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卫梓馨

July 29, 2017

 

  迹空城,曾辉煌一时,如果我没记错,孔绍维说过这座城已经荒废了近两百年。

  隔着白纱,我呆呆地望着前方,随着马车的接近,那堵城墙的容貌也越来越清晰。气势依然磅礴,规模仍旧庞大,只是与记忆里不同的是,在这堵墙上看不到沧桑,反而是盛气和辉煌。城门上,“迹空城”三个金灿灿的大字,远远就能看到。越是接近城墙,来往的人群就越是增多,有车队,也有徒步的行人,从四面八方进出这座城门。

  这是一座鼎盛时期的城池。这里不是潘闻蝶存在的时代。

  有过一次穿越的经验,我立刻意识到现下的状况,但震惊依旧。所以那箭伤是致命的吗?我是死了又再一次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根本没有容我深思的机会,车子一进城妇人便带我下车,穿梭在热闹非凡的街道上。街上人来人往,商铺摊贩从入城开始便于道路两旁直直延伸望不到头。各种叫卖和讲价声此即彼伏,食物的香味弥漫在大街小巷,奇珍异宝玲琅满目。这个自由贸易的城市里没有国界,也没有人种之分,在这里,生意最大。

  走了十来分钟,她将我领进了一座大宅的侧门,像是暗号一般有规律地敲了敲木门,没多久便来了一个丫头。

  “柳爷要的人带来了。”那妇人躬身客气倒,对眼前的小姑娘很是尊敬。

  小姑娘冷冷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我,说:“我带她进去,你先走吧。”

  妇人点头称是,退后了两步便离开了,临行前也没再多看我一眼。我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角色,看似重要,但显然并不受人待见。眼前的小姑娘也是如此,完全没把我当回事,冷言冷语,将我领进了院子。

  我心如擂鼓,不晓得等待自己的将是何等命运。我可以选择在来的路上逃走,但这柳爷或许是我来到这两百年前的迹空城的唯一线索,或许只是一时的灵魂出窍,某一个机缘巧合我一觉醒来又会成了潘闻蝶或者向妤婕。

  白纱在眼前拂动,一路穿过庭院我们没有遇到任何人。这柳爷想必是家财万贯又或是位高权重之人,这院子大得离谱,各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建筑上不仅刷有金漆,还镶有宝石。

  到了一个小院子,小姑娘把我领到门前,扣了扣门,道:“柳爷,您要见的人来了。”

  不一会儿里面传出一个低沉的男音:“进来。”

  推开门,小姑娘让我进门后便退下了,只剩我站在前厅,隔着白纱看眼前的男人,朦朦胧胧的。男人喝了口茶,放下杯子后才抬眼看我。

  “把斗笠摘了。”他命令。

  我小心翼翼摘下斗笠,尽量不想显得慌张,暗自握拳保持镇静。

  眼前的男人看似三十来岁,浓眉大眼,皮肤白皙,可以用生得漂亮来形容他。一身东宜装扮,衣冠虽不见华丽,却透着高雅。或许他是个东宜商人。

  他端详了许久,自顾自点了点头,问我:“身上的伤好了吗?”

  “是的。”我如是回答。

  “嗯,问吧,我知道你有问题。”他倒是不绕圈子。

  可我问什么好?不管是孔绍维还是潘闻蝶,我都得不到答案,那我能问的也只剩一个问题了。

  “我是谁?”

  他没有半点惊讶,倒是对我不记前事显得很满意。“你姓卫,名梓馨,东宜人。改朝换代皇帝捉拿杀戮前朝余党,你们卫家便是其中之一。”

  这话听着耳熟,以前不知是听小娟还是谁说过,这皇帝对前朝的余孽是杀了个片甲不留,还留下一堆冤案遭后人非议。

  卫梓馨?这名字为何如此耳熟?

  没给我多少消化的机会,男人又接着说:“你在逃亡中沦为奴隶被卖至西朝,你身上那伤便是你终身为奴的印记。”

  听了他的话我不自觉伸手摸了摸几乎痊愈的伤,那里留下的疤痕难道是个烙印吗?一个象征奴隶的烙印!

  “不用担心,你也有你的长处,生得俊俏,得贵人相助,如今还能有机会进城主附上做个婢女,是你的福气,以后一心一意伺候你主人便是了。今日你便会同其他入选婢女一同入城主府,该学的规矩进了府中自有人教你。你可在这屋内稍作休息,一会儿会有人来领你去前院。”

  语毕他似乎并不打算给我发言的权利,自顾自起身,整了整衣袍,推开门后扬长而去。

  即便让我发言,我又能说什么?我最大的疑惑任何人都无法解释。

  为何老天爷要让我辗转反侧经历这一次次的轮回转世?

  感觉自己就像跌进了一个早就设计好的剧情里,我只是负责出演这个角色,但结局早已不是我能决定的。如果只是为了让我了解自己和元子臣之间的前世今生,那在最终的结局里我们又会怎样?毕竟我已经两次死在了同一个男人的眼前。

  想到这里,心痛的感觉又再次涨满胸口,不知何去何从,但又期待能再一次看到同一张脸孔。如果再见,我必会尽全力维系我们的关系,即便他或许不认得我,也不论结局如何,只希望两人不会一再错过。

  元子臣啊,这一世,我们是否还会再见?

  我挨着桌子坐下,现在不是迷茫的时候,既然被设定了“卫梓馨”这个角色,不管有多难也要认真扮演。就像是宿命,我相信我一定会再见到他。

  如那柳爷所说,没过多久,之前领我来的那个小姑娘又回来了,我戴上斗笠,默默跟着她去了前院。那里站了一排和我一样装扮的女人,个个素衣加白纱。我暗自深吸了一口气,站到了队伍的末处。

  等待我的,又是一个崭新而又未知的人生。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