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63. 小报复


  “小武!人会变的!这一年来我是怎么样的难道你不知道吗?为什么那个女人抛弃了彧,还可以住在他心里?”   金程武叹口气,有时候女人还真是麻烦,不可理喻,真不明白他老大是怎么应付的。   “紫言,我真的不想来跟你翻什么旧账,但你必须明白,爱情不是其它感情,一开始就被浇熄的话,再怎么培养都没用了。我先不管当初你和老大是不是有发展的可能,是你自己扼杀掉所有的可能性的。如果不是那件事情的话,就算一开始老大心里有她,时间长了说不定还真的就会和你一起了。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可是我现在爱的是他啊!”   “你当初也是这么说那个Andy的,不是吗?”   金程武最后的这句话,彻彻底底让苏紫言哑口无言,只能呆站在那里泪流满面。   “我们没有欠你什么,你之后对我们好,所以酒吧里的员工,夏歌和我,还有老大,也一直都是给你特殊对待。虽然我不赞成老大和你的关系,但不管怎么样,这从一开始就是你期望要求的。不要因为她回来了就变得贪心。”   “所以你们从来就没把我当过自己人,一直都在看我演戏,当我小丑是吗!”   苏紫言因为金程武过于直白的话而有些歇斯底里,但是金程武不得不说,因为如果他不说,那东方彧更不会说。让苏紫言这么钻牛角尖下去,对谁都不好。   “你别太偏激了,不说老大,就我和夏歌,始终还是当你是朋友的。我只是不想你惹恼了老大,苦了自己,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那我就永远没机会了是吗?”   金程武拍拍她的肩膀,有些于心不忍。   “不要怪我说话直接,就算她不回来,你和老大也不可能。这从一开始你们就有共识的不是吗?”   苏紫言不再多言,从办公桌上抽了几张面纸,胡乱在脸上抹了一下,妆都糊了。金程武见她又红又肿的眼睛,说:“我看你今天的状态也不适合出场,在这里休息吧,我去招呼外面了。”   金程武离开后,苏紫言独自坐在沙发上,两眼呆滞,只有绞紧的手指能看出她的不甘,嫉妒,还有愤怒。她不要就这样!一年多来,她付出了可以付出的一切,就为了他东方彧,本来以为就这样过个十年八年,总有一天自己也能走进东方家,成为东方家的少夫人。而如今那个女人回来了,她不甘心,不甘心啊!   天气已经明显凉了下来,就快入冬了。距离第一场表演只剩下不到两个星期,伊馨见学弟学妹们那么努力,自己也多了份动力,几乎天天都跑学校去和他们一起练习,有时候还会在大家离开后独自留下,就好比今天。   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伊馨收拾了一下准备离开。刚合上琴盖,就来了不速之客。   “还真的在啊,我们的前校花同学。”   这个声音有点耳熟,伊馨回过头看向大门口。果然,那里站着他们英俊潇洒,英姿飒飒的校董先生,Johnny刘。真是稀客,难得会来这里的白金级大忙人,竟然抽空来这里,而且看起来是来找伊馨的。虽然是个Gay有点可惜了他的天生条件,但他依然可以是同志圈内最锋芒毕露的闪亮之星。伊馨对Gay没有偏见,但这位Gay似乎对自己一直有点看不顺眼。   “刘先生你好。”礼貌期间,伊馨用的是英语。   Johnny刘倒也听着顺耳,用习惯的母语回应。   “我还以为你走了就不回来了,当初为了让你的毕业证书看着自然,我还花了点功夫呢。回来找Lawrrence了吗?”   耶?难道那时候自己可以一次性解决毕业的问题,还是拜这位同志先生所赐?   “是刘先生当年帮我办了学校的事情?”   Johnny留在一旁的听众席坐下,翘了一条腿,舒服地靠在椅背上,笑得很优雅。   “如果不是我,你可没那么快就能办妥啊。当年你不是走得很着急吗?我不过就是顺水人情了一下。”   说是这么说,当年他可不是什么顺水人情。本来他还盘算着该怎么小小报复一下东方彧那个混蛋,为自己白白浪费的两年时间讨个公道,碰巧就让他撞见那天晚上的事情。他知道,伊馨的事情越早解决,她也就越早离开,东方彧自然也没什么机会去追回来。虽然料定了伊馨迟早会回来,不管将来如何,至少也让东方彧心里难受了三年了,怎么说也都比自己多煎熬一年。他可不是什么多记仇的人,小小报复一下自己心里平衡就好了。   伊馨听着就觉得有问题,他做什么人情啊,当年自己可是他的情敌。不过他既然这么说,那就顺着听。   “刘先生怎么有空过来?今年好像没有校庆之类的大型活动啊。”   “叫我Johnny就好了,用不着这么刻板的叫刘先生。我在这里有点公事要办,顺便也参加一下这次的音乐会。能邀请到世界名人之后,是我们学校,以及公司的荣幸。”   “你太客气了,我也是报答老师当年的栽培。”   Johnny刘爽朗一笑,起身准备离开。   “没想到阔别三年,说话这么客套了。好了我不打扰你练习,先走了,音乐会上见。”说着就转身往门口去,忽然又停下脚步转头,“啊对了,我让校长邀请东方家的人了,说不定能在音乐会和宴会上碰见Lawrrence呢。”   说完便悠哉游哉踱了出去。   伊馨呆站在钢琴边,有些懵懵的,真是猜不透这种高智商人种的思维方式。不晓得他来找自己的目的,更不知道他那从容的微笑是真是假。不会是来看笑话的吧?那干吗还要主动告知通知了东方彧的事情。他到底想干嘛?   满怀不解,伊馨关掉音乐教室的灯,带上门后便走出学校打车回家。   一路上心不在焉看着街景。这么些天了,虽说还会联系,但东方彧没有找过自己。那这次的表演,他会来吗?

#东方佳媳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