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61. 真TM悲剧一个!


  满园花草,漂亮的雕花大门,明亮的落地玻璃窗。这间私人音乐室还同三年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伊馨打开门,钥匙似乎也没有换掉,习惯性先开了门口窗帘的自动开关,让整个屋子在几秒钟内变得通亮。   屋子里干干净净的,不晓得是主人回来了,抑或是东方彧一直有请人来打扫。白色的Yamaha钢琴上一尘不染,一边的桌上还放了一瓶鲜花。想必是常常有人过来这里的。   伊馨打开琴盖,坐在钢琴前轻轻触摸琴键,制造了一些轻微的声响。   我想做你唯一的听众。   东方彧曾经这么说过,让她感动了好久。这里一切如同往昔,那他们感情呢?是早已千疮百孔,还是仅被封存,日益渐增而不曾消失半分?   忽然一阵开锁的声响,门被打开了。伊馨回头,看到了一个年约四,五十的妇人。妇人一见里面有人,愣了一下,脱口问到:“你是谁?”   “我……”伊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既不是主人也不是客人。   妇人恍然大悟:“噢!你就是女主人吧?哎呀,从来都没见你来过呢。”   “请问你是?”   “咦?你先生没跟你说吗?你出国学音乐这段时间,他请我来定期清扫,你可以叫我花姨啦。”   先生?她哪儿来的先生。   “花姨,雇用你的是……东方彧,东方先生吗?”伊馨试探地问,因为说不定是原来的主人,而这位大妈误会了。   “是啊,否则还能有谁?东方先生还真是体贴啊,说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让我每隔几天就来这里换几束鲜花,万一哪天你突然来了,看了会心情好。还有门口那些花草也是,这一照顾就照顾了三年啦,太太你也终于回来了。”   花姨自顾自,边说边把几瓶有些凋零的花束取出,换上带来的鲜花。伊馨这才发现整个屋子里放了好几个花瓶,插着不同品种的花。大多是她喜欢的,百合,郁金香,粉紫色的玫瑰。伊馨一直都知道,东方彧是个细心的人,只是没想到连这些都想到了,他甚至不能肯定她是不是还会再踏进这个房间。只是为了那唯一的可能性,他就这么安排了三年。   “谢谢你啊,花姨。”伊馨也不想解释自己和东方彧的关系,“不过,能不能别和东方先生说我来过?”   “为什么呀太太?该不会是和他吵架了吧?哎呀,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不要太为难他了。你看他多想着你呢。”   伊馨只能干笑,说:“我今天还有事,你忙,我先走了。”   离开后伊馨没有回家,独自走在繁华的大街小巷,满怀心事。她可不指望那个花姨真的不会跟东方彧汇报今天的事情,真麻烦啊。   不知不觉走到了闹市区,伊馨依稀记得这里的那家创意餐厅,还有那个脾气古怪的老板吴超群。转了几个弯便立定在大楼低下,无奈自己不是VIP,没机会一饱口福。   “这位小姐,没有磁卡可是上不去的哦。”   伊馨回头看向身后的来人。咦?这位面熟的大哥不正是老板吗?   “吴大哥你好。”   本来吴超群就看着这背影眼熟,瞧见正面了,再加上这软软的声音,立刻就把她和记忆中的形象重叠,说:“哟!这不是……小香吗?”叫名字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下。   “吴大哥好记性,还记得我。”   “那可不,我不是说过吗,你可是东方那臭小子唯一带来我这儿吃饭的女朋友。一个人吗?吃饭了没?走走,上去,吴大哥请你,爱吃什么尽管挑。”   说着就用磁卡开了电梯门,带伊馨上楼。安排她坐下后,就去厨房忙活了好一会儿,才端了经典菜色出来让伊馨品尝。   “什么时候回国的?”吴超群坐在伊馨对面,冷不防问。   伊馨先是一怔,好奇他怎么会知道。转念一想,他和东方彧也是不错的朋友。   “就最近,回来没多久。”   “哎,你和那臭小子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些。我以前就跟你说过,如果他欺负你,我一定挺你。不过我看那家伙对你还真是一往情深的。”   “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他现在不也过得不错。”   “见过面了?”   伊馨点点头。   “他什么态度?还要和你重来吗?”   “没有提过。”   “你自己呢?怎么看?”   伊馨淡淡笑了笑,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你别看他现在好像过得很滋润,其实真的不怎么好。你离开也好些年了吧?刚走那会儿他天天工作,老把自己逼到极限,整整一年多,没怎么好好享受过。后来开酒吧了,我去过几次。身边女人是换过不少,没一个能留住他的心。那小子,挺死心眼的,这几年每到情人节就上我这儿来吃饭,一个人。有一次喝多了,说了点心里话。他啊,总希望你会在那个日子出现在这里。你说傻不傻。”   吴超群说得轻描淡写,伊馨听了心里却挺难受的。见她低着头吃饭不说话,吴超群也没打算沉默,继续自言自语。   “他啊,真挺喜欢你的,认识他这么多年,就没见他对一个女人这么执著的。我也是男人,有些话说了可能你也不爱听。有时候男人就是死脑筋,一根筋,失恋了不是变成工作狂就是变成风流鬼,以为这样能才能好过些,却不知道这两种都能得罪女人。我是过来人,我和我老婆风风雨雨的,虽然不能说我多了解女人,但至少我摸出个结论。那臭小子还嫩,我看他就没真正喜欢过一个人,只知道追,却不知道怎么挽回。那时候你走了,他就自己在那郁闷,要换作是我,天涯海角都得追回来。谈恋爱的时候尊严顶个屁用!多少男人为了老婆得罪兄弟的。说他傻帽儿他还不承认,真他妈悲剧一个。”   本来听着挺受教的一段话,怎么到了这位大哥嘴里就成了搞笑台词?终于忍不住,伊馨轻笑出声。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