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威逼利诱去相亲

July 22, 2017

 

  “可是妈,我都不认识他们的,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我去。”
  下午三点不到,叶佩慈趁着叶老爷子睡午觉的时间,抓着伊馨去美容院,还吩咐小女儿伊柔要在家摆平外公,当下就苦了她张小脸。
  现在伊馨和叶佩慈双双躺着做美容,脸上厚厚一层火山泥面膜,不能乱动,只好含糊不清地交谈。
  “怎么不认识,你不是才见过吗?”
  她最近见过名人了?伊馨纳闷得很。
  “谁?”
  “就是你上次去参加订婚宴的那家啊,东方家,你不是和他们女儿关系不错?”
  啥?伊馨差点就弹坐起来,但是被一旁的美容师阻止。
  “怎么是他们?”该不会是他们知道自己和东方彧的事情了吧?
  她过于激烈的反应让叶佩慈很是莫名其妙,但又不好随便转动脑袋看她,只好继续说:“上次你去帮他们表演助兴,他们说很感激。而且不是其他人都没去成吗,所以人家就主动说要请我们全家吃饭。不过我说小馨啊,你以前怎么没跟我们提过你认识东方家的女儿?要不是这次你回来参加她的订婚宴,我和你爸都还不知道呢。”
  “妈,我不想去。”
  “为什么?人家指明了这顿饭是向我们道谢,你是主角,要是你不出现那不是太失礼了。”
  叶佩慈当然不晓得女儿心中的心思,还以为她被外公灌输了奇怪的思想,不愿意接触这类人呢。伊馨连半个理由都想不出来。是啊,人家要谢她,她干吗不去?但她又说不出口自己和东方少爷的过去。
  见伊馨半晌没回话,叶佩慈继续劝诱说:“乖女儿啊,你要知道你爸妈现在正在处理一个关系很大的计划书,如果能得到东方家的支持,那就是如虎添翼,可谓万无一失啊。你也不想我们得罪人家是吧?”
  听妈妈这么一说,伊馨再怎么不情愿也说不出口了。她自己的个人问题,不应该连累别人。更何况东方彧今晚还不一定会出现呢。
  “好吧。”
  女儿既然妥协了,叶佩慈自然不再提这个,开始聊起其他琐碎的事情。两个人在美容院坐了几个小时,终于连带发型和化装一并完成。叶佩慈带着伊馨去名品专卖里买了两套洋装直接换上,等她们抵达约定的饭店时已经快要六点,伊修院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了。
  三个人由酒店大楼的底层直接乘坐VIP电梯直达三十八楼顶层的旋转餐厅,报了预约人的名字后,服务员恭恭敬敬把他们迎入了其中一间包厢。房间里只有东方尉和宋宛茹,在确定没有第三个人的时候,伊馨心中落下了块石头。
  大人们互相客套招呼,作为小辈她就跟着叫人。宋宛茹一看到伊馨就眉开眼笑,今天伊馨的淑女装扮甚至比那次正规的宴会装更胜一筹,叫宋宛茹心花怒放。
  儿子要是能娶回来这样的媳妇,绝对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她非得去各家太太面前大力吹嘘。现在这年头,能碰上几个这种极富传统雍容气质的女孩子了?一颦一笑简直就是画里走出来似的。
  “上次真是太谢谢你精彩的表演了,下飞机就去一定累坏了。真难为你了,那天你走得急,都没机会和你好好聊聊。”
  宋宛茹虽然说话很端庄,但眼睛就直盯着伊馨瞧。
  哟喂,看这小脸!大眼睛,皮肤又白又细,虽然只化了淡妆,却已经精致得让人百看不厌。
  伊馨被看得有些尴尬,微笑着回答说:“伯母客气了,我也是为了祝贺夏歌。不过那天还真抱歉,状态不是很好,只能提早离开。”
  听这声音!柔得跟棉花糖似的,入口即融。
  “不要那么见外,伯母伯母地叫着多生硬。你是夏歌的朋友,叫我东方妈妈就好了。”
  伊馨哪儿叫得出口,只能傻傻陪笑。
  其实宋宛茹巴不得把前面的东方二字去掉,直接叫妈妈更听着顺耳。忍不住就小小幻想了一下伊馨用她那柔柔的调子唤自己妈妈的感觉。这简直就是她心目中最为理想的儿媳范本了——温柔大方,美丽娴熟,语调轻柔,举止优雅,还是专业级别的钢琴家小提琴家。这样的女孩子怎么能白白让给其他人,可偏偏那个笨蛋儿子还没到。宋宛茹有些着急了,借口说去洗手间,到包房外去给东方彧打电话。
  “不孝子!你当妈妈说话耳旁风是不是?现在都几点了,你快给我过来!”
  “妈!我不去相亲!”
  “你来不来?要是你不来,信不信你妈妈我今天就留在这儿不回去了,等到你来为止!”
  孩子大了,做爸妈的管不了总威胁得了吧?她倒要看看这个不孝子会不会就真看着她在这儿住下了。
  “妈你别这样。”东方彧还真怕了老妈,因为她还真做得到,“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去就是了。”
  “限你二十分钟内必须赶到!”
  终于得到儿子的妥协,宋宛茹下了最后一个命令后,高高兴兴收了线回去包房继续聊天。
  东方彧挂了电话,无奈只能换了衣服出门。本来他今天哪儿都不想去,包括酒吧,在家休息。但老妈都这么威胁了,他再不去岂不是真成了不孝子。算了,了不起到了那里再想办法让对方知难而退。
  花了二十分钟不到,东方彧就已经乘上了VIP电梯上三十八楼,在服务员的带领下站在包房门口。叹了口气,才伸手推开厚重的木雕门。他这一推门惊动了里面的几个人,纷纷回头,而这一回头,彻底冻结了两个人的面色。
  怎么会是她?难道老妈要他相亲的对象就是伊馨吗?
  东方彧目瞪口呆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宋宛茹连忙起身到他身侧,推了推他,压低声音说:“干什么呢?见人家漂亮也不用这么失礼吧?妈妈眼光怎么样?是不是比你心中那个酒吧女强多了。”
  这话说得很轻,唯独最靠近他们的伊馨听到了,虽然只是最后一句话。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