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1. 逼婚记


位处高级山顶住宅区的东方豪宅里,惯例的逼婚记又开始上演。佣人们早就撤离了大厅,不是躲去厨房就是溜进后花园避难,就怕惹祸上身。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坐着男女主人,而站在一旁的是他们的宝贝儿子东方彧。

“彧儿!你都几岁了?你是要让妈妈我等到白发苍苍,路都走不动的时候才肯带个像样的媳妇儿回来给我是不是?到那个时候我连孙子都抱不动了!”

“妈!你看你保养得,再过个三十年也不可能白发苍苍啊。”

近一年多来,每次一回家,东方彧都会被老妈精神摧残。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其他那些富太太们个个都开始抱孙子了,唯独他们东方家除了大家长就是一屋子的佣人,冷冷清清。

宋宛茹原本还因为儿子的夸奖沾沾自喜,但一想不对:“你感情还要让你妈我再等个三十年?不成!”说着拍拍桌子上的几张照片,“你现在就给我挑几个相亲去,这些都是百里挑一的好女孩,出生清白,相貌端正。”

“妈!你别这样,我不会去相亲的。如果真要结婚我也会自己找,你别费这些精神了。”

“孩子他爸!你看看彧儿!一点都不体谅我这个为人母的心情!人家赵太太和荣太太都抱上第三代了,你不知道人家家里多和睦呢。连这点心愿他都不肯给我圆了,我们家夏歌都要嫁人了!”

东方尉不吱声,把手上的报纸拿得更高些,他可不想参合这场纠纷。眼看得不到声援,宋宛茹依然不屈不挠孤身奋战。

“彧儿,我知道你有一个女朋友,但是我早跟你说过了,这样的女人不合适。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啊!夏歌跟我说过了,你心里面的那个女的,听说也是酒吧里认识的是吧?不是都好多年不联系了,泡酒吧的能有几个好女孩。”

东方彧无奈,好你个东方夏歌,哥哥白疼你了,竟然出卖我。

“妈,紫言不是什么不好的女人,我和她在一起也很多年了,但我没想过要结婚。还有你别听夏歌胡说八道。而且夏歌不是明天就要订婚了吗?你催他们赶紧结婚,好让你抱外孙啊!”

“那怎么一样?人家方家难道就不要抱孙子了?咱们家又不是没儿子。再说了——”宋宛茹两眼瞄了瞄东方彧的胸口,轻描淡写地说:“我也是做妈的,自己儿子身上有什么变化我能不知道么?”

“妈!我很累,上楼休息了。”

看着儿子上楼,东方尉这才放下报纸。

“你看看你,难得儿子回来一次,你就搞这些相亲。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主张,你就随他去了。我现在只希望他能赶快收收心,回来帮我这把老骨头搞家业。”

“那我也是为他好啊,你难道想他娶个酒吧女回来啊?”

东方尉无言,叹口气继续看报纸。

楼上东方彧的房间里传出细细的水声,浴室里热气腾腾。站在花洒下,任由水柱冲走身上的疲劳。东方彧自从毕业后就住在外面,也没有在自家企业上班,而是在另一家公司由普通职员做起,一直到行销总监。这几年的工作经验累积造就了他的成功,正可谓实至名归。但就在他有望晋升副总的时候,他辞去了工作,开始经营一家在年轻人中间颇有名气酒吧,而他的驻台歌女就是苏紫言。

他和苏紫言是公开的情人关系,但对他来说,也只不过如此了。就如母亲所说,在他心里始终有那么一份感情让他无法释怀。他不知道这是爱情,还是纯粹因为当初的不了了之而心生气结才无法忘怀。但他知道,他之所以选择苏紫言,是因为在第一次见面的那一瞬间,他误以为自己看到了她,那个曾经抛弃他的女人。

伊馨,多么美好的名字,而她也人如其名,总是那么温柔。但她却在那个时候毫不犹豫地跟他说分手,原因很简单,没什么安全感,看不到未来。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年轻,东方彧承认自己以前确实不怎么在乎女人,但自从和她交往,他明显在心境上有了变化。可惜这些微的变化对单纯且专一的伊馨来说,根本不够。她不愿冒险赌上自己的幸福,既然两个人不合适,那一开始就不要太投入,该分开就分开。

她到底想要什么?这个问题东方彧到现在还没能理清。如果是一个承诺,一句誓言,确实在那个时候,他给不了。为什么女人就爱听这些?

低头看着水珠从肩头滑过胸口,那里纹了两个字母,YS。这是她的名字,熟识的人都知道,而这个纹身也已经伴随了他好多年。他也不晓得当初怎么会一下子冲动就跑去搞了这么个玩意儿,但也从没后悔过,更没想过要去掉。那些与他同床共枕过的女人们都爱追问这个纹身,他不想提,所以就绝对禁止她们好奇,包括苏紫言。

苏紫言当然不是他唯一的女人,只能算是他一直没有断了联系的一个。她的特别除了长相和伊馨相似,就是从来都不给他添麻烦,扮演了一个很好的枕边人的角色。苏紫言不傻,她知道东方彧的心不在自己身上,但既然爱上了这样一个男人,只好把自己塑造成他需要的样子,哪怕只能是个影子。

关掉花撒,东方彧拿起一边的毛巾擦干身体,披了件浴衣整理头发。手机在门外大声作响,走出浴室来到床边,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手机一看,是酒吧打来的。

“喂,小武,什么事?”

金程武算是酒吧的店长,和东方彧也是不错的哥们。只可惜这个金程武虽然和人家大明星名字差不多,但外貌比起来,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我说兄弟,今天可是周末啊,你不会要我在这儿帮你挡那票女人吧?我可没能耐啊。她们都要来喝你的调酒,做老板的可不能这么对待客人的你说是吧?”

“现在不是还早,酒吧不是还没开了吗?”

“我知道,我就是想确定你不会又一个人跑去偷闲,把这群狼女丢给我。”

“行了,我休息一会儿,昨晚通宵赶了上次接的那个案子,现在困得我不行。我说你做店长的多给我赚点钱啊,还要我去兼这种外快。你再不勤快点大家都喝西北风了。”

“得了吧你!你晚上早点来啊!紫言也说好久没见你了。”

挂了电话,东方彧一头栽倒在松软的大床上。最近为了打发白天空余的时间,他偶尔会帮别人做一些广告策划的案子,并不如他所说是为了生计。老爸总想让他进公司帮忙,其实他不是不喜欢管理企业,反倒是兴致勃勃。只不过不想这么快就被庞大的家业束缚,所以才跑去经营这间酒吧。另一个原因是他对调酒相当热衷,还特地跑去法国学习考了个执照。

哎,因为老妈的关系,他心中又泛起涟漪,满脑子都是伊馨转身离开的画面。

国际机场的接机口,人潮熙熙攘攘,人群中还混杂了一些记者和摄影师。他们等待的,不是哪一个偶像歌星或者演员,而是协同外孙女归国旅行的著名钢琴家叶翔胜。能在满是西方人的欧洲古典音乐届享有盛誉,叶翔胜可谓是国人的骄傲了。这次引起新闻的还有另一个人,大钢琴家的外孙女伊馨,首次在悉尼登台,小提琴独奏获得了相当的好评,成为了古典音乐界的又一颗闪亮之星。

两人多年不曾回国,因为叶翔胜生怕自己女儿叶佩慈带坏宝贝外孙女,学她一样放弃一身的音乐才华,嫁个企业家,还随夫跑去商业界打滚。当初真是气煞了叶老爷子,所以当发现外孙女伊馨也是个音乐奇才,不由分说立刻接出国外去好好培养。

其实这次是伊馨要回来的,因为好朋友东方夏歌要订婚,特别拜托她为宴会演奏一曲。而叶老爷子当然放心不下,当机立断跟着盯梢来了。

自从伊馨和东方彧分手之后,夏歌始终没有和伊馨断了联系,她一直都很喜欢这个让大哥可以冲动到跑去纹身的女孩子。伊馨总是那么温柔优雅,加上学音乐的艺术气息,任谁看了都忍不住欢喜。

这次东方夏歌是瞒着哥哥请伊馨来的,准确地说,东方彧根本不知道她们两个有联系。

本来伊馨是觉得有些尴尬的,但无奈夏歌如此恳切地要求,实在不好意思推辞。当年和东方彧虽然分得干净利落,总是一件不美满的事情。现在事隔多年不曾联系,加上本来就不够熟悉,以至于现在连朋友都算不上,这见了面多奇怪。

一看到两人的身影,记者们连忙围了上去作采访。叶翔胜是见惯了这种场面,一边友好回答一边带着伊馨向门口挪去。

“外公!姐!”

机场出口站了一对母女,长相和走出来的祖孙俩如出一辙。

“小柔!妈!”

伊馨不顾外公横眉竖眼,已经冲了过去。叶佩慈都想死这个好些日子没见的女儿了,虽然小女儿被允许跟在身边,但到底都是自己生的,少一个都像掉了块心头肉。和小女儿围着伊馨,问长问短。

“小宝贝最近好不好啊?哎唷都瘦了,去巡演是不是特别辛苦?妈妈心疼死了。”

“姐,你这次回来多久啊?我也好想你啊,跟外公说别走了吧?一家团圆多好!”

“不行!”

叶老爷子立刻否决,都那么多年了,他还生这唯一的女儿的气呢。

“爸!别这样,都那么多年不见了。来来上车,先回家再说。”

本来叶翔胜是一点都不乐意坐女儿的车,无奈两个外孙女硬是把他扶了上去。叶佩慈知道老爹一定不会愿意去伊家,车门一关,朝着叶家祖宅驶去。

#东方佳媳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