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66. 紫言vs伊馨


  伊馨一阵慌乱,想推开他却使不上力,而且两人靠得太近,连手都无处可放。最后只能被迫环住他的肩颈,额头抵着他的胸口。听到东方彧稳健的心跳,频率也很快,不知是紧张还是兴奋。   东方彧继续在她耳畔厮磨低语:“嗯?不能谈谈吗?”   伊馨被他折磨得全身都快瘫痪了,死抓着最后一丝理智:“以前的事情不想提了。”   “哦?那如果我们谈谈现在呢?”   “我累了,要回去了。”说着就想抽身离开。   东方彧没有松开手,说:“我送你。”   无奈,伊馨只能任他搂出礼堂。室外冰凉的空气让她清醒许多,脸也没有那么烫了。挣开东方彧的手,恢复原有的平静。   “不用你送了,我自己回去。”   东方彧也懒得跟她说,直接拉着就往停车场去,开门,上车,出发。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而且本来就距离很近,不一会儿就到了叶家门口。伊馨刚想下车,东方彧一把拉住她,想都没想就凑上前去,在她惊愕的眼神下含住了她的朱唇。   没有吻得深入,很快就松开了她。伊馨也立刻在震惊后露出些微嫌恶的眼神,扭开头说:“别亲了别人之后再来亲我。”这是对三年前那晚的控诉,也是对现在东方彧的风流。   东方彧先是错愕,随后被恼怒取代:“该死的,你当年什么都不说就把我丢下自己走了!至少给我个能接受的理由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三年来你完成了梦想走上了舞台,你以为我也跟你一样那么舒服吗?”   伊馨被他吼得心一凉,鼻子有些酸,本来想指控的说辞也变得无力。   “你不舒服吗?难道我在酒吧看到的全是幻象吗?你那个歌女是不存在的吗?”   东方彧口气也变得有些冷,还有些不屑。   “随随便便就分手走人的人,有资格这么说吗?”   这句话彻底让伊馨闷住,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扑簌簌掉下。她为自己当初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懊悔,也为他仅这样就理所当然去找别的女人而不满。   东方彧知道自己话说重了,看着她别开头不再看自己,有些后悔。沉默了一会儿,才俯过身从后面抱住她,无视她的推拒。   “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好,不该让你离开。现在也是我不好。总之对不起,不要哭了。”   他越这么说,伊馨还就真的越委屈了,双肩因为抽泣而颤个不停。   “别哭了,乖……”   东方彧亲吻着她的秀发,用手轻轻帮她抹眼泪,心里也为她的眼泪一阵阵酸痛。两人就这样坐了许久,伊馨也终于止住眼泪,只是偶尔抽泣一下。不再挣扎,任由他这么搂着,不能否认,她是喜欢两人这样亲密的。   “我听小武他们说,你们以前的同学后天准备办个同学会?”   伊馨怕自己发不出声,只是点点头。   “要我陪你去吗?”   伊馨咽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气,才说:“你还是忙你自己的事情吧,而且你也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说完拉开他的手,准备开门,“不早了,我回去了。”   东方彧没有阻止,看着她开门下车。在她关车门前,问了一句:“你还喜欢我吗?”   其实他知道答案,只不过想从她口中亲耳听到。   “如果我反问你同样的问题,你能回答吗?问心无愧?就算不提过去,我在感情上的原则从来都没变过。我进去了,再见。”   目送她走进家门,东方彧才发动车子离开。   原则是吗?决不分享。他当然记得,也听明白她的意思了。他们两个,并没有结束。   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提出,非要在东方彧开的“依馨”酒吧里搞同学会。林艾芸坚信是那个妖孽秦浣语故意的,因为知道东方彧这些年在酒吧里多风流。都那么些年了,她还执著于比个高下,真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干。   这次来的人还为数不少,很多伊馨还不是太熟悉,将整个二楼包了下来。伊馨到酒吧的时候恰巧是黄金时段,也不能说是意外,在门口遇上了苏紫言。   伊馨走在前面,没有注意到她,是苏紫言先开口叫住了自己。   “你好。”苏紫言还是不知道她姓什么,也不好唐突叫人家小馨。   伊馨愣了一下,看清对方面孔后,脸色稍稍有些黯淡,但还是维持一贯的微笑。   “你好。”   “我们是第二次见面了,不晓得你还记得我吗?我叫苏紫言,请问该如何称呼?”苏紫言举起一手表示友善。   “伊馨。”伊馨回握,能感觉到她的虚浮,而且很快抽了回去。   果然是,“依馨”也好,YS也罢,都是她。苏紫言心中虽然溢满了憎恨,却隐藏得巧妙。   “常听他们提起你。听说你们今天是在这里开通学会吧?”   “是啊,小武帮忙安排的。”   “哦?我以为是彧特地为你们留位的呢。”苏紫言故意称呼得暧昧,侧着头端详伊馨脸上的变化。   伊馨不是傻瓜,能感觉到这个苏紫言和秦浣语绝对不是相同的角色,要难缠许多。偏偏自己并不擅长和别人勾心斗角,此刻真希望妹妹的那份机敏能分给自己一些些。   “这样的事情,身为店长,小武也是有能力解决的吧。”   “也是,我也有些日子没见过彧了,他在忙新接的工作。啊!对了——”说着苏紫言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伊馨,“上次他留在我那里了,本来我想给小武的,又怕一会儿忘记。挺重要的,要是你有时间,帮我给小武,或者直接给彧也行,如果他来的话。”   她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东方彧前些日子才在她那里过夜,然后又利用文字游戏给人制造一种她和小武还有东方彧才是一起的,至于伊馨不过是外人。   伊馨笑笑,伸手接过:“没问题。”   “麻烦你了。那我先进去了,还要做准备。一会儿要是还有机会,我会上去和你们打招呼。”说完就越过伊馨,走进酒吧大门。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