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68. 第1次承诺


  “可是……”汪达明还不死心,毕竟自己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表白,总想挣扎到最后。   伊馨知道自己不能因为不好意思就态度暧昧不清,所以更坚定地回答说:“真是对不起,让你误会了。”   “没关系。”可怜的他总是在还没粉墨登场的时候就被宣告取消资格,难免落寞。不过毕竟不是三年前的他了,就算被拒绝,也不至于太失态。“不管怎么样,若是将来他对你不好,你不幸福,请考虑一下我。”   这该让伊馨怎么回答?犹豫之间,一个来自阳台下方的声音直接帮她解决难题。   “那我还是劝你另觅芳草,她名花有主了,而且我一定会给她幸福的。”   东方彧站在楼下向上望,手插着裤子口袋,好整以暇地给下了他这辈子第一个承诺。   其实不是他不想早点来,也不是工作繁忙,根本就是老妈宋宛茹死活不肯让他再来酒吧,就防着他再找苏紫言。他是断然不会说是因为伊馨,但妹妹夏歌最后还是透露了风声。   “妈,我听说今天有个同学会在那里,叶大师的外孙女好像也去。酒吧肯定很忙,我觉得哥应该去。”   这么一句话,立刻就让宋宛茹变了态度,一边催他上路,还一边关照要好好招待,不能让伊馨受欺负,更要把人家安全送回家。虽然埋怨妹妹多嘴,但她也确实为自己解了围,否则哪能站在这里大声表白。   刚一下车就隐约瞧见阳台上的人影似乎相当眼熟,走近了竟然就听到如此让人错愕的对话。更让他惊讶的,是自己竟然会帮着做这样的回答。要不是因为楼上那个汪达明,东方彧断然不可能给出这种承诺。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也没工夫去深思这是不是自己的真心话,只想赶快让楼上的那位同学知难而退。   伊馨也被他的宣言震撼到了,他毫无预警的出现已经是始料未及,一来就丢了这么颗炸弹。非但炸碎了汪达明那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信心,也轰飞了伊馨惯有的淡然微笑,留下一脸的不可思议。   整个氛围霎时就像被定格了,三个人各怀心思,却没有一个人首先出言打破僵局。这情况尴尬得让人想窒息,空气冰凉冰凉的,冻结了气氛。   终于,在艰难和痛苦的挣扎之后,汪达明勉强挤了个微笑,说:“那我祝你们幸福。”说完就一身落寞地回去里面。他储存了三年的勇气就这么被炸没了,七零八落地在地上叹息哭泣。   看着汪达明离开,伊馨不敢回头看东方彧,心里小鹿乱撞,不知所措。曾经,自己盼望过他说这样的话,也曾经,因为他拿这种话当儿戏而生气。现在,他是认真的,抑或只是为了方便脱口而出的随性话?   东方彧盯着伊馨的背影好一会儿,整理着自己的心情,最后才问:“下来吗?”   和上次一样的情形,口气却差了十万八千里。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在伊馨面前的那股优越感被更为体贴的温柔取代。是两人刚开始交往的时候?还是分手之后?又或许,是在她哭着指控自己的那晚起。想到那天伊馨的眼泪,东方彧就忍不住懊悔。第一次见她哭成这样,也让他体会到什么是想抽自己的感觉。   伊馨低着头没有回答,怕自己做出会后悔的事情。好半晌,才回头看他说:“现在走太早了,还是你上来吧。张靖他们也说很久没见你了。”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提议,因为刚刚还想着苏紫言可能会来凑热闹。但是若跟他走了,伊馨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她没有谈两人将来的准备,至少在他彻底表明态度之前,不想谈。况且先前才被那个苏紫言挑衅示威,过去的事情可以不计较,但她不希望将来两个人的感情有第三个人参与。   东方彧没介意,至少伊馨没有拒绝他,赶他走。   “嗯,也好。我先去和小武说点事情,一会儿上去。”   走回室内,伊馨能感觉到汪达明在躲避自己的视线,她也不想让他难堪,又坐回了林艾芸身傍。   “你不冷吗?在外面站那么久干嘛呀?”林艾芸不能理解,她最怕冷,让她跑去寒风中呆站十来二十分钟是万万不可能的。   伊馨笑笑,摇了摇头,心里却琢磨着一会儿东方彧要是上来了,不晓得艾芸会是什么反应。   楼下,东方彧绕过几桌客人,直接去了吧台找金程武关心一下酒吧最近的状况。聊了几句,金程武想起刚才伊馨交给自己的文件,从柜台里拿出来给东方彧。   “刚小馨给我的,我猜她来的时候遇见紫言了。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我觉得好像不会是好事。”   两人望了望台上唱歌的苏紫言,感觉到他们的视线,她朝他们瞟了一眼,脸上维持着职业笑容,看不出心思。   东方彧看了看手上的文件。这根本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过是上次留在苏紫言那里的一份复印件,原件早交给客户了。特地拿了这个来酒吧,在盘算什么并不是那么难猜。难猜的是仅此一次,还是她有别的意图。   这样的忧虑并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杞人忧天。因为他们都知道,苏紫言在这样的环境生存了那么久,靠的并不单单是相貌。   第一次见到苏紫言的时候也是在酒吧,她在台上唱歌,东方彧一个人在下面喝酒。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台上的她长相如何,因为那时候他刚放弃工作,总想着伊馨,过得有些颓废。直到听见隔壁桌的几个男人的对话,才投给苏紫言一些关注。   “怎么样?打赌吗?一个礼拜搞定。”其中一个长得颇帅的这么说。   “少来了,她可不缺男人追求。赌就赌。”另外几个纷纷下注。   于是,一场恶作剧的赌局开始了一场风风雨雨的爱情游戏,至今游戏还未分出胜负。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