员工,看到我们纷纷投来好奇的眼光,看来元总身边突然冒出个女人是件极为稀奇的事情。   “我这么来你公司会不会给你造成困扰?”感觉明天我就会成为他们公司的头条新闻了。   “老板结婚生子总不能还得跟员工报备吧,没有什么可困扰的,他们也就新鲜个几天。”他倒是答得轻松,将车滑进家中的车库后下车给我开门。   到了家门口,他没有立刻开门,而是神秘兮兮地忽然转身,朝着我笑得迷人,说:“亲爱的老婆大人——”然后才一把推开门,“生日快乐!”   门一开,整个客厅的感应灯随即亮起,一瞬间我以为自己眼花了,又或者是走错家门了。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一屋子的鲜花,而且是我最喜欢的郁金香,各种颜色,各式品种,有盆栽的,也有插瓶的,摆满了整个客厅。

  明明我出门前还是和平日里一样的客厅,竟然一天就成了花店。但为什么偏偏是郁金香?巧合吗?   “好意外……”我的反应没有我内心中那么强烈,看着那些花我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喜欢吗?”他眼里有着期待。   我点头回答“喜欢”,这是实话,没有女人不喜欢惊喜,而且那惊喜又是自己喜欢的。   “喜欢就好,我本来还担心会赶不上呢。”   “所以你让我去你公司就是让人安排了这些?”难怪他神神秘秘,还不明所以地让我去等他下班。   “一部分吧。那么晚才回来,饿了吧?我做好吃的给你吃。”   他还真是说到做到,进屋脱了西装挽起袖子下厨做饭,也没多久,一顿像样的烛光晚餐便端上了台面。我知道他能做饭,却不知道他这么厉害,色香味俱全,不会比他那琉璃水榭的大厨差。可能是高兴,也可能是第一次这么过生日,忘记自己酒量多不好,那天我多喝了点葡萄酒,很快便有种昏昏沉沉的感觉。   “今天难得,在家喝点酒是高兴,但以后绝对不能再一个人在外面喝酒了,明白吗?”他扶我起身,想带我到一旁的沙发上坐。   我两腿不怎么听使唤,有点轻飘飘的,这感觉熟悉得很,干脆就往他身上靠过去。   “我也就喝醉过一次而已……”嗯,就是啊,才一次,“不能说的……”不能告诉他那次我喝醉了就抓着路人甲去开房。不过那路人甲身上很好闻,元子臣身上也很好闻。   我听到他叹了口气,说:“一喝酒就往男人身上靠,真是让人不省心。”   我笑了,回答:“你是我老公,有什么关系?”说完我还为了表示理所当然,便整个人挂到了他身上,脸跟他贴得近得两眼不能聚焦。   他只能搂着我的腰稳住我的身子。“你喝醉了,乖,我扶你回房间睡觉。”   “那你抱我……”我懒洋洋地窝在他颈间,已经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了。   感觉他身子僵了僵,好一会儿,忽然我觉得一腾一横,他便将我抱了起来,直直往卧房里去,直到他将我放到床上,我的手还死圈着他的脖子不肯放。我不想他离开。   “乖,好好睡一觉,嗯?”他想拉开我的手,但我死活不愿意,还拚了吃奶的力气将他拉近自己。“向妤婕!”他低吼了一声,声音有些不自然。   我虽然没经验,当然之前喝醉那次不算,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我知道覆在我身上的他身体有了什么样的反应,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嗯……我们是夫妻了……”我说得轻轻地。我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借酒壮胆,但我当时真的认为,既然是夫妻了,那履行夫妻义务又有什么不对的?况且他都说要跟我一起一辈子了,那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早晚了吗?何必矜持?他或许是顾及到我的感受才从来没有这方面的要求,甚至连亲吻都没有过,那也只有我先走出这一步了。

#异梦三生

Related Posts

See All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