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59. 邀请函


  “我就不明白了,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还能和别的女人来往吗?”   伊馨坐直了身体,问得很认真。   “可是姐,你们之间属于什么情况你应该比我清楚。当初你们一分手你就出国了,会不会回来都不知道,他总不能因为心里惦记你就当一辈子和尚吧?我觉得重点不是他这三年来做了什么,而是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都做了什么。我不多说了,反正你自己想想吧。”   伊柔这番话其实也有一定的道理,伊馨也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自己坚决分手,远走高飞后还不准别人另寻新欢,这说起来未免自私,更别提当初可能是自己误会他了。但心里面始终有那么道槛过不去,为什么心里喜欢一个人却能躺在另一个人的床上?难道这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差别吗?再说了,脚踏两条船就是不对,伊馨断然不会接受的。   “好了早点休息吧,人小鬼大的,说得自己好像多了解男女感情似的,还尽帮外人说话。”   “这叫旁观者清。我可没帮外人说话,我劝你是因为我看得出来,姐你还喜欢他,他也喜欢你。如果是互相喜欢的,能多给几次机会其实没错啊,说不定你们当初只是在一起时间不够,所以不了解对方呢。”   “说什么呢,什么了解不了解。”叶佩慈已经打开大门,一进来就听到两个丫头在说什么奇怪的话题。   姐妹俩连忙收口,胡乱扯了些理由。   伊修远进屋后在沙发上坐下,看起来有些不高兴,对叶佩慈说:“我刚跟你说的,不信你问问小馨,看她怎么说。”   “什么事?”伊馨纳闷。   “你爸说,像今天这种相亲的事情以后我们不参与了。我是觉得没什么不好,人家是有头有脸的大商人,如果你们真有意思有什么不好的。”   伊修远摇摇头,一点都不赞同:“我们小馨有才有貌,需要相亲吗?再说了,我是不怎么看好那个东方少爷。听说他自从回国后就没帮他爹搞过公司,一开始倒还有点冲劲,跑去别家从头做起,也奋斗了好些日子,成绩也不错。但那之后呢?工作不做也就算了,赚了点小钱就去开酒吧,花天酒地的,能出什么好料?败家子一个,小馨跟了他能过什么好日子。”   “话不能这么说,男人三十岁奋斗都不算晚,说不定他只是一时间没找到好的奋斗动力罢了。既然他之前能做到那程度,可见他是有料的,来日方长,接触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反正我不同意。”伊修远在这个问题上态度很坚决。   “我也不同意!”   客厅里的四个人一同看向走廊口的叶翔胜,他老人家还在生气呢。   “耶?难得外公和老爸会站同一条阵线耶!”   叶老爷子故意忽略伊柔的揶揄,对女儿叶佩慈说:“你怎么做人家妈的,搞什么相亲。我跟你说,这种事情要是有下次,就别叫我爸!明知道我讨厌他们这种人。”说完还斜了一眼伊修远。   “爸都这么说了,以后这事情就别提了。”   长夜漫漫,叶家大宅里的暴风雨稍有缓和的趋势,而另一边的东方家,又掀起了另一番波涛。   东方彧离开叶家后就没回自己的公寓,直接开车回家。东方夫妇还没回来,除了佣人和赵伯,就只有东方夏歌。   “哥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东方夏歌边吃葡萄边看电视,瞧见东方彧走进客厅,也只是抬头随便问了句。   东方彧三两步就走到她面前,一把拿走了装葡萄的碗,凶巴巴地说:“臭丫头,你哥我这两天没回来跟你兴师问罪你就以为天下太平了是不是?今天正好老爸老妈不在家,看我怎么审你。”   说着一把抓起妹妹,把她按趴在沙发上,任凭夏歌怎么尖叫挣扎都逃不出他的掌心。   “哥,我错了,饶了我吧。”   “你错什么了?”   “我不该偷偷找伊馨姐来。”   “还有呢?”   “我不该不跟你说我和她有联系。”   “继续。”   “我不该在老妈面前危言耸听,夸大事实。”   “你说什么了?”   “就是说小馨姐是酒吧女的事情。”   “还说什么了?”   “没了。”   “真的?”   东方夏歌趴在沙发上动弹不得,只能猛点头。就听“啪”的一声,伴随着夏歌夸张的尖叫声,小屁股上被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哥!我硕士都读完了啊!你怎么能这样打淑女的屁股!我抗议!”   “抗议?不说实话那就再挨两下!”说着当真又举起了手。   “我挑唆老妈让她安排你们相亲了!”她机关枪似的一秒钟内说了一串。   “你订婚那天,是不是故意邀请紫言去的?”   “我没……”这次夏歌说得很不坚决,所以屁股上又是一阵热辣,终于坦白,“哎唷,哥,我这还不是为你好吗?你喝醉酒的时候‘香香,香香’叫个不停,我知道你是叫的小馨姐。我还不是不忍心看你整天在那搞堕落,才这么安排了吗?”   东方彧松了松手劲,东方夏歌趁机逃脱了魔爪。   “所以老妈不知道‘香香’就是她?”难怪了,他就想老妈要是知道那个酒吧女是伊馨,怎么还会安排他们相亲。   “那怎么能说,现在爸妈都可喜欢小馨姐了。怎么样?今天相亲顺利吧?”东方夏歌笑得有些奸诈,还用力拍了拍东方彧的肩膀。这一拍正巧就拍在了被鸡毛掸子抽到的地方,疼得他龇牙咧嘴的。看来非得青了一大块。   “你没事少搞这些花样。”   “切,我本来还有好东西要给你呢。这么不领情,那就算了。”   “什么?”东方彧轻柔肩膀,问得有些不以为然。   东方夏歌笑得神秘,起身跑上楼,不一会儿又下来,手上多了个信封。走回沙发旁递给东方彧。   “爸妈不在,我就先收着了。对你来说应该是个好东西吧?”   东方彧打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一张卡片,是一封邀请函。上面赫然几个大字:迎圣诞音乐演奏会,特邀小提琴   钢琴演奏家——伊馨。

#东方佳媳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