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76. 不说清楚行吗?


  伊馨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爸爸妈妈已经去了公司,妹妹伊柔也在上学,整个大宅子里只有叶老爷子一个人坐在客厅,一脸的火气蓄势待发。   “去哪儿啦?”一看到伊馨开门进屋,叶翔胜放下手上的报纸,目光凌厉地质问。   “朋友生病,我过去看看,帮个手。”看外公那样,伊馨也只能选择欺瞒。   叶翔胜并不怎么信她,但也找不到什么好理由说她什么。   “我昨天跟遐迩聊过了,他说想和你一起在亚洲发展。”   “真的吗?”伊馨为这突如其来的喜讯忘记了外公还在考虑把自己带走,“他怎么说的?”   见她如此高兴,叶翔胜也稍稍安心一些。   “他说等他现在在创作的一个专辑完成后期之后,会来一次,当面和你谈。他现在人在香港,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穆遐迩果然够了解伊馨,知道这次回国就有自己发展的打算,连门路都帮她找好了。   “太好了,本来我还在想改从哪儿做起呢。”   “你要是真的这么向往音乐,外公一定支持你,让你留在这里好好发展。但是,如果这只是你想留下来跟那个浑小子厮混,外公绝不答应!”   “外公,虽然小时候我和小柔都不常和你一起生活,但我陪你周游各国的这三年,你还不了解我对自己将来的向往和要求吗?我是真的喜欢,所以才会走进这个圈子,和外公你没有关系的,不是你强迫的。”   “真的是这样就好。我想过了,我也不带你出国了,但是有个条件。”   叶翔胜这么说,让伊馨心中猛响警钟。   “是什么外公?”   “你要跟着遐迩。我听他口气应该是会带你去其他地方。这总没借口拒绝了吧?”   原来是这样,伊馨倒觉得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想要走上表演界,周游各地是必然的。只是这个问题从来没有和东方彧讨论过,现在两人既然和好了,看来应该就这个问题谈一谈,至少要有个共识。   “你放心了外公,这本来就是我想要的。师兄他有说具体什么时间来吗?我也好准备准备。”   “你可以自己和他联系一下,反正接下来的事情外公是管不到了。我订了下星期一的飞机,巡演就快开始了,我不能再拖了。所以你自己想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我可不想听到你妈还是那个谁说你在这儿不学好。真是的,有你那样的爸妈,要不是我当年带你走,你能好好学音乐吗?说不定跟小柔一样整天在那里数钱。”   老人就是老人,说话来来去去总离不开那个“想当年”,更何况是外公这种特能教育人的教授级人物,总爱提那些陈年往事。无奈,伊馨只能乖乖坐在他对面听他教诲,还要很配合地一个劲点头说是。叶老爷子的人生哲理课上起来向来都是没完没了的,伊馨端坐着,悄悄把那在手中的东方彧的钥匙和房门卡收进口袋中,戴着戒指的左手也一并放在里面不敢拿出来。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让外公看出个蛛丝马迹。   这次的课程历时三十五分钟四十八秒,估计也是他老人家说累了,终于在林艾芸打来第三个电话之后批准伊馨接电话。   收了线,伊馨走到叶翔胜跟前,面色犹豫。   “外公……”   “做什么?”叶老爷子口气还是很差。   “艾芸约我出去。”   “怎么老要出去?而且总是去一些乱糟糟的地方,没格调还不安全。不准去!”叶翔胜口气坚决不容反对。   伊馨幽幽地叹了口气,说:“好吧。我本来一直让她带我去一家钢琴专卖店,因为我不认识路。想说等搬回家后换一台琴,家里那台音色不是很好。好不容易今天她有空,算了,下次我自己去找找吧。那么久不回来了,城市发展那么快,路都改了。一会儿我上网搜一下。先去给她回个电话。”   “行了行了!说这么多废话。你确定你是去看琴?”   “是啊,你也知道家里那台琴了。你一走我们就要回家住了,那琴弹起来多不舒服。”   叶老爷子抿抿嘴,又拿起刚才的报纸打开,边看边说:“去吧去吧,真是,一个两个都一样。”   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真的吗?那我进去准备一下。谢谢外公。”伊馨转过身才露出一抹笑容,她可不像林艾芸那么喜形于色。   回到房间,伊馨拿出钥匙,把东方彧给的那把挂上自己的钥匙扣,又把房门卡收到钱包中。看着要是扣上多出来的钥匙,心里总觉得暖洋洋的。这种过于亲密的联系,让人不禁有点脸红。忽然想起那个音乐室,拿出音乐盒打开琴盖,又挂了把钥匙上去。看着音乐盒中的那条项链,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拿出来戴,又放了回去。   重新梳妆,之前样子实在有够狼狈。走出房间的时候,叶翔胜还是坐着看报纸。   “外公,我出去了。”   “嗯,回来吃饭。”   “知道了。外公再见。”   出了门,伊馨才松口气。和东方彧的事情不可能一直这么瞒着,早晚都要找个机会和家里人说的。只是,爸妈那边还好说,可是外公这个心结,是从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放在心里了。总有一天,要让他老人家对这个事情释怀。   伊馨和艾芸约在一个茶室见面,看琴确有其事,不过时间还早,而且伊馨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东西。   “不是吧,伊馨!你还和他在一起啊?唉,真是不能理解。”   林艾芸一听伊馨说和东方彧和好,无奈得直摇头。   “我知道你会说我傻,说我会后悔。有些时候这种事情自己也说不清的,就像读书那段时间,你和季允哲吵了多少次,分了多少次。”   “但那时候我们都年轻,很多现实的事情不会去考虑了。难道你还要花四年的时间去和东方彧玩这套分分合合的游戏吗?到那个时候你都要三十了!女人的青春也不过就那么点,为了他值得吗?你们若是好,那作为旁人我们都祝福,但若是不好呢?你能有多少年耗在他身上?”   “你说得也有道理。不过心里记挂一个人了,一样没心思多看别人一眼,不是一样在浪费青春。”   “那怎么一样!至少你时刻都有机会和别人开始,现在我总觉得你和他绑死了,开不开心都不会再有机会。”   “我倒觉得小柔一句话说得也有道理,互相给机会本来就是相处之道。两个人之间一定不会完全磨合的,总需要走过这样的过程。”   “好吧,就算你说得没错。那同学会那天,那个妖孽说的呢?就是他们酒吧的歌女,说是两个人在一起的吧?如果真有其事,你没问问他吗?毕竟他一直都留这个女人在身边的,你不想知道他们到底怎么回事吗?”   伊馨原本脸上的微笑渐渐消失,放下手中的杯子,靠坐进椅背中,低下头把玩一旁的小勺子。   “知道了又怎么样呢?除了不开心,还能有什么?问不问,发生过的都已经发生了,又不可能改变将来什么。”   “不是吧!你连问都没问吗?他也不说?那至少对将来该有个说法吧?不说过去,怎么都应该跟你说他怎么处理这事情的吧?”   “嗯,这个会说吧。他现在病成那样,先不谈吧。”   “那你自己看着办,做姐妹的永远支持你!”   “谢谢。”伊馨脸上再度有了笑容。   两个人逛了几家乐器店,看看时间差不多,伊馨就先回家了,可不想外公又找着话题上课。进家门之前,在屋外给东方彧打了个电话,确定他一切安好后又给金程武去了电话。   “小武,你如果忙就不用去看了他了。现在烧退了应该也没事,明天早上我还会过去的。”   “那好吧,麻烦你了。不过昨天的事情你们说过了没?”   “嗯,没事了。”   “没事了?你们……”金程武话中有掩不住的高兴。   “嗯。”   “终于啊。哎,你们的事情可让我和夏歌烦恼透了。没事就好了。对了,老大他……跟你提过紫言的事情了吗?”   “还没。”   “这样啊,总之他们之间,我也说不清。不过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老大也真是糊涂,不过你放心,这个事情总会有个说法的,我跟你保证。”   “好了小武,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你也不用帮他说什么,我明白。你忙吧,我要回家了。晚点再联系。”   “好吧。”   挂了电话,伊馨眼中有一丝暗淡。和别人说的时候永远都是理直气壮,大义凛然。但真正自己心里的感觉,也只有自己知道。有些事情,又怎么可能不介意?   刚想开门进屋,电话又响了,是东方夏歌。   “小馨姐,你最近会不会忙呀?”   “最近还好,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爸爸下个月生日,我妈妈想请你们全家参加庆生宴。能抽空来吗?”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