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第2次家庭会议

August 31, 2017

 

  二月十四,晚上十点。第二次家庭会议,地点——叶家大宅,参与人——全家。
  真不知道为什么外公又要开家庭会议,而且还是挑在今天。伊馨真觉得他老人家是有意的,可能猜准了她会跑出去约会。没错,自上次东方彧提议之后,她在家左思右想,最终决定赴约。毕竟该说清楚的,迟早都要说。
  但现在自己别提出门了,连电话都打不了。看着躺在桌上的手机,刚刚已经闪过一次了,不晓得是谁打来的。
  这次叶翔胜要求开家庭会议的理由不外乎前几天跟伊馨提过的,要伊馨随他一起离开。现在已经是二月,他老人家这一年的演出行程很快就要开始了,没办法继续留在这里监督。但是伊馨却拒绝了,他直觉认为她是看上了那个纨绔子弟,所以才不肯走。为了得到声援,叶翔胜甚至还吩咐姐妹俩:“让那个谁一起参加。”这可是平生头一次和伊修远同一阵线,因为相信他也不愿意伊馨接近那个东方彧。
  手机又在闪了,震动带动桌面发出嗡嗡的声响。伊馨吞了口口水,抬头瞄了眼外公。
  “不准接,现在是家庭会议时间,谁都不准打电话。”
  其实叶老爷子老奸巨滑,长年游走全世界,深受西方文化熏陶,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
  “外公,就算召开家庭会议,我这次也不会走的。我在这里有自己的打算,上次的表演大家都看到了,我想在国内自己发展。”
  伊馨再次重申自己的立场。
  “你跟外公走,一样可以自己发展。有外公在旁边帮你,你不是更快能成功吗?而且你要学钢琴,外公不是你最合适的老师吗?”
  “不是这个意思。外公,我不想再继续作为你的外孙女在这行走下去了,这个我上次就说过。外公,是时候让我自己去努力了,就象遐迩师兄那样。”
  叶翔胜生气了,耐性也被磨得一丝不剩。一拍桌子,厉声说:“我就不信你要留下是这个原因!你说你是不是为了那个臭小子所以不肯走?”
  伊馨面有难色,其实东方彧也可以算是她留下的一个理由。但现在两人还什么都不是,这个理由并不充分就是了。
  “外公,不是的,我跟他——”话还没说外,桌上的手机又是一阵震动,这次是短消息。
  看着气氛这么僵硬,伊修远作为第二大家长,终于开口了。
  “小馨,你也知道,爸爸也不同意你跟那个人来往。整日游手好闲也就算了,还在外面花天酒地,这种男人不值得你付出。但是,爸——”又看向叶翔胜,“对于小馨的将来,我也支持她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选择。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代你看好她,不会让她乱来的。”
  “你就整天忙着赚钱,有什么时间看她?我不放心!”
  一直不说话的叶佩慈也忍不住插嘴说:“爸,这事情也不是说带她走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我们应该好好沟通才是。而且孩子都这么大了,上次最后也是她自己决定跟你走的。这次如果她坚持,我支持她留下。”其实叶佩慈还支持女儿去绑牢那个东方家的长子呢,就算不结婚,光看宋宛茹对伊馨那股喜欢劲而,就直觉两家在生意上有看头。但现在这情况可不适合说这些。
  “我也支持姐的决定!”伊柔举起一只手发表意见。
  “你小孩子别乱参合。”叶翔胜瞪了她一眼。
  伊柔一听可不满意了:“外公!不说我都成年好多年了,我大学也快毕业了!绝对有合法的投票权!”
  局势有点一面倒的现象,叶翔胜忽然觉得放下身架叫了那个铜臭男来参加根本没起到效果,憋了一肚子火,很不高兴。
  就在这个时候,家里电话响了起来。众人一致望向电话所在的桌上,却没人起来接,直到转入语音信箱。而答录机在“嘟”一声后,传来让人意外的声音。
  “喂,老师啊,是我,遐迩。您最近好吗?应该快去巡演了吧?我想跟你说,希望你别带小馨走,我这儿找她有点事情。具体情况我会再联系她,晚些时候我还会回国一次当面跟她谈。有空给我回个电吧,我会跟你解释的。再见。”
  电话挂断了,屋里的五个人面面相觑。这通电话来得未免也太巧合,太出人意料了。也因为这通电话,原本僵硬的情况有了巨大的转变。
  终于,叶翔胜清了清喉咙说:“是不是出国这个事情可以暂且不谈,不过你和那个臭小子的事情就绝对不行!”
  “外公,我真的没跟他怎么样。”
  “你没有他有!否则上次干嘛在门口对你动手动脚的,要不是我揍他一顿,你还不是被他轻薄了去!”
  “外公!”
  “爸你揍他了?”
  “他对你动手动脚?”
  伊馨,叶佩慈,还有伊修远三个人异口同声,关心的却是不同的事情。
  “不是的,外公你不要说得那么夸张。爸妈,不是这样的。”
  “反正我跟你说,找他就是不行!你跟遐迩呢?不是挺好的吗?”
  叶翔胜这么一说,大家又想起刚刚的电话,叶佩慈连忙圆场。
  “爸,我们也不提这个了。刚刚遐迩的留言你也听到了,小馨出国的事情咱们先不提。你看现在也不早了,要不你先和遐迩联系一下,问问情况。或者明天联系也行,都十二点了,该休息了。”
  叶翔胜看看钟,确实已经半夜。不是他累了,是他觉得已经够晚了,该有什么约会也不用去了。桌上的手机安静了好些时候,看来家庭会议的目的之一已经达到了。
  “好吧,我去跟遐迩联系一下。你们也都全部给我睡觉去!不准再搞什么花样!”这话完全是说给伊馨听的。“散会!”
  叶老爷子宣布完了之后,就进房打电话。伊馨伸手拿起手机翻了翻,十多个未接电话,有一半是未知来电,从东方彧手机打来的只有最后一通。还有那条短消息,问她在哪里。
  都这个时间了,他应该也回去了吧。回到房间,伊馨才打了回去,但连播几通都无人接听。该不会是生气了吧?看看外面的天色,很糟糕。这几天一直阴阴的,偶尔还有小雨,今天下午还下了一场大的。不知道刚刚天气怎么样,伊馨总觉得心里有点不太好受。
  等洗完澡躺在床上,已经快一点了,全身都是疲惫感,有时候觉得外公给自己的压力似乎过大了些。有些困了,但伊馨还是拿起手机再次给东方彧打了电话,依然无人接听。把手机放在床头,缓缓睡去。这一觉睡到早上六点多就醒了,被电话吵醒的。
  拿起手机看,打来的不是东方彧,是金程武。
  “喂?小武?”
  “小馨啊!你这一晚上都上哪儿去了?我们打了那么多电话你都不接。不过不说这个了,你现在有空没?快来老大家里吧,我看他快死了。”
  “什么?”伊馨脸色大变,出什么事了?
  “我刚从急诊把他带回来,你快来看看吧。”
  “知道了,我现在就去。”
  挂了电话伊馨就立刻起床洗漱换衣服,随后出门。家里人因为昨天都睡得晚,还没起来,所以也没人阻拦。清晨的交通还算顺畅,出租车司机很快就带她到了东方彧家楼下。虽然他搬过,但伊馨也跟着小武来过一次,依稀记得位置和楼层。
  果然,上楼一敲开门,就见小武顶着两个黑眼圈,一脸疲倦,看是熬夜了。
  “他怎么了?”
  “在屋里,你来看看。”
  伊馨跟着金程武走进东方彧的卧室,见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额头上还有块毛巾。
  “昨天晚上老大跟你约好的吧?在老吴那儿吃饭。你一直没去,他就在那儿等,下雨了都不肯走。他坐的位置是露天的,就在那儿淋了一晚上雨。老吴怎么劝他他都不理,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结果过了十二点,老大才起身离开。但是这么淋几个小时,这大冬天的,再健康的人也顶不住啊。联系上我的时候已经送医院挂点滴了,烧到四十多度。好在现在好多了,虽然还有点热度。”
  听他这么叙述,伊馨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坐在床边看着东方彧的睡颜,并不是很安详,应该是发烧的缘故。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滚烫滚烫,一阵心酸,蹙着眉,没让眼泪掉下来。
  他是傻瓜吗?
  “我不行了,晚上还要去照看酒吧。我也不敢给他家里打电话,怕他爸妈担心。好在现在你来了,我可把老大交给你了啊。熬了一晚上,我得回去睡觉了。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我手机开着。”
  伊馨起身,点点头。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我会照顾。”
  送小武离开后,伊馨又回到东方彧身边,看着他病怏怏的样子,难免自责。虽然昨天晚上也由不得她,但现在他病倒,也是因为她的爽约。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