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温柔乡

 

品香楼是市内有名的中式酒楼,伊修远订了VIP的留香坊包间。这里的装修古典而优雅,非常有艺术情调。而此刻桌面上尴尬的气氛却与这一室古色古香格格不入。

“外公吃干贝!”

伊柔打破沉默的局面,猛往叶翔胜的碗中夹蒜蓉干贝。叶佩慈也陪笑着给旅途劳累的一老一小添菜。伊修远则招来服务员给大家盛汤。

“好啦外公,我好饿哦!你不吃我都不敢动筷子。”

伊馨依然是柔柔的语调,让人听了就觉得轻飘飘。明知道是借口,叶翔胜还是乖乖开吃,只不过依然板着那张脸。

其实大家都知道,老爷子早就原谅了女儿,也接受了女婿。奈何生了那么多年的气,要他放下架子笑脸相迎,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现在两个外孙女都长大了,能说会道,想尽了办法缓和气氛,一家五口也算是多了些相聚的机会。

一顿饭吃得虽然并不那么和谐美满,但也都算是安全。至少叶老爷子这次只花了饭后半小时的时间教训曾让他气得一夜白发的不孝女,以及拐骗了不孝女的铜臭男。

回家的路上,车子再度路过那条街道,又看到了那间酒吧的招牌。伊馨若有所思的表情引起了伊柔的注意。

“姐,那个酒吧名字是不是很特别啊?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也超兴奋。下次我们一起去,这酒吧可有名了,里面那个帅哥老板的调酒更是一流。”

“不行!”叶翔胜当即反对,“好好的女孩子家去这种地方做什么。而且你才几岁,就开始学人泡酒吧了?你说说是不是你妈教你的?”

两个女孩子暗自作鬼脸,吐吐舌尖,无需言语定下了约定。

霓虹灯的招牌已经离开他们的视线了,然而招牌下方,还站着送客的东方彧。

“彧,你都好久没找我了,今天去我那儿不行吗?”

一个浓妆艳抹,一身名牌的俏女郎偎在东方彧的身上,土气如兰地在他耳畔诱惑着。东方彧轻笑,拍了拍她的肩头。

“我这边还很忙的,而且我明天有事。”

虽然失望,但俏女郎知道今夜没戏了,只好妥协:“那你要记得找我啊。”说着就在他耳根处留下一吻,翩然离去。

转身回去酒吧的东方彧在柜台处拿了张纸巾抹掉留在身上的口红印。他不喜欢身上沾女人的脂粉,所以每次欢爱前一定让对方洗澡卸装,事后自己也会沐浴,确定身上不留其他人的味道。

眼看就要接近十点,酒吧最兴隆的时段。他站在表演台的侧面,看着刚登台的苏紫言。自她到酒吧后,他还没和她打过招面。苏紫言的侧脸和伊馨的简直一模一样,这是最让他魅惑的角度,他总是喜欢站在这里看她表演。但是当歌声响起,那种仿佛看到伊馨的错觉也随之消失。

这就是为什么他无法沉迷在苏紫言身上,因为她的声音很妩媚,而伊馨永远都是轻轻柔柔,如清风流水般细腻。这是她们最大的区别。

酒吧是一个充满逢场作戏的地方,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可以留下的是钱,带走的是人,但几乎不可能留下记忆,然后带走感情。

夜深了,街道上也已经冷清,酒吧里依然满堂寻欢的客人们。苏紫言向来只唱黄金时段的一个小时,过后偶尔会和几个老客人喝酒聊天,也有时候直接去后台休息。她知道今天东方彧有来,所以唱完之后立刻绕到吧台前。

她已经很久没见他了,最近东方彧总在忙一些外接的工作,很少来酒吧。好几次都彻夜在这里等他,也一无所获。

当东方彧终于在女人堆里抬头看她,她朝后台比了个眼色后,自己就先走了过去。

东方彧借口从女客人们中抽身,跟进了后台。金程武连忙上前招呼客人,避免上帝们抱怨。

“彧!你都好久没来了。”

看到东方彧进到办公室,苏紫言难掩思念。东方彧没说什么,顺手带上门后走到她跟前,揽着她的腰给了她一个长吻。苏紫言低喘着将身子贴在他胸前,低胸的小礼服霎时让襟前春光若隐若现。东方彧没有忽略眼前的美景,体内一阵燥热。

他最近都没有碰过女人,这让他相当渴望苏紫言的身体。手掌毫不避讳地伸进她的上衣爱抚她光滑的背脊,引来丽人的些微抽气。低下头在她的颈项间亲吻厮磨,欲火迅速在两人周遭蔓延。

“嗯……彧……去我那里吧?”

苏紫言性感的声音撩拨着他的情欲,好一会儿后,轻轻放开她,拿起桌上的车钥匙放在她手上。

“去车上等我,我去跟小武交代一下。”

这一夜,东方彧纵欲了,在苏紫言的床上缠绵到天亮。一次次的高潮和颤抖让精疲力竭的两人于天明时刻相拥而眠。就在合眼睡去的那一瞬间,他感觉躺在自己身边,一整晚陪他纵情无度的是伊馨。

是啊,是伊馨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

东方夏歌和方家长子方佑天的订婚在商界可以算是一个大新闻了,毕竟如此有头有脸的两家要联姻,无疑给其它企业形成了巨大的压力。他们的婚姻其实也是父母的意愿,幸亏两个当事人在相亲的当天就互相中意,否则依夏歌的个性绝不会那么轻易就从了父母的心愿。

宴席除了其他商政界名人,当然也少不了一些明星的参与,还邀请了一些报社记者。为求万无一失,会场从早上就开准备,华丽精致的订婚蛋糕也在宴席开始之前被推出来。

“夏歌,你哥哥呢?怎么还没来?”

宋宛茹遍寻不着儿子的踪影,眼看时间就快到了,主人家怎么能少了下一代继承人呢。

“我刚打电话给他了,他没接。估计又在哪个温柔乡里不知所归了吧。妈你别急,一会儿我再打。”

“肯定又是个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真是的!对了,你那个叶大师的外孙女呢?今天不会不来吧?”

“不会啦,她刚给我打电话,说马上就到了。”

这时门口有一些小骚动,随之出现的,是一个身穿鹅黄色礼服的翩翩美人,没有挽髻的黑发自然地飘散在脑后,美丽到让人惊叹。

“说曹操,曹操就到!”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