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你想怎么样?

July 13, 2017

 

  伊馨从梦中惊醒,心悸如雷。不知多久了,不曾再做过有关过去的梦。而今夜,自己仿佛又回到三年前那个秋天,重新度过了那几个月。
  转头看着身旁的妹妹,呼吸均匀,似乎睡得很安稳。几点了呢?天花板上的风铃依然纹丝不动,长长的影子伴随一侧。伊馨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想看时间。才一打开,就看到一条未知号码的短消息,纳闷着点开。
  “小馨,老大在酒吧喝糊涂了,你能不能来看看他?”
  是小武吧,大概是从夏歌那里要来的电话。但是找她做什么?既然在酒吧,那个台柱不是更近水楼台?而且照关系来看,自己并不适合出现。
  “对不起,太晚了,我已经睡了。”伊馨这样回复。
  躺在床上,虽然紧闭双目,脑袋却像吃了兴奋剂一般,怎么也无法平静。明明不应该再有影响力的回忆,此刻因为两人的重逢而翻搅着她的内心。
  手机再次发出震动,不过这次不是短消息,而是来电。伊馨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起身,轻手轻脚摸去阳台上接听。
  “喂?”
  “小馨,你真的不能来一下吗?我看老大情况有些不妙。”
  “可是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也不开车,不是很方便。他女朋友不在吗?”
  金程武知道她说的是苏紫言,小心翼翼地回答,不敢说错半句。
  “老大一个人在喝酒,我看他想见的人是你啊。”
  那又怎么样,不过是朝三暮四的表现罢了。
  “对不起小武,我不是很想去。”
  “算我求你了小馨,你就来一下,老大他看起来真的不太好。”
  “他怎么了?”
  “我怕他喝伤了。拜托了,而且我也有很多事情想跟你说。”
  伊馨多少还是会担心,哪怕再不愿意,心中还是有牵挂。最终还是敌不过自己的心软和金程武的哀求,叹口气说:“那我过去看看吧。”
  回到屋里,看看还在酣睡的妹妹,帮她拉好被子后便悄悄换上衣服走出房间。路过爸妈还有外公房间的时候,还特地放慢脚步,就怕发出声响惊动了他们。她不可能开车,发动引擎的声音足够在这寂静的夜晚吵醒屋内的所有人,所以选择在路口拦了出租车。
  晚上道路通畅,到“依馨”酒吧不过二十来分钟车程。酒吧还在营业,客人稀落了不少,剩下的几乎都是在拼酒的,不少已经醉得胡言乱语。金程武在办公室看着东方彧的时候,就在电脑显示器上看到了监控摄影机里出现的翩然身影,连忙出去迎接。
  “小馨!这里!”
  伊馨因为被一个醉酒的客人搭讪,正不知所措,一看见小武连忙过去。金程武让服务员把客人带回座位后,就带着伊馨往后面的办公室去。
  金程武带她到门口,就没有进去了,说:“老大在里面,你去看看他吧。我先看下场子,你没来的时候我都不敢走开。”
  伊馨点点头,往门缝里探了探。东方彧似乎已经醉了,躺在沙发上,两个酒瓶在地上,空了一个,另一个还剩一半。走进办公室,金程武就帮她带上了门。走到东方彧身边,拿起地上的一个酒瓶。是洋酒,烈得很,这么一瓶半下去,不醉也难。
  他何必这样?若她可以将他逼到如此地步,那他当初为何又要三心二意?最可恨的是他竟不以为然。
  在他身侧坐下,看着这张三年前曾让她震撼的俊逸面孔,现在依然那么养眼。这样的脸,不知道毁了多少女人的幸福,这样的身世背景,又不知道给多少女人制造了飞上枝头的幻想。套用艾芸说过的话,男人太帅就是祸害,虽然当初是用来形容当年的校董Johnny刘。
  他蹙着眉,不知道是做着不好的梦,还是因为酒精让大脑无法正常思维,看起来很不好受。伊馨环顾了下四周,办公室一边还有一扇门,敞开着,是洗手间。起身走进去,看见里面有毛巾牙刷,应该是以备不时之需的。
  沾湿了一块毛巾,走回沙发旁,蹲下身帮他擦了擦额头,或许这样能让他好受些。凉凉的毛巾果然惊动了他,动了动,没有睁开眼。
  东方彧迷蒙中似乎感觉到有人在一旁,还有周遭的香气,熟悉得让他心跳。他不敢睁眼看,怕一睁开眼,会发现一切不过是幻觉。半梦半醒间,脑海里始终都是伊馨转身离开的画面。
  见他似乎没有立刻转醒的迹象,伊馨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她不可能留在这里陪他到天亮,但一时半刻小武也不会上来。刚想起身把毛巾放好,东方彧轻喃了一声,伊馨没听清是什么,欲转身离开。
  “不要走……香香……”
  这声轻唤止住了伊馨的脚步,顿时心中百味杂呈。这个称呼已经有三年不曾听过了,而会这么叫她的,也只得东方彧一人。
  伊馨呆立在那里,依然背对着他,手紧攥着毛巾。怎么可能就这么没感觉了?阔别三年,再听他这么叫,依然如同当年一样,听着顺耳,舒心。只是现在多了份自我嫌恶,讨厌自己这么没用。
  忽然身后一阵玻璃瓶碰撞的声响,伊馨猛然回头,东方彧的手臂从沙发上滑了下来,碰倒了地上的酒瓶,洒了一地,瓶子滚到沙发一角停下。走上前,想帮他调整好睡姿,岂料他一个翻身,因为动作较大,口袋里的皮夹滚落到地上。伊馨帮他拾起,一道闪亮迅速从皮夹中掉落下来,落地时发出清脆的声音。
  低头一看,伊馨怔住了。
  这是她曾经送给他的项链啊!这个吊坠太过独特,一眼便能识别。伊馨弯腰捡起项链,意外发现上面还套了个环。仔细一看,原来就是那枚作为情人节礼物的戒指,分手那天,她还给了他。
  他没有戴在身上,却留在身边。为什么?为什么他所作的一切都仿佛对自己用情极深,却依然在女人堆里过日子?
  东方彧,你到底想怎么样?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