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九公主的愿望

June 28, 2017

 

  想了想,我给他去了条信息,编了个谎。我还是要回去他那里的,我不想他再把父亲牵扯进来,既然是我点头同意了的事情,那我只有去做一件商品该做的。
  但我和他之间从此以后便被划上了一条巨大的鸿沟,疏远和冷淡是我唯一保护自己内心仅剩的方式。他曾经疑惑过,他试探地问过,我给他的永远是一笑置之。但他还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的一切,但从他温和的眼中,我只能看到另一个女人的影子。每一天我都要不断提醒自己,向妤婕,你不过就是个替代品,一个替代品不存在感情,只要接受就够了。
  好在这样的生活并没有过得太久,我父亲的事情也是东窗事发后我才知道的。虽然不了解具体情况,但我知道父亲因为野心想利用我去向元子臣敲诈更多,甚至用上了各种威胁。最后元子臣通过一系列手段让父亲的生意一败涂地,失去了所有,才会狗急跳墙,抓了我去逼元子臣跳楼。
  其实父亲那时候一定是神志不清了,这样做他以为元子臣就真的会为我去死吗?死了又怎样?他的生意会回到从前吗?
  只是那时候我真的不想去知道他的答案,更不想他真的为我去死,与其这样,还不如让我从那个悲哀的人生里解脱?其实那一刻我也是冲动的,再来一次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有那个勇气。
  只是如今有一个人为我作画,画中的人确确实实是我,而我却不想留在他身边。如果喜爱一个人,又怎能容忍他娶别人?如果喜爱一个人,又怎会再去多看别的女人一眼?或许在孔绍维眼里我的这种想法是自私的,不顾及他立场的,但我就是我,我不是封建社会的潘闻蝶,我做不到共侍一夫。只是这画还是可以留作纪念的。
  我将画卷卷起收好,放进了要带走的随身行囊里,正巧就看见了里面的白玉鹰。皱着眉头,我伸手拿起那尊玉鹰端详。先前都没有想过细看,如今拿在手上发现这玉温润圆滑,雕刻精致,是极好的工艺品。然而这玉鹰握在手上却显得那么沉重,这是皇帝拿来固筑权势的枷锁,而我只是他尽善其用的工具。这玉鹰虽然贵重,却不是我能负荷得起的东西,想了想,我将它放回了不准备带走的箱子里,他们迟早会找到的,皇帝还能将它赐给适合的主人,比如生下皇子的嫔妃,又或者是将来的太子妃。
  我们准备得很充分,因为是打算晚上离开,所以一整日我们都仿若无事般不引起别人注意。我们最好的时机是晚上的驯鹰比赛,大家都在热闹的时候,守备自然也是最松散的,我原以为一切都会顺利进行,却不知还是出了个小插曲。
  “你可会参加比赛?”我才走出帐篷准备去找卑启仁,就叫九公主堵了个正着。她看着我的眼神放着光,满脸期待。

  我都差点忘记了,我是说好了会给她看金翅紫鸢却始终没有机会。可今天我是断然不能参加比赛的,我不想骗她,可又找不到好的借口。
  “金翅紫鸢定会是最神勇出色的鹰儿!我要去母妃那边了,我等着看神鹰哦!”说着小公主便提着青色裙子跑向了已经开始入座的嫔妃处。
  我愣愣站着,心里滋着不想欺骗她的心情。
  我若决意参加这驯鹰比赛,那冠军定会是我囊中之物,只是为了满足那小公主的心愿,我可以拿自己的安危去赌吗?
  “小姐……看九公主求得这般殷切,小姐就随了她的心思吧?王爷早已将事情安排妥当,即便晚些许时辰离开也不会有大碍的。”从帐内跟出来的小娟诺诺向我建议。
  “这时辰误不起,虽说失信于九公主有欠妥当,但终究是攸关我们性命的事情,耽搁了行程非但我们走不了,还会连累王爷的。”
  “可是小姐想想,这一走怕是再也不会见面了,九公主自然也不可能再看到金翅紫鸢。她与小姐如此投缘,何不满足她的愿望呢?我和素冉会将一切准备就绪,小姐比试一结束就立刻照着安排离开便好了。”小娟竟然一改原先踌躇怕事的模样,信誓旦旦的。
  我皱了皱眉,想驳斥她,却也不知该说什么。也罢,这九公主如此天真可爱,期着盼着看紫鸢,若我执著不答应,想必连小娟也会觉得我冷漠吧。
  “那一会儿我就比那第一场,让她见过也算是了了个心愿,但你同素冉必须将一切安排稳妥了,同小王爷一起在南门处等我,待我一到立刻离开。”
  小娟急急应下了,便转身回帐内去作最后的准备,而我则喊上素冉陪我去赛场。这驯鹰比赛不同于之前的夺彩球,属于个人表演,指挥珍禽完成一系列高难度任务,完成度高者获胜,共分三场。前两场选出四位出彩女眷,于最后一场决出胜负。如果我只参加第一场的比赛,只要不出线,那我依然有两场比赛的时间离开营地,甚至能顺利离开洙阳城。
  既然小公主想看紫鸢,那就让她看看吧。
  金翅紫鸢比平时更为安静,但也更为警惕,似乎相当明白现在的情势,一看到我往赛场处去,便飞上天空,一连盘旋了几圈才落下,立于我穿了皮肩甲的肩头。
  素冉为我套上了皇帝赐的那个护腕,小声问:“姑娘真有把握不耽误时辰吗?而且……保不准还会遇上什么危险啊。”
  是啊,皇后若真有心害我,想必是出了各种法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是今天这样的个人表演,她又能整出个什么花招来呢?众目睽睽,紫鸢又只听我的意思,她总不能再叫人来暗杀我吧?
  “我只参加那第一场比试,过后便即刻离开,我已让小娟以及小王爷事先安排,不会耽搁太久。”我压着声音继续嘱咐道:“事后若是有人追究起你的责任,你将我留给你的那个香木盒交给太子爷,想他或许会为你解难。但毕竟不能太过依靠别人,王爷和太子要是不能保你,你就得趁早离开洙阳,南下贲庭。如我能平安离开,我定会于贲庭候你半月。”

  我最放心不下的莫过于素冉,她一心为我做了太多,而我却在最后给她留了这么个烂摊子。只是不管我如何劝说,她都不肯跟我离开北朝。她说北朝是她的家,附临王对她有恩,而且我走后也必须要有人拖延时间。
  我欠她的,怕是这辈子都不知道该怎么还了吧,唯一能给她的保障就是赌孔绍维对我的那份感情,看到时候是否会因此帮助到素冉。
  没有多余的时间让我再继续交代,鼓声一响,第一位参赛的公主已经上场。比赛内容看似困难重重,但我知道这些对金翅紫鸢来说只能算是小菜一碟。不论是躲避危险,攻击敌人,还是夺取重要物品,任何一件事情都难不倒它。但紫鸢知道我们今晚的目的不在于获胜,所以每一项比试都没有强出头,点到为止。
  远远看到九公主欢欣雀跃的样子,想来就算有危险,却还是值了。一个混血的公主,也只有在孔绍维顺利登基后她才有可能安稳过上一辈子,否则很难想象会有怎样的艰苦生活等着她。
  我瞥了眼上座,皇帝还是一贯的笑容,皇后面无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又在打算盘。再往下看,看到的是那张英俊的脸庞,懒洋洋靠在坐垫上,手上一杯酒轻晃着,没有喝。即便离得这么远,我还是能感受到他的目光,火一般烙在我脸颊上。
  这次我没有避开他的视线,直直回望。或许,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我想记牢他的模样,重叠,覆盖元子臣在我心中的样子。多少……他是有些喜欢我的吧?
  想想自己还真是有点可悲,对着相同的脸心动,结局却都与自己期望的背道而驰。爱情是什么?是一瞬间的感动,也是那一瞬间才有的冲动吧。当一切平复了,日月星辰依然每日交替,没有了爱情的人,不是一样过得很好。
  收回目光,我深深呼吸了一下,抛开留恋,转身带着紫鸢离开了赛场。下面还有别人比赛,我已经不感兴趣了。和素冉道别,即便再如何依依不舍也要有曲终人散的时候,现在的我必须快马加鞭赶去和小娟他们会合。
  事情比我想象得容易多了,按着计划,没花多少功夫就瞒过了看守营地的士兵,在卑启仁的安排下来到洙阳的南城门附近,那里已经集结了一支商队。附临王计划周详,商队里有当地较为知名的商人,也混杂了些有功夫底子的人,能这么安排已经是相当大仁大义了。
  附临王为保孔家地位,完全可以和皇后一丘之貉将我置于死地,但他选择将我安全送离北朝,或许是为自己留条后路,至少孔绍维不会记恨于他。
  相比之下,皇后今天倒是安分得很,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洙阳王夫妇的事情让她有余悸。我没功夫管她那么多,反正今夜我就走了,她也该省心了。
  一路上出城上路,竟然顺利得没有一丝阻碍,反倒是让我有些不自在了。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