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48. 难道是他?


  “娘!她仗着自己能陪辰哥哥习武,就当着那么多人面出言讽刺我,我这委屈跟谁说去!”唐玥玥边哭边抱怨,天晓得是吃了多大的亏。

  “你说天下有几个男人喜欢粗枝大叶的女人?她杜小巧怎么能跟你比?你以为她耍点腿脚功夫你辰哥哥就会看上她吗?且要说亲梅竹马那你们俩才是从小让娘一手带大的,轮感情她杜小巧也比不上啊。”

  这对话太没营养,我懒得多听,想赶紧收拾完走人,但谁晓得我才跨出门槛就被唐玥玥给叫住了。

  “你!站住!我问你,我和那杜小巧,谁更漂亮,更讨得辰哥哥喜欢?”

  瞧她这问题问得,没智商不可怕,没情商才是悲剧!我要是左辰南决计看不上她。但话还是得回答,不过要说她和杜小巧,其实两人和其他小姐比起来都算不上是美人。杜小巧从小习武,还有一半的北满血统,在女人中自是人高马大,但她生得灵巧,倒也不讨人厌。这唐玥玥完全不同,一副林黛玉的模样,虽然不招女人喜欢,但我相信还是有很多男人对这种让人充满保护欲望的女人无法抗拒的。

  “玥小姐多虑了,您同巧小姐实属不同类型,各有千秋,您的好自是无人能及的。”谁都不想得罪,还得适当加油添醋说些自己都恶心的马屁话,这是做下人的生存之道。

  “就是啊女儿,你同她比什么,她武功再好也不是你想要的,终究还得看你辰哥哥喜欢怎样的不是吗?”奶娘接着劝,我是乐得赶紧告退,不想再掺合。

  端着一盘子茶具碎渣离开院子,那母女两的声音也渐渐远离,直到再也听不见。我抬头望了望天,想知道这样单调无趣的生活会到哪刻?难道这一世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吗?

  叹了口气,我穿过长廊准备把垃圾拿去丢了,路过花园的时候听到那里有人练武的声音,好奇就多看了两眼。远远望去,隔着花草,看见一个裸露着上身的男人在练剑,那身型让我回想起了卑启人小王爷,忍不住又走近了些。

  男人古铜色的皮肤满是汗珠,在阳光下随着他的动作一闪一闪。他身型完美,不是过分纠结的肌肉,该有但线条却一根不少。我不懂习武,但能感受到他的动作利索精准,没有丝毫多余的花腔。花丛中,我看不清他的五官,可是那轮廓熟悉得让我紧张,心跳不止。

  难道是他?

  提起裙摆,我拨开花丛打算去看个清楚。

  忽然耳边嗖地一声,随即肩膀火辣辣地疼,我不禁低叫了一声。还没等我缓过神,身后就传来了苳嬷嬷严厉的骂声。

  “你在干什么?这府上的规矩忘了吗?谁准你东张西望偷偷摸摸的?”

  我转过身,不敢揉肩,低着头道歉:“对不起嬷嬷,是我看走眼以为见到了熟人。我下次不敢了。”

  苳嬷嬷冷哼一声,把弄着手上那根细藤条,平时她都带在身边,时不时拿来教训人。

  “熟人?这城主府上都是些什么人?若有你相熟的你还能被卖去为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不管是这城主府还是皇宫,害死人的都是那好奇心!”

  “奴婢知错了。”我答得坦诚,在这种环境如果学不会能屈能伸那才真的死得快。

  “你下午不用忙别的了,去把西苑的柴都劈了送去厨房,劈不完不准吃饭休息。你记着,我罚你便是有恩于你,你好好长点记性!”

  “谢嬷嬷教诲。”礼数周全了,这爱刁难人的老姑婆自是不再为难。

  走到无人的角落后我才轻轻抚了下肩头,疼到骨头里,就算没皮开肉绽也起码紫了一道,还真是够心狠手辣的。只是我现在无心顾及伤势,满脑子都是刚刚那个练武的男人。他是谁呢?我要怎么才能再见到他?

  独自一人默默劈柴,从没干过这样的活,多亏来了另一个小姑娘教我,否则这堆柴怕是通宵也劈不完。

  “你找对了使力的角度,这干柴稍用点力就裂了。”小姑娘唤做俏苑,看着挺实在热心,有小娟的影子,不过是我刚穿越的时候。回忆起小娟,我不免心里凉凉的,人心难测,但我还是希望她能安好。

  我遵着她的建议,一根一根劈,虽说是容易许多,但还是得要一次次挥斧头,加上肩上的伤,手臂很快就酸软得不行。

  “是挨苳嬷嬷罚了吧?否则像你们这些柳爷挑选进来的人,长得好,都不会让安排来做这种粗活,该在前厅伺候那些贵客和小姐们。”俏苑也是个心直口快的小丫头,口没遮拦的,或许常年在这西苑和厨房做事,见的人少,也没有那种心机。

  我耸肩笑笑,回答:“苳嬷嬷也是为我好,我做错了事,挨罚是正常的。比起其他重活,劈柴算是轻松的了。”

  “那是,苳嬷嬷也不舍得弄伤了你们。这世道乱,能找到漂亮的姑娘在人前伺候也不容易。毕竟这是城主府,上门的都是举足轻重的贵客。”

  瞧这丫头还没停了,要是叫别人听去传到苳嬷嬷那里,估计挨罚了不止她一个,我也必定跟着受累。

  “做我们该做的,自然就不会被罚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是为什么被罚的呀?”小丫头不肯罢休,接着八卦。我本想避开话题,但转念一想,或许她知道花园里的那个男人。

  “你可知道平日里都有谁在花园里练武?”

  俏苑笑得暧昧,反问:“该不是你贪图男色,偷看别人习武了吧?不过也是,在这府上有不少武功高强的将士,也有江湖人士,都是些拔尖的好男儿。不过要说常在花园里练功的那几位,除了我们二当家,那就是最近才来的凌大人,听说是东宜前朝猛将,因换了皇帝后不得器重便离开朝廷投靠我们迹空城。”她想了一想又接着说,“不过我晓得我们城主好像偶尔也去那里练功,当然偶尔也有其他人在那里比试,不过最多的还是他们三人吧。”

  我知道她说的二当家上官无,从还没有迹空城的时候就跟着左辰南打拼,是左辰南的好兄弟,除此之外,那个送我进府的柳爷柳卿和他们二人可算得上是结义三兄弟。不过不管是城主还是二当家,又或者是那新来的凌大人,我都没见过,但至少有了查询的方向。

#异梦三生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